汤显祖的诗《初归》原文、赏析和鉴赏

汤显祖《【诗】·初归》

【原文】

彭泽孤舟一赋归,高云无尽恰低飞。烧丹纵辱金还是,抵鹊徒夸玉已非。便觉风尘随老大,那堪烟景入清微?春深小院啼莺午,残梦香销半掩扉。

【鉴赏】

万历二十六年(1598)春,汤显祖第二次入京上计归来,眼见升迁无望,愤而弃官归家。首句的“赋”指的是陶渊明(即彭泽)的《归去来兮辞》,诗人如陶渊明挂冠而去,乘舟归家。仰望浮云无尽,就像无数小人高入青天(《文子·上德》:“日月欲明,浮云盖之。”李白诗“总为浮云能蔽日”,以浮云喻小人),而自己青云无路,只能低飞而过。“高云”与“低飞”对比强烈,一个“恰”字充满了亢直不平之意。古时方士炼丹,以金石为原料。第三句以金喻己,以烧丹喻做官,自己在洪炉般的仕途中辗转熬炼,最终却未超凡脱俗位列仙班(喻仕途腾达有所作为),仍然是一块炼不成的金。第四句力翻前意,用玉璞抵鹊之典(桓宽《盐铁论·崇礼》:“南越以孔雀珥门户,崐山之旁以玉璞抵乌鹊。”)以玉喻己,以抵(抛掷)鹊喻做官,自己做官如同以玉抵鹊,本是愚者所为,幸好觉今是而昨非,及时挂冠而去。两句意思看似相反,其实则一。烧丹未成是“纵辱”,抵鹊已非则是“徒夸”,空自为金为玉,只落得一无所用的下场,诗人的牢骚之气透纸而出。

颈联“便觉”二字承接前半诗意,转折如流,“随”字呼应了颔联“还”与“已”的时间感。“那堪”更添激切,可谓全诗情感的高潮。误堕尘网已多年,老大尚无成,本自哀痛,哪堪春风骀荡,正是满目烟花盛景? (清微犹言清风。《诗·大雅·烝民》:“穆如清风。”毛传:“清微之风,化养万物者也。”)诗人弃官归家正当春日,景乐情哀,最是难堪。然而难堪的绝不仅是春景,更囊括了前五句的“孤舟”、“低飞”、“纵辱”、“徒夸”、“老大”等等诸多人生坎坷,诗人的愤激、不平、牢骚、幽愤尽在“那堪”二字之中。

尾联“春深”呼应了“烟景’,“小院”又呼应了“孤舟”,依旧是乐景哀情。时正午,莺正啼,本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发之时,然而炉香已销尽,残梦无人知,“掩扉”二字结句,与孟浩然“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留别王维》)之情景一般无二。以景结情本是诗歌的常见结法,用在此诗中则不仅是一种诗法,更有情感上的必然逻辑。情感激烈到了“那堪”的极处,本来就已经无法再进一步表达,只能如大梦醒残,炉香销尽,化作无言之悲痛。此诗纯以情感为脉络,抑郁顿挫,感染力极强。在写法上善于炼句,句式出奇,铿锵有力;又多用对照映衬之笔,高云对低飞,烧丹对抵鹊,风尘对烟景,更增强了抒情效果。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25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zuozhe/mingdai/tangxianzu/19797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