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显祖的曲《邯郸记·第二十出·死窜》原文、赏析和鉴赏

汤显祖《【曲】·邯郸记·第二十出·死窜》

【原文】

(堂候官上①)铁券山河国,金牌将相家。自家定西侯卢老爷府中堂候官便是。我家老爷掌管天下兵马数年,同平章军国事,文武百官,皆出其门。圣恩加礼,一日之内,三次接见。看看日势向午,将次朝回,不免伺候。早则夫人到来也。(旦引老旦、贴上)奴家崔氏是也。俺公相领谢天恩,位兼将相。钦赐府第一区,朱门画戟,紫阁雕檐。皆因边功重大,以致朝礼尊隆。休说公相,便是为妻子的,说来惊天动地。奴家是一品夫人;养下孩儿,但是长的,都与了恩荫,真是罕稀也。(内作瓦裂声介)(旦惊介)老嬷嬷,甚么响? (老旦看介)是堂檐之上,一片鸳鸯瓦,碎下来了。(旦惊介)呀,鸳鸯瓦为何而碎?(贴望介)哎哟,一个金弹儿抛打乌鸦,因而碎瓦。(旦叹介)圣人云:乌鸦知风,虫蚁知雨。皮肉跳而横事来,裙带解而喜信至。鸳鸯者,夫妇之情也;乌鸦者,晦黑之声也;落弹者,失圆之象也;碎瓦者,分飞之意也。天呵,眼下莫非有十分惊报乎?

【赏花时】俺这里户倚三星展碧纱,见了些坐拥三台立正衙。树色绕檐牙,谁近的鸳鸯翠瓦,金弹打流鸦? (内响道介)

(旦)公相朝回,看酒伺候。(生引队子上)下官卢生,在圣人跟前平章了几桩机务,吃了堂饭,回府去也。

【么】俺这里路转东华倚翠华,佩玉鸣金宰相家。新筑旧堤沙,难同戏耍,春色御沟花。(见介)

(旦)公相朝回,奴家开了皇封御酒,与相公把一杯。(生)生受了。(内奏乐介)俺先与夫人对饮数杯,要连声叫干,不干者多饮一杯。(旦)奉令了。(生饮介)夫荣妻贵酒,干。(旦看介)公相干了,到奴家唤:夫贵妻荣酒,干。(生笑介)夫人欠干。(旦笑饮介)这杯到干了,正是小槽酒滴珍珠红。(生笑介)夫人,你的槽儿也不小了。(内鼓介)报,报,听说人马枪刀,打东华门出,未知何故也? (生)由他,俺与夫人唱干饮酒。(旦饮介)妻贵夫荣酒,干。(生)夫人倒在上面了。这杯干的紧,待我唤:妻贵夫荣酒,干。(旦)公相有点了。(生)夫人,这是酒泻金茎露涓滴。(旦笑介)相公,你的茎长是涓的。(生笑介)(内鼓介)(堂候官上介)报,报,外面人马自东华门出来,填街塞巷,好不喧闹也。(生)且由他,俺与夫人叫第三干。(儿子走上哭介)老爷,老夫人,人马枪刀,济济排排,将近府门来也。(生惊起介)

【北醉花阴】这些时直宿朝房梦喧杂,整日假红围翠匝。铃阁远静无哗,是潭潭相府人家,敢边厢大行踏? (听介)(内呼喝叫拿拿介)(生)不住的,叫拿拿。敢是地方走了贼,反了狱?既不呵,怎的响刀枪人哄马? (众扮官校持枪索上)(叫众军围住介)(贴、老旦惊走)

(生恼介)谁敢无礼!

【南画眉序】 (众)圣旨着擒拿,(生)是驾上差来的,请了。(众)奏发中书到门下。(生慌介)门下为谁? (众)竟收拿公相,此外无他。(生怕介)原来是差拿本爵,所犯何罪? (众)中书丞相奏老爷罪重哩,这犯由不比常科,干系着重情军法。(生)有何负国? 而至于斯。(官)下官不知,有驾票在此,跪听宣读。(生旦跪)(官念介)奉圣旨:前节度使卢生,交通番将,图谋不轨。即刻拿赴云阳市,明正典刑,不许违误。钦此! (生、旦叩头起哭天介)波查,祸起天来大,怎泣奏当今鸾驾?

(生)这事情怎的起呵?

【北喜迁莺】走的来风驰雷发,半空中没个根芽。待我面奏诉冤。(众)闭上朝门了。(生)争也么差(11),着俺当朝拦驾,你省可的慢打商量咱到晚衙(12)。(众)有旨不容退衙。(生哭介)夫人,夫人,吾家本山东,有良田数顷,足以御寒馁,何苦求禄,而今及此? 思复衣短裘,乘青驹,行邯郸道中,不可得矣。取佩刀来,颠不喇自裁刮(13)。(生作刎)(旦救介)(众)圣旨不准自裁,要明正典刑哩。(生)是了,是了,大臣生也明白,死也明白。夫人,牵这些业畜,午门前叫冤,俺市曹去也。迟和疾刚刀一下,便违圣旨,除死无加。(下)

(高力士上)吾为高力士,谁救老尚书? 今日为斩功臣,闭了正殿,看有甚么官员奏事来。(旦同儿上)相公市曹去了,俺牵儿子午门叫冤去。十步当一步,前面正阳门了。(叫介)万岁爷爷,冤苦哪! (高)万岁爷为斩功臣,掩了正殿,谁敢啰唣! (旦)奴家是卢生之妻,诰封一品夫人崔氏,领这一班儿子,来此叫冤呵。(高背叹介)满朝文武,要他妻儿叫冤,可怜人也。(回介)卢夫人么,有何冤枉?就此铺宣。(旦叩头介)万岁,万岁,臣妾崔氏伸冤。

【南画眉序】 宿世旧冤家,当把卢生活坑煞。有甚驾前所犯?吃几个金瓜。把通番罪名暗加,谋叛事关天当耍。(合)波查,祸起天来大,怎泣奏当今鸾驾。

(高哭介)可怜,可怜,你在此候旨,俺为你奏去。(旦)在此搦土为香(14),祷告天地。(拜介)崔氏在此叫冤,天天,拨转圣人龙威,超拔儿夫狗命呵。这许多时,还未见传旨。(高同裴光庭上)圣旨到:既卢生有冤,着裴光庭领赦,往云阳市免其一死。远窜广南崖州鬼门关安置(15),即刻起程。谢恩! (高哭介)可怜,可怜,唳鹤无情听,啼乌有赦来。(下)(内鼓介)(众绑押生囚服裹头上)

【北出队子】 (生)排列着飞天罗刹,(扮刽子尖刀向前叩头介)(生)甚么人? (刽)是伏事老爷的刽子手。(生怕介)吓煞俺也,看了他捧刀尖势不佳。(刽)有个一字旗儿,禀老爷插上。(生看介)是个甚么字? (众)是个“斩”字。(生)恭谢天恩了。卢生只道是千刀万剐,却只赐一个“斩”字儿,领戴,领戴。(下锣下鼓插旗介)(生)蓬席之下,酒筵为何而设? (众)光禄寺摆有御赐囚筵(16),一样插花茶饭。(生)是了,这旗呵,当了引魂幡,帽插宫花。锣鼓呵,他当了引路笙歌赴晚衙。这席面呵,当了个施艳口(17)的功臣筵上鲊(18)

(众)趁早受用些,是时候了。(生)朝家茶饭,罪臣也吃勾了。则黄泉无酒店,沽酒向谁人? 罪臣跪领圣恩一杯酒。(跪饮介)怎咽下也!

【么】暂时间酒淋喉下,还望你祭功臣浇奠茶。(众)相公领了寿酒行罢。(生叩头介)罪臣谢酒了。(众)咦,看的人一边些,误了时候。(生绑行介)一任他前遮后拥闹哜喳,挤的俺前合后偃走踢踏,难道他有甚么劫场的人也则看着耍。(众叫锣鼓介)

(生问介)前面幡竿何处? (众)西角头了。

【南滴溜子】 幡竿下,幡竿下,立标为罚。是云阳市,云阳市,风流洒角(19)。(众)休说老爷一位,少甚么朝宰功臣这答,套头儿不称孤便道寡。用些胶水摩发,滞了俺一手吹毛,到头也没发(20)。(生恼介)(挣断绑索介)

【北刮地风】呀,讨不的怒发冲冠两鬓花。(刽做摩生颈介)老爷颈子嫩,不受苦。(生)咳,把似你试刀痕俺颈玉无瑕,云阳市好一抹凌烟画(21)。(众)老爷也曾杀人来? (生)哎也,俺曾施军令斩首如麻,领头军该到咱。(众)这是落魂桥了。(生)几年间回首京华,到了这落魂桥下。(内吹喇叭介)(刽子摇旗介)时候了,请老爷生天。(生笑介)则你这狠夜叉也闲吊牙(22),刀过处生天直下。哎也,央及你断头话须详察,一时刻莫得要争差。把俺虎头燕颔高提下,怕血淋浸展污了俺袍花。

(众)老爷跪下。(生跪受绑)(刽磨刀介)(内风起介)(刽)好风也,刮的这黄沙。哎哟,老爷的颈子在那里? (摩介)有了,老爷挺着。(生低头)(刽子轮刀介)(内急叫介)圣旨到,留人! 留人! (裴领旨同旦急上)

【南双声子】 天恩大,天恩大,鸣冤鼓由人打。皇宣下,皇宣下,云阳市告了假。省刑罚,省刑罚。耽惊吓,耽惊吓。一刻丝儿,故人刀下。

圣旨到:卢生罪当万死,朕体上天好生之德,量免一刀,谪去广南鬼门关安置,不许顷刻停留。谢恩! (放绑介)(生倒地叩头万岁介)生受圣人大恩了。来者是谁? (裴)是小弟裴光庭。(生)贤弟,贤弟,俺的头可有也? (裴)待我瞧瞧了。(拍介)老兄好一个寿星头。

【北四门子】 (生)猛魂灵寄在刀头下,荷,荷,荷,还把俺崄头颅手自抹(23)。裴年兄,俺闲口相问:奏本秉笔者宇文公,也要萧年兄肯画知。(叹介)要题知“斩”字下连名,他相伴着中书怎押花? (裴)敢萧年兄也不知。(生)难道,难道,则怕老萧何,也放的下这淮阴胯(24)? (风起叹介)看了些法场上的沙,血场上的花,可怜煞将军战马。

(裴)老兄与嫂嫂在此叙别,小弟回圣上话去。小心烟瘴地,回头雨露天(25)。请了。(下)(旦哭介)怎生来话儿都说不出来?奴家有一壶酒,一来和你压惊,二来饯行。(生)卑人见过那些御囚茶饭,早醉饱也。(旦)儿子都在午门叩头去了,等他来瞧一瞧去。(生)由他,由他,他来徒乱人意。夫人,不要他来相见罢了。(旦哭介)俺的天呵,也把一杯酒,略尽妻子之情。

【南鲍老催】唏唏吓吓,(酒杯惊跌介)(旦哎哟介)战兢兢把不住台盘滑。扑生生遍体上寒毛乍(26),吸厮厮也,哭的声干哑。(内鼓介)(内)卢爷,快行,快行。有旨着五城催促(27),不可久停。(末小旦扮儿子哭上)我的爹呵! (旦)这都是你儿子,怎下的去也! (生)是你妇人家,不知朝廷说我图谋不轨,如今安置我在鬼门关外。罪配之人,限时限刻。天呵,人非土木,谁忍骨肉生离? 则怕累了贤妻,害了这几个业种,到为不便。(儿扯要同去介)(生)去不得也,儿。(同哭介)眼中儿女空钩搭(28),脚头夫妇难安劄(29),同死去做一榻。(旦闷倒)(生扯介)

【北水仙子】 呀,呀,呀,哭坏了他。扯,扯,扯,扯起他且休把望夫山立着化(30)。(众儿哭介)(生)苦,苦,苦,苦的这男女煎喳(31)。痛,痛,痛,痛的俺肝肠激刮。我,我,我,瘴江边死没了渣。你,你,你,做夫人权守着生寡。(旦)你再瞧瞧儿子么。(生)罢,罢,罢,儿女场中替不的咱。好,好,好,这三言半语告了君王假。我去,请了。(旦哭介)相公那里去? (生)去,去,去,去那无雁处海天涯。(虚下)

(旦哭介)儿子回去罢。难道为妻子的,不送上他一程?

【南双斗鸡(32)】君恩免杀,奴心似剐。没个人儿和他,和他把包袱打。大臣身价,说的来长业煞(33)

(生上见介)夫人,你怎生又赶上来? (旦)为你没个伴当,放心不下。我袖了半截银锞子,你路上顾觅。(生)罪人谁敢相近? 我独自觅食而行。你还拿这半截锞子回去,买柴籴米,休的苦了儿女呵。

【北尾】 罪人家顾不出个人儿罢? 我还怕的有别样施行咱。夫人,夫人,你则索小心儿守着我万里生还也朝上马。

十大功劳误宰臣,鬼门关外一孤身。

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注] ①堂候官:即公卿家的亲随小吏。②“铁券”二句:铁券,即丹书铁券;金牌,即势剑金牌。此二物为帝王赐给功臣世代保持优遇及免罪等特权的证件。始于汉高祖。③三星:指福、禄、寿三星。④三台:唐中央机关的合称,尚书省为中台,中书省为西台,门下省为东台。⑤东华:指东京洛阳宫东门。翠华:帝王仪仗中一种用翠羽装饰的旗。⑥铃阁:将帅及州郡长官办事的所在。⑦犯由,即罪状;常科,平常事犯。⑧驾票:即“票拟”,始于明代,亦称“条旨”或“调旨”、“票旨”。内阁接奏章后用小票写所拟批答,再由皇帝朱批,但朱批常由司礼太监代写。⑨云阳市:云阳,秦时始置的县名(今陕西淳化西北);市,市口。后世常用以称行刑的地方。⑩“波查”三句:波查,犹谓苦难、灾祸。此三句应属旦唱,“波查”上应补“(旦)”字。(11)争也么差:争差,犹谓差错;也么,语助词,为曲牌字格规定。(12)省可的:犹谓休得要。(13)颠不喇:犹谓风流。(14)搦(nuò):捏。(15)广南:宋置路名,辖境相当于今广西、广东雷州半岛和海南岛;崖州,州名,唐时治所在金城(今琼山县东南);鬼门关,古关名,今广西北流、玉林两县之间,后泛指僻远险阻之地。(16)光禄寺:主宫内事务机构,南北朝后主要掌管宫内膳食。(17)施艳口:“艳”为“焰”之误,焰口,为佛教名词。古印度传说中有一种饿鬼,因身形焦枯,口内燃火,咽细如针而得名。密宗有对“焰口”饿鬼施食的经咒仪轨,称放焰口,即施焰口。后流行为对亡者追荐的佛事。(18)鲊:经加工过的鱼类食品,如腌鱼、糟鱼之类。(19)洒角:犹言“洒家”,同咱家。(20)到头也没发:“发”为“法”之误。(21)凌烟画:即凌烟阁,唐太宗时图画开国功臣二十四人于此,以示不忘旧臣。(22)夜叉:为梵文音译,传说为吃人的恶鬼。闲吊牙:犹谓闲扯淡。(23)崄:同“险”。(24)“则怕”二句:萧何,汉初大臣,曾荐韩信为大将,后又助汉高祖杀韩信。淮阴胯,用韩信事,韩信未发达时曾受淮阴屠市少年侮辱,逼其钻胯。后世以称忍小辱而成大器者。(25)“小心”二句:烟瘴,即瘴气,烟瘴地,指西南边远的地方;雨露,喻指皇帝恩泽。此二句隐喻卢生小心保全自己,来日皇帝开恩,终能回京。(26)扑生生:犹谓一下子。(27)五城:据《明史·职官志》,指东西南北中五城兵马指挥,其职掌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之事,每隔数日巡城治安,故又称巡城御史。(28)钩搭:指儿女亲情关系。(29)安劄:犹言安身。(30)望夫山:妇人伫望远行之夫,盼其归来,久而化为山石。各地传说中数见。(31)煎喳:犹谓煎聒,喧扰,哭闹。(32)南双斗鸡:为【南斗双鸡】之误,曲牌名。(33)长业煞:业,孽也;长业煞,犹言太作孽。

【鉴赏】

这出戏写卢生在梦中的一次大事变。卢生入试登第后,自恃为天子门生,得罪了权臣宇文融,宇文融怀恨在心,伺机谋害卢生。不想,卢生建了河功、边功,竟位列宰相,皇帝宠幸有加,令宇文融更加嫉恨。宇文融打探得卢生在边关时,曾有开了番将雁足传书后即刻收兵,不行追赶之事,便以通番卖国的罪名诬陷卢生,卢生遂遭杀身之祸。这出戏写的就是卢生被绑赴法场前后的情节。

此出剧情跌宕起伏,由欢乐写到悲苦,情节紧凑,情绪激荡,为《邯郸记》最精彩的一出戏。昆曲演为《云阳法场》,为老生表演艺术的重头戏,是《邯郸记》流传下来的主要折子戏。

这出戏可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写卢生夫妇欢宴到突然宣旨降罪止。按编剧法,这部分是先欢后悲、先扬后抑的写法的开端,由堂候官和崔氏先后宣扬卢老爷的显赫声势。卢生已掌管天下兵马,同平章军国事,文武百官,皆出其门;圣恩加礼,一日面君三次。钦赐宰相府第,朱门面戟,紫阁雕檐。卢生的权势、富贵已达极点,怎会祸从天降?作者用极为简捷的手法,突写堂檐之上一片鸳鸯瓦碎,原来是一个金弹射乌鸦,击碎此瓦。鸳鸯,夫妇之情;乌鸦,晦黑之声;落弹,失圆之象;碎瓦,分飞之意。这里,已预现祸兆。这时,卢生出场,再一次显示出宰相家的声势。然而,尽管卢生夫妇宴饮自乐,这“碎瓦”的悬念始终在产生作用,在场面上形成一种外松内紧的气氛。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夫妇行酒令实为冗笔,且太庸俗,昆曲实演时尽删去了。

待得卢生知道有旨拿他时,一应了“碎瓦”之兆,二则场上气氛即转入紧张之中。卢生当然不知原委,摆出平常架子,先是恼怒,后是反问:“有何负国?”但听得有“驾票”,圣旨宣读后,心中便明白八分了。这是诬陷。驾票拿人,是明代魏党的发明,在明代叫“票拟”,魏党专权,常不通过皇帝,由司礼太监票拟,即可迫害反对派。作者写卢生事,虽在唐代,但是梦境无所不可,写入明代“驾票”,也有批判意味。“交通番将,图谋不轨”,全是不实之词,卢生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并且确信是宇文融害他。卢生要上殿面君诉冤,朝门闭了;要退衙与妻子商量,圣旨不容。在这种大难临头、不由分说的情况下,卢生的情绪由激烈转到颓丧,不禁哭道:“吾家本山东,有良田数顷,足以御寒馁,何苦求禄,而今及此?”卢生似有悔意,但这仅是情境中语,透露了点消息。这是作者写给读者看的,在本剧中凡能触及题旨本意的地方,作者从不放过,以醒耳目。这时说卢生有悔意,还不到时候。卢生失望之极,便欲自裁,情绪又激动起来。而对圣旨所宣“明正典刑”,卢生方始有点冷静,说道:“大臣生也明白,死也明白。”要妻子去午门叫冤,而自己“迟和疾刚刀一下,便违圣旨,除死无加”,拼命赴大难去了。作者写卢生奉旨降罪的这一段情节,以急剧的节奏写出卢生复杂的情感波澜;情境决定了不容拖沓,而把卢生复杂的内心世界的展示放到下一段中去。

第二部分写卢生被绑赴法场到被赦死罪止。这部分是本出的重头,正面描写卢生在生死之际的情感,同时也分另一线写其妻崔氏鸣冤。这两情节始分后合,作者借中间的时空尽情发泄愤恨的心情,批判的锋芒直指皇帝,在《临川四梦》中,是情绪最高涨的地方。人们已经能预测到崔氏鸣冤可望成功,但作者抓住这小关目,让高力士感叹“满朝文武,要他妻儿叫冤,可怜人也”,原想看看有什么官员前来代鸣不平,结果还是卢生妻小,这就借侧笔点出了宦海的险恶。这一小关目,也与本出开头“文武百官,皆出其门”照应,也与前一出萧尚书画押藏“不”字照应,也与本出赦罪时裴年兄说“敢萧年兄也不知”照应。从剧本看,倒是高力士有点同情心,也许他对皇帝说了什么,圣旨免卢生一死,远窜广南崖州鬼门关安置。以裴光庭传旨按下此情节,笔锋就转到卢生这边来了。

作者写卢生第二次出场,其形势与第一次出场反差极大。卢生身穿囚服,被捆绑着押上,他的心理状态是极为复杂的,在昆曲表演时,由于双手被绑,主要靠耍水发和步法,在锣鼓段中有一套繁复的表演,使舞台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卢生的情绪极度恐惧,眼神可怖。我们在读剧本时,可见作者主要是通过唱曲、说白来刻画其形象与心理的。他看到法场肃杀的气氛,“排列着飞天罗刹”,又见刽子手前来叩头,“捧刀尖势不佳”,心里一阵恐惧,一阵惊慌。但见一个“斩”字小旗要插颈上,光禄寺设囚筵于蓬席之上,不免极感颓丧与无奈,这旗儿当了个“引魂幡”,这席筵当了个“施焰口”,怎生得咽下?待到得西角头云阳市幡竿下,作者又借众说一句话“休说老爷一位,少甚么朝宰功臣这答,套头儿不称孤便道寡”,又把卢生的情绪激怒起来,既愤慨又怨恨,挣断绳索,激动地唱了一曲著名的【北刮地风】,他“怒发冲冠”,骂这“云阳市,好一抹凌烟画”。“凌烟画”,即唐太宗纪念功臣的凌烟阁,如今功臣却被缚在云阳市,这无疑是在骂皇帝杀功臣了。这时候,卢生知道死到临头,反而没什么顾忌,情绪益发激昂起来,“把俺虎头燕颔高提下,怕血淋浸展污了俺袍花”。作者在这一部分,采用了多种方法,把卢生时而恐惧、时而激昂的复杂的心理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层次井然,又变化多端,既有人物性格的表现,又有作者感情的介入,在传奇文学中是不可多得的名段。而演员要表演好这段戏,唱念表演动作都要有深度,也是很不简单的。

当裴光庭传免死远窜的圣旨到时,紧张的戏剧气氛始告消解,情节将过渡到下一部分。作者于此又点示了一下萧年兄画押之事,被裴光庭推诿过去。这里又是伏笔,除照应之外,又留待第二十四出卢生“功白”,再解扣子。

第三部分写卢生夫妻辞别,与“碎瓦”之兆呼应。戏剧紧张的气氛虽被赦罪免死之旨消解,但此处已是本出戏的尾声,不宜拖沓,作者又以“五城催促”形成急迫的节奏,不容卢生迟缓远行。因此,这出戏在节奏的处理上是很有特点的。在戏剧中,张弛之道,所谓“弛”也是有限度和节制的,在舞台演出中切忌戏拖、戏瘟,更不要说戏到了强弩之末快收场的时候了。作者在这里,用一曲【北水仙子】以较快捷的节奏了结夫妻儿女之情,而最主要的是揭示卢生免死罪后并未有“悔意”。他远窜不过是“告了君王假”,要“做夫人权守着生寡”,“则索小心儿守着我万里生还也朝上马”。这只是卢生在宦海风波中一次大波澜,还得让他在崖州倍受磨难,功白返朝复位,享尽荣华富贵,遂了他的“得意”之后,一病而亡,梦醒之后方可度脱。作者所塑造的梦中卢生形象,是封建社会读书士子由布衣而卿相的发迹史中的典型形象。梦中的故事光怪陆离,却是现实社会生活的真实反映,而梦前、梦后的故事,却是虚幻的神仙道化。因此,读《邯郸记》要“反”着读,梦即幻亦真,非梦即真亦幻,读者要悟得真梦可醒,而非梦如梦而不醒,则是一种悲哀了。这也是汤显祖的良苦之心。

从戏剧情节看,卢生还朝确实是可能的。卢生实冤,没有交通番将之事;宇文融驾票拘人,非天子手诏;宇文融的阴谋,萧尚书的画押藏“不”字,终会有昭白之日。

这出戏用南北合套,生旦双全,然以生为主。北调【赏花时】原是元杂剧楔子常用曲,此用作上场引子,写卢生夫妻欢宴一段戏,若在元剧可视作楔子看。自【北醉花阴】以下,卢生主唱北曲,曲曲逼似元曲;崔氏唱南曲,如【南鲍老催】亦真切动人,因情节关系,南曲亦由他人唱,这在南北合套中也是有突破的。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2-08-2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zuozhe/mingdai/tangxianzu/19798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皖ICP备20002108号-3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