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 - 宋·晏几道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爱情恋爱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这首词在黄㫒的《花庵词选》里,题为《佳会》,全词写一对情人久别重逢,透过往昔歌舞生活的回忆,抒发了词人无限今昔之感。

词的上阕,写一对情侣分手之前的一段往事。词人大概是一个偶然机会碰到这位歌女,邂逅相遇,一见钟情。一个是“彩袖殷勤捧玉钟”,另一个则是“当年拼却醉颜红”,双方的柔情蜜意,在这两句词里,象图画似地浮现在读者的面前。接着词人便满怀深情地沉缅于那段美好往事的回忆:“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一个又一个的夜晚,他们在轻歌曼舞之中,忘却了时光的流逝,直到楼外的明月低垂到柳树梢的时分,才知道天快亮了。在那桃花盛开的日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歌唱。直到手中的纨扇也无力挥动了,歌声才渐渐休止。这里词人借时间的推移渲染了歌舞的场面,以及当时词人与歌女们共度良宵狂欢达旦的情景。“舞低”两联,特别受到喜欢工丽词语的文人的称颂。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对此有“词情婉丽”之评。

词的下阕,抒发了词人对这位歌女的深深眷念。“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从分别后就思念,就盼着重逢,思念到梦魂萦绕的程度,不知多少回在梦中同她在一起。不知经过多少年月,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俩意外地重逢了:“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这相逢是生活的现实,而非梦幻。而词人却写得虚虚实实,似梦非梦,把现实与梦交织在一起,更为作品平添了一层浪漫色彩和诗的意境。“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生活在晏几道200多年前的杜甫,经历安史之乱,辗转千里,回到故乡与家人重逢,写下了如上的名句。晏几道的“今宵”二句,与杜甫“夜阑”二句,不仅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把这对相思日久的情侣久别重逢,惊喜参半的神情描绘得维妙维肖。

这首诗在艺术上的显著特色是:全词按时间的顺序写这对情侣从初次相会一见钟情,进而伯劳飞燕,两地相思,最后在一个偶然机会喜相逢的经过。语言明快,形象鲜明,历来为人们传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