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 宋·晏几道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爱情恋爱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小蘋〕歌女名。〔心字罗衣〕用一种心字香熏过的罗衣。这里的心字还包含深情蜜意双关的意思。杨慎《词品》卷二:“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心字罗衣’则谓心字香熏之尔。或谓女人衣曲领为‘心’字,又与此别。”

《临江仙》是晏几道的最有名的代表作。是一首相思词,是词人为追念旧时一位名小蘋的歌女而作。

开首两句,写眼前景物,“梦后”与“酒醒”互文,“楼台高锁”,“帘幕低垂”,写了“梦后”、“酒醒”时欢娱成梦,人去楼空的景况,渲染了空寂、冷落、凄凉的气氛。“去年春恨却来时”,由眼前景物的凄凉过渡到去年离别之情的回忆,读来是朴实无华之句,细嚼却是神来之笔。“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人”当然是指词人自己,茕茕孑立在落花前,看微雨中双飞的燕子。“落花”、“微雨”点明是暮春时分,这时的景物更增添了几分离情别恨之缠绵。此时,燕子犹得“双飞”而人只能在那儿“独立”,相形之下,又令人感到多么黯然神伤! “落花”二句,历来为评家推崇备至,誉为“千古未有之名句”。

词的上阕,词人从眼前的景物引起去年的春恨离愁。

下阕开头三句,是词人追叙更远的往事。“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对一个思慕日久的情侣,词人可以追忆的事情很多,但在词中只点了她当时的服饰、技艺与彼此之间的感情。“两重心字罗衣”,写她衣饰之华美,并含有“心心相印”之意。“琵琶弦上说相思”,不仅点明小蘋的歌女身份,这位歌女的出色的技艺,而且更重要的是表明词人与这位歌女的爱情。衣饰华美、技艺高超,尤其是感情的深厚,这些都是值得回忆的。结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是词人抒写当初小蘋曾踏着月色归去,如今明月仍在,而彩云却不知何往了。彩云,代指小蘋。古诗词中多以彩云指代美人,词人也用的是这一修辞手法。这两句同上阕的“落花”两句一样,不是词人自己直抒胸臆,而是通过委婉、含蓄的表现手法,透露出词人的无限惆怅、思念之情。

全词通过景物描写,表达人物的内心感情,有欢聚时的缱绻恩爱,也有别离时的伤感惆怅。语言质朴而感情深沉。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对这首词的评论是“既闲婉,又沉着,当时更无敌手。”不为过誉。我们反复吟咏、品评,自然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