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史(其六)》 - 晋·左思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咏史怀古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晋·左思

荆轲饮燕市, 酒酣气益震。

哀歌和渐离, 谓若傍无人。

虽无壮士节, 与世亦殊伦。

高眄邈四海, 豪右何足陈。

贵者虽自贵, 视之若埃尘。

贱者虽自贱, 重之若千钧。

这首咏荆轲的诗,表现了作者对豪门贵族的蔑视和对荆轲高洁本质的歌颂。

全诗可分为三部分。

前四句是第一部分,选取了荆轲生活中的一个画面,于哀情之中溢出豪气。《史记·刺客列传》载:“荆轲既至燕……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作者把这段史实化为诗句,无雕饰之痕。饮酒本身是一种豪迈之举,加之悲歌,则豪气冲天。一个“和”字,则让人侧目,引人泪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壮士流血不流泪。可亡国之民却只能是以泪代血,这就把荆轲这个刺客的本性显露出来,那一腔的豪气是血泪化成的。作者在这里只用了叙述手段,但已把人物的形象塑在了读者面前,可谓善画。

中间四句是对荆轲的评价。是说荆轲虽然没有壮士的节气,但也与一般人不同。出身寒门,为国捐躯,唱出“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歌的荆轲,仍不能称为正直有为的壮士,这是为什么?地位。作者为荆轲鸣不平,也为自己为与荆轲同命运的人鸣不平。“殊伦”二字看似轻巧,实为沉重,是为和荆轲同命运的人正名。他们用自己的热血写历史,而豪贵却用奢侈来写,谁是真豪杰,可以明彰了。七、八两句是荆轲豪气的显现。虽世人不说我真豪杰,但我照样目空四海,为自己理想抛头颅,洒热血。我虽轻如草芥,但你高门显位又何足以当作话题。这就把荆轲坦白的胸襟、高远的志向、纯洁的心灵毫不遮掩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实际上也是作者心灵、情怀的自我显现。用心之苦,可以明鉴。

最后四句,句式工整,遣词看似平淡,却掷地有声,铿锵作色。两个“贵”字与两个“贱”字是作者全部思想的凝结。“自贵”并不能让别人看重,“自贱”却能让别人推崇。诗句到此可谓如山洪,如奔雷,轰然作响,震人心魄。它充分地表达了作者对权贵的蔑视和自重的豪气,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句虽断得干脆,情却流得绵长,如冲霄之气,直上蓝天;如东流之水,奔腾入海。

《诗品》称其诗为“左思风力”,风力者,得建安风骨,贯豪迈之气。全诗笔力矫健,情调高昂,气势充沛,炼字精当,浪漫色彩令人敬佩,沉雄之势令人叹止。叙述史事,而己意默寓。充分表现了他坦荡的胸襟和成熟的五言诗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