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城》 - 唐·韦庄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咏史怀古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唐·韦庄

江雨霏霏江草齐, 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 依旧烟笼十里堤。

〔台城〕旧址在今南京市鸡鸣山南,本是三国时代吴国的后苑城,东晋成帝时改建。从东晋到南朝结束,这里一直是朝廷台省(中央政府)和皇宫的所在地,既是政治中枢,又是帝王荒淫享乐的场所。到了唐末,这里已荒芜不堪了。

这是一首凭吊六朝古迹的诗。吊古诗多触景生情,并在诗境里寓含着较深沉的感慨。这首诗就写得比较虚,而在字里行间的空白处,其内蕴又是十分深沉丰富的。

“江雨霏霏江草齐”,起句着意渲染氛围,这里突出一个“江”字,江南春雨,谓之“霏霏”,因为它密而且细,淅淅沥沥。因南京在长江之滨,因而这里说“江西”、“江草”。霏霏雨丝,烟笼雾锁;江草勃勃,碧绿如茵,好一派江南风光! 轻柔宛丽,迷迷蒙蒙,最易勾惹起人的迷惘惆怅之感慨。

“六朝如梦鸟空啼”,鸟啼草绿,青色常在,而曾在台城追欢逐乐的六朝统治者早已成为历史上来去匆匆的过客,而豪华壮丽的台城则成了供人凭吊的历史遗迹。真是往事如梦呵! “鸟空啼”的“空”,即“隔叶黄鹂空好音”(杜甫《蜀相》)的“空”,它从人们对鸟啼的特殊感受中进一步烘托那个“梦”字,寓含极深。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当年十里长堤,杨柳如烟,曾经是台城繁华的点缀,而如今,虽然柳色依旧,烟笼长堤,可是台城已是一片荒凉破败了,今昔沧桑,此情此景,作为历史的见证人的台城杨柳,你又何以如此无动于衷,不解人间事呢?而对于一个怀着亡国忧思的诗人而言,则今昔对比又是何等的触目惊心!

说柳“无情”,正反衬了诗人之“有情”,写杨柳依旧,正衬托出今昔沧桑巨变,而“最是”则更突出了这种感受的深沉,其伤感与怅惘之情溢于笔端,形成一种深深的感染力,引人怅惘,催人泪落。

这首诗文字不多,却能以虚胜实,虚实相生,以“无情”胜“有情”,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难怪成为人们传诵不息的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