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2022-10-27 可可诗词网-伤感哀愁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句】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出处】唐·杜甫《九日蓝田崔氏庄
 
【意思】人老了,又面对悲凉的秋色,看来只好勉强宽慰自己了。今日时逢重阳节,我的兴致来了,要和大家尽情欢乐。惭愧的是我的头发稀短怕帽子被风吹落,因此笑请旁人把帽子正一正。
 
【全诗】
 
《九日蓝田崔氏庄》
.[唐].杜甫.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
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
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鉴赏】
这是杜甫在唐乾元元年(758),任华州司功参军时写的诗。蓝田在长安西南三十里,山川佳美,是当时的风景胜地。崔氏在此建有幽静雅致的别墅,与诗人王维的著名的辋川别业东西相望,杜甫又能从八十里外的华州前来叙会,其人虽名字不传,看来当是和杜甫性气相投的高尚之士。九月九日是个古老的节日,在汉以前,民间已有佩茱萸、饮菊花酒、登高、野宴等节日活动。相沿至唐,连朝廷也有赐百官茱萸之制了。何以九月九日如此受人重视?据说这是因为“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的缘故。“宜于长久”即是有助于延年益寿,因此古来诗人逢此佳节吟咏特多,杜甫就写过有关九日的诗十四首。除这首诗是传世的名篇外,尚有七律“重阳独酌杯中酒”一首也是佳作,不妨一读。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杜甫写这首诗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连“下寿六十”的年龄也不到,根本算不得老,但是由于仕途的蹭蹬和生计的艰难,他壮志未酬,已心力交瘁,过早地衰老了,所以自称“老去”。如今正值秋令,草木凋零,气象萧瑟,对景伤情,不觉又增添了几分悲哀,诗人只好勉强自宽自慰,能消几多愁,就消几多愁。只起首这一句,就给全诗笼罩上感慨苍凉的气氛。
 
虽然如此,在百无聊赖中,这“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的重阳节总算来到了,伤老的心情是相应好了一些。特别是到了崔氏庄上,主人的殷勤,良友的叙晤,唤回了诗人往日的豪兴,他决心在今日和崔君痛痛快快地共度佳节。老去悲秋,时非一日,兴来尽欢,只在今朝,所以第二句虽然已由写悲转入写欢,细细体味,仍然带有拂拭不去的苍凉。
 
“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九日的宴会照例是在野外举行的,所谓“藉野饮宴”是也。席上人佩茱萸,共饮菊酒,笑谈戏噱,其乐融融,诗人周旋其间,也感染上欢乐的气氛。但是秋风野大,宴饮之际,忽然一阵风来几乎吹落诗人的帽子,他生怕露出萧疏短发,衰容生厌,就笑着赶紧请旁人帮他把帽子戴好。殊不知不自正冠,唐突他人,反而失却礼仪。看来诗人顾了这头忘那头,这时确实有点酒意了。这正是“兴来今日尽君欢”的结果。尽欢的表现,人各不同,老人和青年不同,高士和俗物不同,杜甫写自己的宴饮尽致,只用这样淡淡的笔墨点到即止,可谓风流蕴藉,十分切合他的年龄和身份。因此这一联被人激赏是无怪其然的。
 
但是也有人从用典的角度加以赞赏,说什么“颔联将一事翻腾作两句,嘉以落帽为风流,此以不落为风流,最得翻案妙法。”经查,陶渊明为他外祖孟嘉写的《孟府君传》,只有孟嘉落帽,浑然不觉,戎服无冠,失仪被嘲的记载,并无孟嘉以落帽为风流的情事。因此这一评论就因失去前提落了空。其实读诗应当以意逆志,有些诗句从当时的情景求之即能得其风旨的,大可不必牵扯到用典问题上去。这是不可不注意的。
 
以上四句写庄上之宴已毕,接着写庄前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