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记》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历代民歌 https://www.kekeshici.com

刘智远一自投军去,

厨下嫂逼嫁着堂上姑姑。

李洪一夫妇真狠毒,

挨磨愁上愁,汲水苦中苦。

义井传书,义井传书,

“天!儿也认不得母,儿也认不得母。”

刘智远分别在瓜园去,

丢下了李三娘好不孤凄。

哥嫂逼勒重招婿,

汲水并挨磨,日夜受禁持。

义井传书,义井传书,

“夫,咬脐送与你,咬脐送与你! ”

——明·龚正我辑《时尚古人劈破玉歌》

《白兔记》,全名《刘智远白兔记》,南戏剧本,元无名氏作。取材于民间传说。宋人话本《新编五代史平话》中有刘知远与李三娘的故事。金人作有《刘知远诸宫调》。故事与南戏相同,皆写刘知远家贫,在李文奎家当雇工,李见其异相,以女李三娘妻之。李文奎死后,刘知远夫妇受哥嫂李洪一夫妇虐待,叫刘知远守瓜园,夜半与瓜精斗。后刘从军升官,被岳节度使招赘为婿。原妻李三娘在娘家受尽哥嫂的折磨,怀孕到临产仍不得休息,在磨房中生子,嫂子不肯借剪刀给她剪孩子的脐带 她只得以牙齿咬脐带,因命名所生男儿为咬脐。嫂更欲害其子,邻翁可怜其子,遂将其子带到刘知远处。12年后,其子率众出猎,射白兔,追至一村,见李三娘因汲水疲乏不堪而睡倒于井旁,经询问乃知其母,归而告之其父,于是合家团圆。

这两首民歌在概述《白兔记》的主要故事情节时,皆突出了对哥嫂“真狠毒”的谴责,对李三娘“挨磨愁中愁,汲水苦中苦”,“汲水并挨磨,日夜受禁持”的同情。禁持,即摆布,折磨。在叙事中又突出了对母子、夫妇之情的抒发。“天,儿也认不得母,儿也认不得母!” “夫,咬脐送与你,咬脐送与你。”这几声呼唤,该是多么动人心魄啊!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