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历代民歌 https://www.kekeshici.com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诗经·郑风》

这首诗叙写了妻子见到久思不归的丈夫时瞬间的心境变化。由于抒情艺术的高超,被前人赞为“善于言情,又善于即景以抒怀”的“千古绝调”。(方玉润《诗经原始》)

是的,本诗的作者很善于言情抒怀。为了烘托自己的特殊心境,她选择了一个抒发感情的最佳时刻:“风雨凄凄,鸡鸣喈喈。”喈喈(jie):鸡呼伴的叫声。下章的“胶胶”亦为鸡鸣声。并且通过重章复沓的结构方式,把一个风狂雨骤、白日如晦的阴寒景象作了着力的渲染。风声、雨声、鸡鸣声,唯独没有人声。孤独、空虚、郁闷、不安种种不祥的情绪,越来越强烈地侵袭着她、折磨着她。这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渴望着丈夫的抚爱关切,渴望着有一个温暖和美的家。如此丰富复杂的内心情感,水乳交融地隐含在短短的两句景语之中,成功地做到了写景抒情的合二而一,从而使诗歌的抒情即景浑然天成。

正当这位心绪不宁的妻子,在恶劣天气影响下,因思念丈夫而烦恼焦灼的时候,忽然如雨过天晴,眼前红日闪耀,她日思夜想的丈夫竟意外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了。这时候的她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夷?”一切烦恼全都消失,如潮心境顿时平静,门外风雨窗下鸡叫也都与她无关了,她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然而这狂欢极喜之情又岂是一两句话语能描摹出来的呢?于是,高明的诗人化实为虚,用一个诘问句式作为全诗抒情的结束:“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然见到了丈夫,又怎能不欣喜呢?是的,这种“欣喜”任读者怎样想象也是不会过份的,所以,也就无需诗人多噜了。卓越的创作技巧,为这首朴质无华的小诗添加了几分婉约动人的风采,其结句的构思则更是词约义丰,语虽尽而意无穷了。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