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胃口》

臧克家

对于文艺作品好像胃口对于食物一样各有各的好恶,客观的说当然这好恶有正当与不正当,然而就个人方面论则一个人有一个胃口,自然不能强同了。每个人都有他的生活环境。这环境造成了他的意识。这意识一经形成便做了一条有力的标准线用它去衡量人间的一切,对于文艺的赏鉴当然也不是例外。我个人对于一切作品往往以内容的充实与否而定其价值,这样会造成对技巧上的遗憾而加以宽容的错误我是知道的。

对于小品文我也是用这样标准去估价。

小品文近一二年来涌成了一注洪流,这自然有它的社会背影,决非偶然的事。对于它这活跃的现象,我个人是认为可喜的。不过对于目下一部的小品文我却感到了乏味,也可以说和自己的胃口不合。那便是一些软性的东西。我每次看到用小品文的形式写成的一个故事,恋爱的,鬼神的或是一篇游记,一段杂感什么的,总之是完全以情趣打动人的,我的心立刻便厌烦起来,并不是说作者的力量不到,不能引我入胜,反之,是他讲得太妙,太动听,然而它的妙处正是我不喜欢处。我的胃是北方的,不愿吃面条爱啃大锅饼。

小品文应该是寒光袭人匕首,小器物倒有个大用处。用它去剖解社会病症的时候,“单刀直入”来一个简截痛快。就是你描写的对象很简单,那不要紧,但你须注意一件事:这个对象必须是一个环,叫读者能发深思,能缘著它而扪到整个的现实。这样说吧,你写一篇杂感,写一个叫化子,或是写一个贵妇人,这都可以,只要叫人从你这一篇小文章里触发到远大处,而对于社会的光明和黑暗两面得到正确的认识。这也并不是说小品文不要技巧,技巧在表现充实的内容上才有更大的意义。

总起来说:对于小品文我个人的胃口是喜欢硬性泼辣的。

(1935年《小品文和漫画》)

注释本文提出富有个性的欣赏趣味,即喜“硬性”小品而厌“软性”小品。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anwen/suibixiaoping/7457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