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 - 《诗经·邶风》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妇女闺怨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经·邶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 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婚,如兄如弟。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婚,不我屑以。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为仇,既阻我德,贾用不售。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婚,以我御穷。有洸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谷风〕山谷吹来的大风。〔畿〕门槛 〔宴尔〕欢乐愉快。〔泾以渭浊〕清彻的泾水因浑浊的渭水的流入而被搅浑了。〔湜湜(shi)〕水清的样子。〔阅〕容身。〔慉(xu)〕喜悦。〔育恐〕生活恐慌。〔育鞫(ju)〕生活穷困。〔旨〕美味。〔蓄〕干菜。〔有洸有溃〕发怒的样子。〔肄〕劳苦的事。〔鞫(ji)〕爱恋。

《谷风》是写一个被丈夫遗弃的妇女的哀伤。

这位妇女自从结婚以后,一直是克勤克俭,和丈夫一心一意过日子。不仅如此,她还有“凡民有丧,匍匐救之”的美好品德。她遭到遗弃的原因是丈夫另有新欢。由于第三者的介入,促使这场家庭悲剧的产生,这当然值得我们同情。

这首诗的思想内容是深刻的,表现方法也是相当完美的。首先是成功地运用比兴手法。“采葑采菲,无以下体。”以采摘大头菜、萝卜要取其根部喻娶妻当以品德为主。“谁谓荼苦,其甘如荠。”以荼菜虽苦,但比起我来却如甜菜,暗喻自己的遭遇比苦菜还苦。“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则用借喻法,以视河的深浅而采取不同的渡河方法,来比喻这女子的善于持家。特别是“毋逝我梁,毋发我笱”两句,含意就更为深沉了。“梁”是拦水捕鱼的堰,“笱”是捕鱼的竹笼。梁两边堰水,中留一口,使水和鱼只能从此口流出,而承接它的是有门可开的笱。鱼进笱中,自然是能进不能出了。在《诗经》中,鱼是男女求偶和性爱的隐语,所以这两句说不要到河梁上去,不要打开我的鱼笱,此正隐喻失去爱情。以上大量采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为喻,恰切地表达这位弃妇的痛苦和愤慨的心情。

鲜明的对比也是这首诗取得成功的一个方面。就人物来说,一个是柔婉温顺,任劳任怨的痴心女,另一个却是“以阴以雨”,反恩为仇的负心汉;就今昔对比而言,过去是“德音莫违,及尔同死”的山盟海誓,现在是“宴尔新婚,不我屑以”的再娶场面。这些对比性的描写自然能激发起读者的愤慨和同情。

婉中有愤是女主人公的基本性格。她以絮絮叨叨的形式,如泣如诉地向读者倾泻内心的痛苦。“行道迟迟,中心有违”,说明她多么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而当被迫不得不离开时,“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薄情的丈夫竟然只送我到门口。她又以“泾以渭浊,湜湜其沚”表示对“第三者”闯入家庭的怨恨。她甚至对丈夫还抱有一丝幻想:“不念昔者,伊余来塈。”企望丈夫能念昔日的情意,回心转意。多么软弱,多么痴情,却又带着一些有限的愤怒。通过这些娓娓的倾诉,使我们感到女主人公的性格是多么丰富,多么鲜明。读者对她的同情,也就在这些充满血泪的倾诉中自然产生。

人间多少不平事。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出现过无数形形式式的悲剧。其中薄命女子负心汉的故事,常以哀婉凄恻的情节,吸引人们的注意。出现于二千五百年前的《谷风》可算是我国诗歌史上最早的以完美的艺术形式、浓郁的生活气息,表现弃妇血泪控诉的优秀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