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子》 - 清·贺双卿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妇女闺怨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清·贺双卿

谢邻女韩西馈食

喜初晴,晓霞西现,寒山烟外青浅。苔纹干处容香履,尖印紫泥犹软。人语乱。忙去倚柴扉,空负深深愿。相思一线。向新月搓圆,穿愁贯恨,珠泪总成串。

黄昏后,残热谁怜细喘。小窗风细如箭。春红秋白无情艳,一朵一侬难选。重见远。听说道伤心,已受殷勤饯。斜阳刺眼。休更望天涯,天涯只是,几片冷云展。

宋代女词人朱淑真,父母作主,嫁与一俗吏,夫妻之间没有感情,生活郁闷幽怨,写了很多抒发愁怀的诗词,赢得人们的赞赏。可清代女词人贺双卿的命运比朱淑真更悲惨。她是一位农家之女,所有的一点诗词修养,都是当私塾先生的舅舅教给她的。出嫁后,更不要谈什么爱情生活了,丈夫和婆婆要打就打,要骂就骂,要罚就罚。饥一顿,饿一顿,还要承担繁重的劳动。所留下的几首词,都是用石灰写在树叶上的。因此,她的词比起朱淑真的《断肠词》来,更令人同情和辛酸。

这首《摸鱼子》就是在贺双卿病后家人不给她饭吃,而好心的邻居给她送了一顿饭之后写的。上阕写的是清晨邻女韩西馈食未成。“喜初晴,晓霞西现,寒山烟外青浅”写的是早晨的景色。词人抬眼望去,天空刚刚放晴,西边的云朵被东升的旭日照射,显得五彩缤纷。而略带寒意的秋山在雾霭之外,显出浅浅的青色来,这样的景色本应能给人带来欢快、爽朗的情绪,作者也以“喜”字来领起。可处在被凌辱地位的女子哪还有心思再细致地去欣赏呢? 当她的目光落到近处时,只见小屋前面“苔纹干处容香履,尖印紫泥犹软”。经过一夜夜雨,屋檐下剩有极窄的“苔纹干处”,上面正好有女子尖尖的脚印,带着紫色的泥土,还是软软的呢! 这句用极含蓄的手法暗示邻女韩西的到来。也许她十分同情她的处境,知道她已饿了许久,偷偷地给她送些东西来。可这时门外“人语乱”,人声嘈杂。丈夫和婆婆是不愿意自己和外人接触的,更不要说私自接受外人的馈赠了。因此,当词人明白了这外面发生的一切时,只能是“忙去倚柴扉”。天哪!为什么自己的命是如此的苦呢?韩西馈食无成,女词人觉得是多么地对不起她啊,“空负深深愿”,白白辜负了她一片好心! 她靠在柴门背后,想着自己的女友,觉得这一线相思,如果对着新月搓圆,把自己的愁和恨穿起来的话,那愁与恨的泪珠啊,是成串成串的呀!

下阕写韩西黄昏后和她相见的情状。“黄昏后,残热谁怜细喘”。双卿患有疟疾,黄昏后热稍退,而身体还很虚弱,正在细细地喘息。家里是没有人可怜她的,所以说是“谁怜”。一个发热刚退的病人,是经不起风吹的,所以小窗里一阵阵细风吹来,她都觉得如箭穿心,痛苦万分。窗外,花朵“春红秋白”,受到大自然的滋养而盛开,丝毫也不来同情我们受欺压的女词人,所以说是“无情”。其实,花朵只要受到阳光的雨露,都会娇艳地开放,责怪它“无情”,似乎“无理”,但从一个带有主观感情的词人眼中看去,又是非常“合情”的。她想挑一朵给韩西,挑一朵留自己,可不知挑什么好,所以说是“一朵一侬(侬,这里作“人”解)难选”。这时,她们俩在远处重又相见了。韩西听着双卿诉说自己的不幸,而双卿也接受了韩西带有殷勤情意的食品了。只有自己的女友,同情自己的处境,在困难时给了她安慰和同情,她也有了偷偷地哭诉的地方。这时她抬头望天,“斜阳刺眼”。一个病后的女子连黄昏斜阳的照射都经受不起,可见病弱到了何等程度!当女友安慰她“往远处想想吧,也许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时,她说:“休更望天涯,天涯只是,几片冷云展。”她觉得前途暗淡。天涯远处,只有几片冷云,暗示着更大的恶势力正在向自己压来,将这弱女子吞噬。她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才说出这样的话来。读到这里,我们能不为之感慨涕下?能不为之气愤不平?

词写得清浅明白。没有典雅的语言,也没有搬弄典故,一切都是白描。然而这浸透着血和泪的控诉,是多么震憾人心啊!这确确实实出自一位农妇的手笔。如果她能象李清照、朱淑真那样受过较高的文化修养的熏陶的话,那么她的文学成就,她的艺术工力,是肯定不会在她们之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