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御爱山》 - 宋·赵抃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历代哲理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赵抃

岷峨西列华排东,余纵峥嵘敢竞雄。

不是当年经御爱,此山还与众山同。

赵抃这首诗和他的《赏春亭》同一主题,只是两诗的视角不同,表达方式不同罢了。《赏春亭》以“乱山穷处亦花开”,使之“始信春恩不私物”,大自然对一切都是平等的,“下者未必愚”,而此诗则以“此山还与众山同”,说明“上者未必贤”。

“上者未必贤”符合事实,可是社会上却往往误以为上者一定贤,“下者”尊“上者”为贤,“上者”也自以为是贤,而实际上和常人还是一样的。诗人将此理寓于“御爱山”,颇具说服力。

“岷峨西列华排东”,岷山、峨眉山列于西部,华山排在东方。这些山都是曾因历代帝王巡游时予以吟咏过的,声名鹊起,俨然山中佼佼者。“余纵峥嵘敢竞雄”,其余的山纵然也很突兀峥嵘,岂敢与它们争雄。论其峥嵘,是可与之争雄,但因它们受到“御爱”,也就不敢了。一经“御爱”,此山就不同于他山,其实此山还与众山同。可见受“御爱”者并非有多少高出他山处。对山来说是如此,对人来说,又何尝不如此。跻身朝廷者,与众人并没有多少不同,而身分却显赫,权重势大。这就使在野之人虽贤而不被尊,有才而不为重。赵抃在《赏春亭》中偏重于“春恩不私物”,而此诗讲“御爱”,显然说帝恩“私人”,偏爱于谁谁就得势,得势的并非都是贤才,因而此诗的立意更为显豁,批判的锋芒更为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