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舟师相语》 - 清·高珩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历代哲理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清]高珩

 

天风争顺逆,人事有参差。

昨我停舟处,知君得意时。

 

高珩(1612—1697),字葱佩,晚号紫霞道人,山东淄川人。明代崇祯进士,入清,官至刑侍郎。工于诗,体近元白,有《栖云阁集》。

这首诗意在说明事物变化多端,客观上天风有顺有逆,主观上人事有好有歹,而人和客观环境的关系,又视具体情况而定好与坏、是与非。以撑船人的对话表现之,既具体形象又生动亲切。

天风的顺和逆,是以人的前进方向而定的。东行者以西风为顺,视东风为逆,反之则以东风为顺,视西风为逆。对于同一风向,东行者与西行者感受相反,对于同一个人,对不同行向时的风感也有别。李德远有《东西船行》:“东船得风帆席高,千里瞬息轻鸿毛。西船见笑苦迟钝,流汗撑折百张篙。明日风翻波浪异,西笑东船却如此。东西相笑无已时,我但行藏任天理。”这是写相反方向的东西船,顺风和逆风者的一苦一乐。袁枚的《舟中作三韵诗四首》其一曰:“昨日逆风打船头,舟人背缆如背牛。今日顺风送船尾,布帆一日行千里。昨日非拙今非贤,舱中有人笑向天。”这是写风向变了对人的影响。

高珩这首诗虽寓含人事有参差的深刻哲理,可是却以“舟师”语出之,“昨我停舟处,知君得意时”,我因逆风而停舟,你借顺风而疾驶,因而一沮丧一得意。这切合舟子生活和心情,充满生活气息,

“天风争顺逆,人事有参差。”说明客观处境不可能一帆风顺,人生道路也不可能一马平川,人一定要正确对待,从而不因顺畅而麻庳大意,也不因受挫而消极气馁,那就能保持坚定的信念,以顽强的毅力,前行不懈,达到预期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