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鲥鱼》 - 明·何景明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鸟兽虫鱼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明·何景明

五月鲥鱼已至燕, 荔枝卢橘未能先。

赐鲜遍及中珰第, 荐熟谁开寝庙筵。

白日风尘驰驿骑, 炎天冰雪护江船。

银鳞细骨堪怜汝, 玉筋金盘敢望传。

〔卢橘〕《文选》注为枇杷,《本草纲目》注为金橘,此处当指前者。唐代玄宗曾命涪州进贡荔枝,德宗命山南进贡枇把。鲥鱼与荔枝、枇杷并举,均指远方贡入的土产。〔中珰〕宦官。宦者因执事宫中,又谓中人,中官。珰,冠饰。〔荐熟〕无牲而祭日荐。〔寝庙〕宗庙。〔传〕颁赐。

就题目看,这是一首咏物诗。不过,诗人却没有对所咏之物作任何描画。因而,与其说是咏物,不如说是以物讽世更能得其本质。

唐朝中叶大诗人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中有这么一绝:“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杜牧之意在讽刺玄宗皇帝的骄淫,读何景明这首诗,便可觉出与小杜此诗有不少相似之处。

诗首联便是对杜牧诗的进一步发展。玄宗时进贡荔枝可谓快矣,但与明朝的进贡鲥鱼相比,又略逊一筹。鲥鱼进入江河,时在春初,五月份宫中已能尝到鲥鱼,速度自是惊人。诗人将它与唐时的进贡荔枝、卢橘作比,极为深刻。千古以来统治阶级的“进步”,只能是生活更加腐朽,对人民的剥削更为残酷,这是何等深邃的发现!

颔联有陈述有发问。鲥鱼贡入京城,不仅是皇帝享用,还有宫中宦官。“赐鲜遍及中珰第”对朝廷的讽刺很为尖锐。朝廷赐鲜,不是文武栋梁,而是宫中佣人。为进贡鲥鱼,百姓付出了多少汗水,贡入宫中,享受的却是败坏朝纲的中珰。诗人无以忍受,不禁发问:是谁开了那宗庙的筵席,去耗尽民脂民膏?

颈联写鲥鱼入京的经过。白日里尘土纷扬,驿马奔驰,且不管炎暑抑或酷寒,又有江船不断,直奔京城,贡上了无尽的金银财富,更有时鲜的鲥鱼。而隐蔽在这后面的,岂不是下层官吏对百姓的敲骨吸髓,严酷盘剥?

尾联诗人以推比手法加以联想。诗人认为这些可怜的银鳞细骨,哪里又敢奢望得到朝廷玉筋金盘的颁赐宠爱?它们的入宫,也是迫不得已。

这首诗在写法上明白如话,自然通畅,其含蕴又极为丰富深刻。显见出诗人继承了古代讽喻诗的精神传统,系“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绝非“为文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