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

2019-05-23 可可诗词网-咏花诗词 https://www.kekeshici.com

        

罗隐


        吴王醉处十余里,照野拂衣今正繁。
        经雨不随山鸟散,倚风疑共路人言。
        愁怜粉艳飘歌席,静爱寒香扑酒罇。
        寄欲所思无好信,为君惆怅又黄昏。


        古往今来,诗词歌赋中以梅为题者最多。综观之,其所咏之梅不是“疏影横斜”、“纤影上窗纱”,就是“一枝”、“一树”或“几树芳”,象罗隐这样以偌大一片梅园为吟咏对象的咏梅诗,实不多见。
        “吴王醉处十余里,照野拂衣今正繁。”这方圆十余里的梅园,应是指杭州孤山的梅林。相传姑苏台上筑有春宵宫,吴王与宫嫔常在春宵宫中彻夜饮酒,故诗文中常因此用吴王醉处代指苏州或吴地。苏州、杭州古时均为吴地,杭州孤山梅林在唐朝就久负盛名,“吴王醉处十余里”之梅正是指西湖孤山之梅。“醉”字用得十分巧妙,不仅客观地道出了梅林的处所,而且也蕴含着诗人的主观情感,繁盛的十里梅园,映明了山野,暗香四处浮动,梅枝百态千姿,诗人不禁陶醉在一片梅海之中。
        “经雨不随山鸟散,倚风疑共路人言。”这两句传神地写出了梅花的品格。山间初春的风雨,料峭凄寒。山鸟经受不住这种寒冷,哄飞着去寻找避雨的窠穴。梅花却不畏寒冷,始终如一地挺立着,经受着山雨的洗礼。“不随”二字形象地描绘出梅花在山雨中傲然挺立的雄姿。一阵寒风从枝隙间刮过,沙沙作响,梅花依然神情自若,好象是在同寒风亲切细语。在这里,作者运用了衬托和拟人的手法,用山鸟的哄散衬托梅的坚毅品格,用“倚风”、“言”,活现了梅花的容姿,这容姿与那庭院的“疏影”、“横枝”相比,又别有一番情韵。
        “愁怜粉艳飘歌席,静爱寒香扑酒罇。”紧承三、四句,将散发着寒香的梅花同浓艳的桃李相比,坦露了诗人自己的情怀。桃李粉艳盛极一时,取媚于歌舞席上,欣赏者也大有人在,诗人对此感到深深的忧虑和惋惜。忧虑惋惜实非羡慕,诗人所慕仰的是节操凝重、清淡寒香的山梅。啊字同“飘歌席”相对,写出了诗人所遭受的冷落及不为其所动的操节,“寒香”“扑”酒罇,道出了诗人与“寒香”的气味投合,是诗人品格的写照。咏物诗多有作者感情的寄托,这首也不例外。罗隐早年就有匡时济世的抱负,“恃才傲物,尤为公卿所恶”(《五代史补》),故十试不第。但他仍不肯趋炎附势,苟合于时。“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风尘”,寒梅的傲寒不屈,不争春献媚的高尚品格,正是诗人感情、品格的寄托,也是这首咏梅诗的主旨所在。
        “寄欲所思无好信,为君惆怅又黄昏。”这二句是说,想把我的感受告之给那些殊途之人,遗憾的是没有信使传递,在为“飘歌席”的担忧之中渡过了又一个黄昏。“惆怅”与五、六的“愁怜”相对应,写出了诗人对这种情形的担忧。在这种担忧之中,也暗示出诗人自己品行的坚定。
        这是一首咏物言志诗。诗人以独特的构思,将所见所感挥挥洒洒,次第叙来。在衬托、拟人笔法的运用和形象的描绘之中,展现了梅的雄姿和品格,抒发了诗人的情怀。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