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词》 - 宋棠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怨诗趣诗怪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棠

行不得也哥哥。入水蛟龙恶,入山狼虎多。蛟龙恶,尚可拿;狼虎多,尚可罗。人情日反复,世路生风波,行不得也哥哥。

鹧鸪的鸣声与”行不得也哥哥”相似,因此多借此敷写成闺中女子对丈夫或少女对情人的叮咛,表示路途艰险、人心叵测之意。

宋棠的这首鹧鸪词,先劝“哥哥”行不得,是因了蛟龙恶、狼虎多。这已经使人视为畏途了。可是宕开一笔,反说蛟龙恶尚可拿,狼虎多尚可罗,从而突出了人情反复、世路风波比蛟龙、狼虎还要可怕。这首诗以“行不得”为枢纽,表现了对行人的关切,也表现了对世情的愤慨。

鹧鸪的鸣声犹如“行不得也哥哥”,诗人多以“行路难”予以比附。如任士林诗:“行不得也哥哥。未曙登程日已蹉,腹饥足趼可奈何,前山雨暗豺虎多。”这是讲道路艰难。钱琦诗:“行不得也哥哥。山有网罗,水有风波,路茫茫,如之何!”车林诗:“行不得也哥哥。天荆满,地棘多,含沙鬼蜮伺人过,奈若何!”这些都和宋棠诗的立意差不多。

世情薄,人心恶。这是封建社会中士人的普遍感受。古代也不乏直接叙写翻手如云覆手雨、明里一把火暗中…把刀的险恶人情,可是借鹧鸪的口吻述说,禽通人情,禽明世情,也便兴味盎然了。这种诗的立意并不怪,只是由于构思怪异,也就增加了趣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