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遇雨》 - 清·梁启超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壮志豪情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清·梁启超

一雨纵横亘二洲, 浪淘天地入东流;

却余人物淘难尽, 又挟风雷作远游

〔二洲〕指亚洲、美洲。太平洋东接美洲,西接亚洲。作者在太平洋舟中,弥望雨雾迷茫,无边无际,所以说一雨亘二洲。〔却余〕这句是反用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说自己是戊戍政变后的劫余人物。〔风雷〕龚自珍《己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原指震撼大地的急风惊雷,这里作者隐喻自己具有改良社会之志。

人走路是把自己交给土地:地陷人亡;人坐船是把自己交给了海洋中的一叶浮萍,随时都会被水吞没。若偏逢骤雨,而且是足以“亘二洲”的大雨,那人不能主宰自己的漂泊感、孤立无援的恐惧感会比平常强烈十倍。然而,这是凡夫俗子的心境。

在雄夫志士眼中,它又是一番境界,它非但没有可怖的色彩,却陡然增添了几分壮阔与雄浑,使二洲相联这一地理事实,变成了一种人生境界的表达,使“浪淘天地入东流”这一惯见现象成为一种历史陈述。这不是在写景,而是在总结刚刚过去的一段政治风浪。这个总结是伟丈夫的总结,它激昂豪迈有凛凛雄风,视野之开阔,心力之沉雄,犹如太平洋的无边无际。

天地之间不是只有茫茫大水,还有劫后余生、卓然特立的诗人,风流人物是难淘尽的,因为历史不会终了,事业不会终止,“兵魂”没有销尽,“国魂”也没有“空”(反用梁的“兵魂销尽国魂空”句意)。君不见,在天宇茫茫之中,美亚二洲之间,还有一颗灵魂,作着历史的新的“远游”,不再是忧君去国的屈子式的远游,而是“挟风雷”的改良志士的不屈不挠地踏上新的征途。

这是一份难得的被追捕的案犯的自白书。难得就难得在他九死不悔,壮心不泯,劫后犹有干云之气。这倒不是“转败为胜”的精神胜利,因为不是事实上屈服后的文饰、龟缩之后的胜利幻想。他是没有蹈火饮刃,没有象谭嗣同那样要“自嗣同始”的为变法而流血,但此刻的梁启超还是个战士,还有选择战斗的“超人”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