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二首(其二)》 - 宋·陆游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壮志豪情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陆游

僵卧孤村不自哀, 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秋风入梦来。

本诗写于1192年农历十一月,诗人六十八岁。在他六十四岁时,官拜军器少监,由于他一再上书建议备战、励治,竟再次被免职,从此一直隐居山阴。尽管诗人深味“薄似纱”的世态人情,而他却并未就此消沉下去,仍然以伏骥老马自喻,时刻不忘驰骋疆场,杀敌报国,喊出“白头书生未可轻,不死令君看太平”这一震撼山河的时代最强音。适值风雨大作,这种奋人心、破敌胆的豪情壮志,再次流露笔端,赋成这首小诗。

首句运用衬托的手法,表现了诗人报国忘身的高尚品质。遭贬后,诗人老迈多病,疲弱不堪,故曰“僵卧”。加上卧的又是“孤村”,愈显悲凉寂寞。在这种境遇中,诗人的态度是“不自哀”,什么原因呢?“尚思为国戍轮台”。“轮台”西域地名,这里泛指北部边疆。一个“思”字和一个“戍”字,就把诗人报国忘身的高尚品质表现出来,诗人的高大形象也随之跃然纸上。

第三句紧扣标题,描写雨夜情景:夜深了,狂风呼啸犹如万马奔腾,急雨敲窗恰似战鼓咚咚。“僵卧”床上的诗人倾听着自然界奏出的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更加激起了报效祖国的万丈豪情;当诗人迟迟入睡的时候,那大散关的秋风铁马,那冰雪覆盖的祖国北疆的壮丽风光,那抗金志士的勃勃英姿,就一起涌入梦境。“一闻战鼓意气生,犹能为国平燕赵。”诗人的报国之情已经升华到梦寐以求的境界。诗句豪迈,意境壮阔,气势恢宏,充满浪漫主义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