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州歌头》 - 宋·贺铸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壮志豪情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贺铸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间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五都〕汉代在首都长安以外的五个大都市,即洛阳、邯郸、临菑、宛、成都。这里借指宋代的大都市。〔肝胆洞〕洞,明澈可见。形容待人真诚,肝胆相照。〔翘雄〕特出的英雄之材。〔轻盖〕指轻车。〔飞鞚〕指快马。〔春色浮寒瓮〕酒坛子里呈现一片春色,芳香扑鼻。〔吸海垂虹〕形容酒量之大,用了杜甫《饮中八仙歌》中“饮如长鲸吸百川”和刘敬叔《异苑》中“虹饮其釜澳,须臾嗡响便竭”的典故。〔丹凤〕唐代长安有丹凤门,此借指北宋都城汴京。〔冗从〕闲散的随从官员。〔怀倥偬〕心里焦急不安。〔落尘笼〕比喻落入尘网,为俗事所束缚。〔簿书丛〕指陷入文牍堆中。〔鹖弁〕插有鹖鸟羽毛的武士冠,代指武官。〔渔阳弄〕即渔阳参,鼓曲名。此处化用白居易《长恨歌》中“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的诗句,指宋朝受到北方外族侵扰。〔思悲翁〕汉代乐府《铙歌》中有《思悲翁》曲。这里取其字面,指思念有忧国之心的老成之士。〔天骄种〕即指少数民族,因匈奴人自称“天之骄子”。〔七弦桐〕七弦琴。〔目送归鸿〕以上两句语出嵇康《赠秀才入军》诗:“目送征鸿,手挥五弦。”

在传统的“婉约词”中,多的是儿女之情,而少的是男子之气;多的是阴柔之美,而少的是阳刚之美。但贺铸这首《六州歌头》,却一扫前代婉约词的柔靡之态,为我们展现了“碧海鲸鱼”式的豪放刚健词风,端的是苏轼“大江东去”词后的又一杰作。

贺铸其人,青少年时“侠气盖一座,驰马走狗,饮酒如长鲸”(程俱《贺方回诗序》),极是一位有抱负、有志气、有血性的“男子汉”。可是,这样的一位英才,却偏偏命运多乖,只能长期屈居下僚,郁闷不得志。此种矛盾,便激发了他对自己身世以及国家大事(这里主要是指北宋所遭受的外族入侵)的无限愤慨之情。而《六州歌头》一词,又是一个擅长于抒发慷慨之情的词调,据称它“音调悲壮”、“闻其歌使人怅慨,良不与艳词同科”(程大昌《演繁露》)。所以贺铸选择它来表现他的少年侠气与中年后的“请缨无门”之悲,正是“恰到好处”地达到了情与声、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全词共三十九句,其中二十二句为三言句,最长也不过五言。共有三十四句押韵,又以东、董、冻平上去三声通叶,字句短,韵位密,字声洪亮。一读之下,顿觉繁音促节,犹如千军齐发,万马争鸣,确有“鼓吹曲”(《六州歌头》本为“鼓吹曲”)的“军乐”味道。这与作者抒发的伉爽激昂之情,正有“表里相副”之妙。这是我们读后的第一个印象。

其次,本词在写法上又采取了强烈的“对比”手法,使人读后不能不产生“英雄失路、托足无门”的深痛悲愤。词的上片先描绘了少年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豪情与壮慨:看他“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看他“轰饮酒垆”“吸海垂虹”,看他“呼鹰嗾犬”、扫空狡穴,这正是何等的“飞扬跋扈”、龙腾虎掷?但是从“似黄粱梦”开始,词的下片就转入了中年以后的生活画面:自己是“官冗从”、“落尘笼”,而国事则是“笳鼓动,渔阳弄”;面对此情此景,词人虽欲“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可现实却又偏不允许他奋发立功(故又于“请长缨”前加以“不”字),无奈之下只得空让匣中的宝剑吼发出愤怒的悲音。读到这里再与上片对照,则读者必然会与词人一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据考证,本词与抗夏(西夏)时势有关,时在哲宗元祐年间。其时西夏猖獗,屡犯宋境,可朝中的当权者们非但不肯抗击,反而采取屈辱姿态。这就难怪贺铸这位有着侠骨热血的“奇男子”要发出如同“剑吼西风”一样的愤慨悲凉之音了。从艺术方面来看,它也写得绘声绘色,神完气足,确是一篇具有很强“力度”的刚健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