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胜宅秋暮雨中探韵同作1

2018-09-29 可可诗词网-诗词释评 https://www.kekeshici.com

同人永日自相将,深竹闲园偶辟疆。已被秋风教忆鲙更闻寒雨劝飞觞(兴调绝佳)。归心莫问三江水,旅服徒沾九日霜。醉里欲寻骑马路,萧条几处有垂杨。

季直五言高格司匹懿孙,非戎昱诸人所及。

【校记】

1.胜,《全唐诗》一作“瑛”。

【注释】

[陆胜] 不详。

[同人] 志同道合的朋友。唐陈子昂《偶遇巴西姜主簿序》:“逢太平之化,寄当年之欢,同人在焉,而我何叹?”

[辟疆] 即“辟疆园”的省称。晋顾辟疆的名园,唐时尚存。园址在今江苏省吴县。陆鸿渐《玩月》:“辟强旧林阆,怪石纷相向。”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卷下:“顾辟疆园,王献之入会稽,经吴门,先不识主人,值辟疆方集宾友酣燕园中,而献之游历既毕,指麾好恶,傍若无人。辟疆勃然曰:‘不足齿之伧尔。’使驱其左右出门,献之独坐舆上,展转顾望,而仆从不至,遂移时。盖献之之肆,辟疆之隘也。辟疆园,唐时犹在。顾况尝假以居,郡守赠诗云:‘辟疆东晋日,竹树有名园。年代更多主,池塘复裔孙。’今莫知其所。”

[忆鲙] 《晋书》卷九二《张翰传》:“张翰,字季鹰,吴郡吴人也……翰有清才,善属文,而纵任不拘,时人号为江东步兵……翰谓同郡顾荣曰:‘天下纷纷,祸难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难。吾本山林间人,无望于时。子善以明防前,以智虑后。’荣执其手,怆然曰:‘吾亦与子采南山蕨,饮三江水耳。’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羮、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飞觞] 举杯或行觞。《文选·左思〈吴都赋〉》:“里燕巷饮,飞觞举白。”刘良注:“行觞疾如飞也。大白,杯名,有犯令者举而罚之。”唐刘宪《夜宴安乐公主新宅》:“层轩洞户旦新披,度曲飞觞夜不疲。”韦应物《饯雍聿之潞州谒李中丞》:“丝竹促飞觞,夜燕达晨星。”

[三江] 泛指长江中下游。古时大江流过彭蠡之后,分三道入海,故称三江。王勃《秋日登江府滕王阁饯别序》:“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九日霜] 深秋之霜露。

【评论】

《中兴间气集·张南史》:张君奕棋者,中岁感激,苦节学文,数载间,稍入诗境。如“已被秋风教忆鲙,更闻寒雨劝飞觞”,可谓物理俱美,情致兼深。

《重订唐诗别裁集》卷一四:言归心乍动,然闻雨中飞觞,则仍且淹留矣。下承上作转语。

王尧衢《古唐诗合解笺注》卷一○:“同人”,集同调之友。“永日”,当永长之日。“自相将”,相与共为游戏也。“深竹闲园”,见竹深之处而入闲园。“偶辟疆”,以避疆园比陆胜宅,亦偶然至此耳。王子敬闻顾辟疆有名园,不识主人,径往其家游历而已。“已被秋风教忆鲙”,言我被秋风所迫,忽有故乡鲈鲙之想,是秋风教之也。吴张翰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菰菜羹鲈鱼鲙,曰:“人生贵适志耳。”遂命驾归。今以张翰自比,时适当秋耳。“更闻寒雨劝飞觞”,时适寒雨而闻同人有飞觞之事,遂不觉于此淹留竟日,只因雨阻不得便行,是雨劝飞觞也。“归心莫问三江水”,前因忆鲙思归,今转一语云:归期既不可必,且莫问三江之水可耳。三江,在吴地。吴顾荣谓张翰曰:“吾亦与子采南山蕨,饮三江水耳。”“旅服从沾九月霜”,既不能归,则旅服上常沾九月之霜,亦任之而已。从,任也。“醉里”,此从劝飞觞来。“欲寻骑马路”,以醉之故,所以寻路也。“萧条”,秋柳凋落。“是处”,犹言处处。“有垂杨”,满目垂杨,归途何处?醉后遂不觉兴尽矣。○前解写同人游园,后解因误归期而自伤其旅思也。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