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露蒂和大法官 [阿拉伯]佚名

2018-11-01 可可诗词网-外国神话故事 https://www.kekeshici.com

【作品提要】

莫索尔的王子法特拉那赫在拜访巴格达城的哈里发途中遭到抢劫,逃出匪营后,他来到巴格达城,得到商人亚狄班尼之女森露蒂的帮助,并爱上了她。然而,法特拉那赫却被当作盗贼带到大法官面前受审。大法官为了得到亚狄班尼的财产曾多次向森露蒂求婚,遭到拒绝后恼羞成怒,设计使森露蒂嫁给了从街上抓来的贫穷囚犯——而实际上是莫索尔的王子法特拉那赫。事情真相大白后,森露蒂十分气愤,她不动声色地利用自己的美貌和智慧以及法官的愚蠢与好色,将补鞋匠家的猴子嫁给了大法官,使大法官受到应有的惩罚。

【作品选录】

不久,法特拉那赫闻到新烤好的面包香味。他随着香味往前走,站在一间很好的房子前,诱人的香味就是从房子一面打开的窗户里透出来的。

往窗内一望,法特拉那赫看见屋里有一个年纪很轻,容貌美丽非常的姑娘正在忙着切一个又热又脆的金棕色的面包。她偶尔抬起头来,看到了那站在窗外的衣不蔽体的陌生人,从他的目光看得出十分饥饿,就赶快切下一片很厚的面包,从窗口递出来给法特拉那赫。只有这时她才把面纱遮上,她带着请他接受的表情望了他一眼。

王子这时因自己像个叫化子一样,面对一个陌生姑娘,感到十分难为情,竟不敢去接那片面包,加上她的美貌和慈祥的神情,使他那么感动,竟讲不出一句话来。

“你拿去吃吧!安拉保佑你!”那美貌的姑娘反过来求他。

王子接过了面包,她友好地点了点头,就把窗关上。法特拉那赫像着了迷似的,一直望着那姑娘,直到肚子咕咕响,才使他回到现实来。

当他填饱了肚子,觉得好受多了,就打量四周的环境,原来他站在一个小小的广场里,在广场另一面有几个人聚在一起,从他们的鬼鬼祟祟的表情,王子一眼就看出他们不是好惹的。不过,总得向人打听一下。他走过去,指着那姑娘烤面包的房子,问他们当中的一个:

“这房子是谁的?”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答道:“是有钱人亚狄班尼的。”

“那个在窗内的漂亮姑娘是谁?”

“哦,那是他的独生女森露蒂,不过陌生人你又是谁?”

“我只不过是个穷过客罢了。”法特拉那赫觉得还是不要表露自己身份为妙。

“那你到巴格达来干什么?”那人追问。

“我希望来找个工作谋生。”王子说。

“嘻,快来看看这个家伙!”那年轻人向他的同伴喊道,“他想找活干谋生呢!”他们围上来,哈哈大笑不止。

“我不明白有什么好笑,”法特拉那赫说,“我不干活哪来饭吃?”

“你听我说!”那群人中的一个叫道,“我们就跟你一样是穷光蛋!”他意味深长地把口袋翻了出来,里面空空如也,“你看到啦!连一个铜子儿也没有啊!不过我们可不等善心人施舍救济,也懒得花时间去干活!我们需要什么就去白拿!”

“那么,你们都是贼了?”王子吓得倒退了一步。

“嗯,如果你要这样讲亦无不可,不错,我们都是贼,杀人放火,能拿我们怎样!”那粗汉大笑起来,接着他还补充道:“比方今天一等天黑,我们就去打劫亚狄班尼家,从地窖一直抄到阁楼,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参加一份,像你这样健壮的人我们欢迎你参加。”

王子连忙后退,他不想惹这是非。他向四周望望,看怎样才能摆脱这群盗贼,可是已经太迟了,他们早已从四周包围,根本无法逃走。突然,只听见一声喇叭,一群武装的军人走进广场,他们是大法官的手下,将这群盗贼一个接一个抓住捆起,他们连法特拉那赫也抓了起来。他再三申说自己是无辜的,但亦无用,俗语说:“一起被捕,一起吊问。”既然一块抓到,也就一起带走。于是王子和盗贼一起,被带去由大法官审判了。

大法官是个老人,他坐在坐垫上,望了这群囚犯一眼,问道:“嗯,你们这些死囚,你们奇怪我怎么能打听出你们的奸谋吗?哈哈!我手下的人并不是白吃饭的蠢材,我们早已将你们打算干的事,打听得一清二楚啦!”

那群盗贼一个接一个受审,他们尽在诡辩,但仍旧一个接一个被判鞭笞、打脚板和关进牢里去。

最后轮到法特拉那赫受审,他告诉大法官他刚到达巴格达还不到一个钟头,完全是偶然在街上碰到这群盗贼,但他不肯讲出自己的真正身份。

大法官向他狂叫道:“那么你在亚狄班尼家外面游来逛去干什么?”

王子答道:“他的女儿给了我一片面包,因为森露蒂是那样漂亮,我也记不起在窗口站了有多久呢。”

提到森露蒂似乎使法官感到惊奇,他长久地瞪视着王子的眼睛,然后小心地问道:“你说什么来着?你说森露蒂美得使你入了迷吗?”

“一点不错,我正是这样说的。”

法官听了这话,久久不出声,一边捋着胡子,他那老皱的脸显得更难看了。最后他突然问道:“你很喜欢森露蒂,你愿娶她为妻吗?”

王子为之愕然,这问的是什么意思?他想了想,然后答道:“森露蒂既貌美如花又心地慈祥,为什么我不愿意娶她为妻?不过我只怕没有这福份罢了。”

“好!”法官揉着双手说,“就那么办,做好准备明天结婚!”

也不等愕然的法特拉那赫答允,法官就对一个仆从打了个手势,把这犯人交给他带走。

他命令道:“带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去浴室,等他洗完澡,给他穿上最好的长袍,丝绸的裤子,还穿上我最好的那件外套。同时给他吃喝,我们要他吃得饱饱的,精神充沛,好做新郎!”

法特拉那赫一路被带走,一路还回过头来问法官这是什么意思,但法官不回答,而那个领他走的奴仆又是个哑巴,一问三不答,只会摇头。

于是,王子惘然,只好由得他们安排,到浴室洗了个澡,穿上好衣服,大吃大喝一顿,就算执行法官的命令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法官是个贪婪势利的小人,曾三次要求讨森露蒂为妻,但被亚狄班尼拒绝了。事实上法官并未见过森露蒂,只是听说她很美,他想娶她的根本原因,倒是因为亚狄班尼十分有钱,这财产引诱着他,可是他的要求一再被拒绝,因而恼羞成怒,发誓要报复,现在他要利用法特拉那赫作为报复的工具。

就在王子做好准备的同时,法官派了一个人去找亚狄班尼,带口信说有要事立即见他。于是亚狄班尼带了两个提灯笼的仆人,赶来见法官。

他问道:“半夜三更你叫我来干吗?”

虚伪的法官装出一副友好的笑容说道:“我亲爱的亚狄班尼大爷,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好消息就是再晚也不在乎的!”

“祝你平安吧,这是什么好消息。”

“我要求谈谈森露蒂的婚事。”法官答道。

亚狄班尼的脸色顿时暗淡无光,就是在灯笼摇曳的光亮中,也可以看得出额头上的血脉突了起来。

“我不是已经三次告诉过你,我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吗?你对她来说太老啦!”

法官说:“让我把话讲完嘛,我不是要谈我娶你女儿这回事,是为一个从远方来的王子向她求婚,亚狄班尼,你想想看,是一个真正的王子想娶你女儿为妻啊!”

法官自以为自己在骗人,事实上他的谎言同事实竟然一致呢。

亚狄班尼听了法官这话,为之愕然,他生气地说:“你是拿我来开玩笑吗?”

“不!不!”法官向他保证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我真的是为一个王子向你提亲呢,他是巴士拉苏丹阿卜杜尔·卡塞姆的独生子,现在正在我家作客,他是化了装到我们这城市,碰巧见到了你的女儿,你女儿以为他是叫化子,还把面包给了他,现在王子一心只念着她又美貌,心地又好,就决心要娶她作妻子,跟她共享富贵,我的朋友,你还犹疑不决吗?”

“你真的不是跟我开玩笑?”亚狄班尼怀疑地问道。

诡诈的法官说:“你这算什么意思!不过要是你怀疑我的话,那就让王子亲自跟你说好了。”

说着,他就把亚狄班尼带到法特拉那赫的房间去。

看见王子穿着华丽,仪表堂堂,亚狄班尼连忙用手触摸自己的额头、口和心,然后弯腰行礼,他深为感动地说:“王子殿下,我就是森露蒂的父亲亚狄班尼,愿意为你效劳!”

法特拉那赫看着他,也觉得十分惊奇,因为他对谁也没有表明过自己的真正身份,为什么这个巴格达的殷商竟然知道他是王子呢?

他问道:“你为什么称我为王子呢?”

亚狄班尼答道:“尊贵的殿下,难道我能不这样称呼您吗?您是伟大苏丹的儿子,是王位的继承人嘛!”

法特拉那赫觉得有趣,他也不知道法官讲了他什么话,他心想反正这殷商也猜得不错,于是就说:“很好,我正是你所说的那样,我也不必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

“谢谢殿下如此信任我,把这秘密向我揭示出来,”亚狄班尼说,“法官大人告诉我,你想娶我的女儿,可有此事?”

“我十分乐意这样做,”王子说,“未知你肯否答应?”

“答应?”亚狄班尼叫道,“我真求之不得,能有您使寒舍生辉,真是感谢天恩宠照啊!”

当他们谈话时,诡计多端的法官一直在用袖子掩住口在笑,他以为那个身无分文的穷叫化子也真会装模作样,而且扮演得惟妙惟肖。

法官说:“我真高兴你们两个这么快就谈妥,又何必再拖延婚期?我们就明天举行婚礼仪式!你们同意吗?”

“这有何不可?”亚狄班尼答道。

至于法特拉那赫,嗯,他是双手赞成的!

于是,第二天一早,亚狄班尼的家人就走遍全城,将婚礼的消息传播开来,按当地的习俗,在当天中午,阿訇为这对年轻的新人成了婚,巴格达上流社会的人都拥聚在亚狄班尼张灯结彩的家中。

法官并未在宾客之中,人们亦没有注意到他没有到场,不过当这家主人忙着接待宾客之际,大门打开了,法官的奴仆手中提着一包破烂衣服,走进大厅。他拿着这包东西一直走到新郎跟前,把它举起来,大声喊叫:“我的主人大法官派我来叫你把这些破烂衣服穿上,把他借给你扮演这角色的衣袍脱下来还他!”

所有宾客都惊讶万分,登时鸦雀无声,森露蒂倚着法特拉那赫,快要站不稳了,而他则脸色涨红,直红到发根。

“这是什么意思?”亚狄班尼粗鲁地喝问道。

那奴仆说:“只有这个家伙,也就是你女儿嫁的那个人,相信他是个王子,其实他并非王子,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叫化子,他昨天跟盗贼一起在你家门前被抓到的!他只是个囚犯罢了!”

“这不可能的!”亚狄班尼大叫起来。

但那奴仆也不多讲,把破烂衣服扔在地上,就昂然离开了婚宴,所有宾客都以疑惑的目光看着新郎。

“他说的是真话。”法特拉那赫说。

“那么你是说,你并不是巴士拉苏丹阿卜杜尔·卡塞姆的儿子?”亚狄班尼声音哆嗦地问。

“你怎么这样想呢?”王子答道,“我同巴士拉或卡塞姆有什么关系?……”

“噢,你这个坏心肝的人!”亚狄班尼叫起来,“现在我全明白了,你跟法官一起合谋来作弄我,当着全城来侮辱我!你这坏蛋,你到底是谁?”

但法特拉那赫还来不及回答,森露蒂已走前一步,站在他前面,叫道:“让我先说!父亲,我也跟你一样不知道这青年到底是谁,但我刚跟他结了婚,我只知道我爱他,我第一次看见他站在窗外时就爱上了他,他当时穿得像个叫化子,我为什么要管他是什么出身的?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保证就作他的好妻子!”

“哦,我的女儿啊!”亚狄班尼哀号起来,“作一个叫化子的老婆,他只是一个囚犯……”

法特拉那赫打断了他岳父的话说道:“不,我既不是一个叫化子也不是一个囚犯,现在你可以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了,如果你不打断我的话,你早就会知道的!我确实同巴士拉苏丹毫无关系,但我亦是出身王族,我的名字叫法特拉那赫,是莫索尔国王奥尔托的儿子!”

“这是真的?”亚狄班尼叫道。

“我敢发誓,绝无虚言!”

亚狄班尼跪倒王子跟前,喊叫起来:“原谅我吧!原谅我吧!”他一次又一次地叫喊,吻着王子的手。

森露蒂这时再也忍不住,嘴唇哆嗦地提出问题来,自然法特拉那赫得从头讲起,他如何送贡物进巴格达,半路遇劫,老鼠解救了他,在巴格达如何碰到盗贼,以致一起被捕,法官如何利用他作报复的工具。等他讲完,亚狄班尼就简洁地把他同法官之间的恩怨讲明,至此才真相大白了。

法特拉那赫笑道:“所以,当他以一个王子的名义向你提出要求娶你女儿,他并没说谎呢!他这是害不着别人害自己啊!”

“他果然是如此,”亚狄班尼说,“否则,他得为这样无耻而受惩罚啦。”

“对!说得对!应该惩罚他!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很多宾客都喊叫起来。

森露蒂提高嗓子说:“亲爱的父亲,这事就让我来处理吧!不管怎么说,法官想害的人是我,想将我嫁给一个叫化子,他还不认识我呢,不过他很快就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我早已有了个好主意,去作弄一下这个老家伙,惩罚他一番!”

法特拉那赫赞成他年轻妻子的主意,她父亲也同意了。她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按计划做好准备。

森露蒂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脱下华丽的嫁衣,改穿一件简单的布衫,就像穷苦人家女孩的打扮一样。然后蒙上面纱,也不告诉别人她到哪儿去,悄悄从后门走出去,径直走到老法官家去。

法官这时正是万分得意,他的奴仆正在向他描述如何大闹婚宴,揭露了叫化子的身份,让亚狄班尼一家蒙上耻辱,当然他并不知道他走后所发生的一切,所以法官认为自己的恶作剧大功告成,所以当森露蒂走进他家来时,他还在哈哈大笑,得意忘形呢。

当他看见有人进来,就尽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问道:“嗯,你是什么人?”

森露蒂答道:“启禀法官大人,小女子名叫苏利卡,我父亲是住在城门附近的补鞋匠俄默,我相信你曾帮衬过他的。”

“对,我认识他,”法官答道,“俄默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不过,我倒不知道他有一个女儿呢!”

“你当然不知道啦,你怎么能知道呢?”森露蒂说,“我父亲总是向别人说他是无儿无女的,我出世后,他就一直把我关在房里一间密室内,他把我当作囚犯一样,每天都锁在笼子里。今天他偶尔忘了锁笼,所以我才溜出来,向大人你投诉,诉诉我的苦楚和怨情,望大人秉公办理。”

“对对,你做得对!”法官叫道,“你父亲这样做是不人道的,是违反法律的!这是触犯天怒的坏事,难道你家附近的人都没有一个留意到他这样虐待你吗?”

“有,他们都知道的,”森露蒂答道,“可是不管是谁看见我被关进笼子,问他这姑娘是谁,我父亲总是立即将他赶走,大声喊叫:‘你把她当作一个姑娘吗?你怎么会这样的?那不是姑娘,只是一只丑陋的猴子!’自此以后,那些不敢惹是生非的邻居,也就由得他说,不敢再过问了。”

“有这等事?简直使人难以置信!”法官说,“你父亲的头脑可能不大正常啊!”

“我想他之所以这样做,全是想省下我出嫁时的嫁妆罢了,”森露蒂说,“像我这般年纪的女孩子早就出嫁了,当然,如果情况不是这样,有的是男人要娶我的,我的法官老爷,你认为对吗?”

她把面纱掀开,娇媚地笑了笑,虽然只是刹那工夫,早就把老法官的魂儿勾走了。

他叫道:“你父亲真是罪无可赦,怎么能把你这样的美人儿当作猴子,不让人见呢!”

“你看我的容貌如何?会有男人肯讨我吗?”

法官愤慨地说:“那还用问吗!就拿我来说,就万分乐意讨你作老婆了,你可愿意嫁我吗?”

森露蒂垂下双眼,自有一分娇态,她装出无法隐瞒心中的喜悦般说:“这话当真?一个像大人你这样身份的男人,会喜欢我吗?哦,我能嫁一个像你这样英俊魁伟的男人,就再无所求了。”

“漂亮的美人儿苏利卡,你快回家去吧!”法官对她说,“我会立即把你的父亲找来,跟他谈妥的,他绝不会拒绝把女儿嫁给巴格达城的大法官。”

森露蒂说:“呵,你不知道我父亲的为人呢,他会装傻扮蠢,就装作根本没有我这个女儿存在,我现在就已知道他会怎样答复你的了,如果你向他问起,他就说:‘我没有女儿,我根本就没有女儿嘛!’那你就得问他:‘那么,那蹲在你后房密室的笼子里的是谁?’他这个老顽固准会说:‘那只是只丑陋的猴子!’”

“让我来对付他!”法官说,“如果他敢这样作弄我这大法官,我就说:‘好,行呀,我就跟你那猴子结婚好了!’他准没法再推挡的。”

他一想到能搂住这样漂亮的美人儿,就哈哈大笑起来。森露蒂也跟着大笑,巴结道:“我的大人,你真是能言善道呀!对,只有这样才能逼得他没法对付你,乖乖地把我嫁给你。”

她说完后,行了个礼,就匆匆离去了。

至于法官,他立即把仆人叫来,吩咐他到城门口把补鞋匠立即召来。不到半个钟头,仆人就把补鞋匠带到。

法官说:“俄默,你听我说!你认识我吗?”

“我的大人,谁都认识你的!”补鞋匠说,“你是巴格达城的大法官嘛!”

“好!如果巴格达城的法官向一个补鞋匠提出要娶他女儿为妻,他会怎么说呢?”

“那还用说吗?他当然会快乐得不得了的。”

“我想他大概还不至于傻到以自己没女儿为理由拒绝吧?”

俄默还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耸耸肩头,答道:“如果他有女儿,他是头脑正常,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那好极了,补鞋匠!”法官说,“那么我们就一言为定啦!”

“定……定什么?我的大人,定什么来着?”俄默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我们一言为定,我讨你女儿作老婆嘛!”

“可我没有女儿啊!”补鞋匠叫起来。

“你真是个又顽固又糊涂的老东西!”法官发火了,“不过,我懂得怎么样对付你的!告诉我,那个你关在密室笼子里面的姑娘是你什么人?”

“那不是一个姑娘,我的老爷,那只是一只丑陋的猴子啊!”俄默答道,“我几年前从一个过路的商人手中把它买回来,当时我老妻还未死,她喜欢逗它玩!”

补鞋匠讲的是实话,森露蒂早知这是真情实况, 俄默常为她家补鞋,她每次到他店里,总是要看看苏利卡,那是一只顶驯服的猴子,她会给它一个枣子,一个无花果,或者一个橘子的,她就是利用这点知识来布下这个诡计。

法官嘲弄地说:“哦,你妻子喜欢逗它玩?那它是你笼子里的一只丑陋的猴子了,呃?那你能把那猴子的名字告诉我吗?”

俄默照直说:“她叫苏利卡呗。”

法官大叫一声,用拳头擂着桌子,骂道:“你这顽固老头!我告诉你,我刚才就听过苏利卡的控诉!”

“这怎么可能呢,大人?”补鞋匠惘然地问。

“她刚才还在这儿,告你把她当作囚犯一样关在笼里,不让她出嫁,哦,你觉得吃惊了?”

“我不准她结婚?我的法官大人,别再拿我来开玩笑啦!”

“哼,你知道我这法官一切都打听出来感到吃惊吧?我的好人,一句话,我要娶苏利卡,她要作我的妻子!”

补鞋匠真的无言以对了,他问道:“大人,你真的想跟一只猴子结婚吗?”

“你已开始使我失去耐心啦!”法官骂道,“小心!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啦!”

俄默抓抓头皮,巴格达城的法官是个有权有势的人物,谁又敢违抗他呢!

他问道:“我的大人,那么你不是开玩笑了?你真的要娶苏利卡?”

“我已下定决心了!”法官声色俱厉地答道。

“那么好吧!以安拉的名义起誓,真是每人的口味各不相同,你可以得到苏利卡了!”

“哈哈,你最后还是答应了!”法官大喜道,“来,这儿是我的手,让我们把这买卖说定吧!”

不过,补鞋匠也不是蠢材, 他一旦了解法官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苏利卡,他就设法从中敲一笔竹杠了。他说:“我的大人,我们的买卖还没有说定呢!我十分喜爱苏利卡,如果你答应给我一千块金币,我才愿放弃她的。”

“一千块金币?”法官咆哮起来,“这可是笔大钱财呵,你应该贴嫁妆才对……”

“不过我并不想失掉她,没有一千块金币,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绝不会放她走的。”

法官抓了抓耳根,心里犹疑,但森露蒂可爱的容貌,虽然只掀起面纱一刹那,也使他魂销魄散,现在又浮现在他心头了,他跟自己的吝啬挣扎了一阵,最后说:“好吧,好吧,今天我打败了一个老仇家,使我心情愉快,就慷慨些吧,喏,这儿是一千块金币,拿去吧!”

他不再犹疑,打开箱子,拿出一袋钱来,推向补鞋匠,叫道:“现在,给我滚出去!立即把苏利卡送来给我!”

俄默捡起了钱袋,心中还有点迟疑。

法官不耐烦地问道:“现在还有什么事?”

补鞋匠说:“大人,我还有一件事要提出来,我已经多次向你指出苏利卡是只猴子,不是一个女孩子,是一只又大又长满毛的猴子!我希望你写下文书,证明我反复向你讲过。”

法官埋怨道:“你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不过,既然你要白纸写黑字,那我就写份文书给你好了。”

他拿起笔墨,照补鞋匠的要求写了一份文书,签上名还盖了封印。

“感激不尽!”俄默打躬作揖地说,“现在一切都办妥当了,我现在就回家,立刻将苏利卡送来给你。”

法官把所有奴仆喊来,命令道:“立即张灯结彩,把花摆在门口,把我最好的地毡铺出来,准备一次盛大的婚宴,还有别忘记要奏最好的音乐!你们张大口干什么?快去快去!我要以适合的礼仪来迎接我年轻貌美的新娘!”

不到一个时辰,两个挑夫已挑着一顶用布盖住的轿子,来到法官家门前。轿里发出一阵阵咆哮怪叫。

法官正在门口等着迎接新娘,穿着最好的衣袍,他看见轿子就喝问:“你们挑来的是什么?”

挑夫说:“苏利卡!补鞋匠俄默叫我们告诉你,她喜欢吃胡萝卜,枣子,如果可能,再给她些无花果吃。”

他们讲着这些话,把轿子放下,法官把布掀开,他所见的是什么呀!原来是一只又大又丑,毛茸茸的猴子,蹲在笼里,露出黄牙。

法官气坏了,扯着自己的头发,笔直跑到城门附近补鞋匠的家去。

他向俄默大骂:“你这流氓,你送来给我的是什么呀?我要娶的是你女儿,不是那只可怕的畜生!”

补鞋匠设法使他平静下来:“我的大人,你冷静下来,再说,苏利卡并不是只畜生!我老早就告诉你,它是一只猴子,不是一个女孩子嘛,感谢安拉,你也同意这点,而且还白纸黑字写成文书,你要看看你自己写的是什么吗?”

法官骂道:“见鬼去吧!你跟我去见哈里发,让他来判个公道!”

“随你的便吧,我的大人!”俄默答应道,也不再多讲,俩人就去见哈里发。

他们来到哈里发的殿前,被守卫拦住:“站住!你们不能进去,咱们尊荣的王上正忙着呢,莫索尔的太子法特拉那赫正带了他的新娘子来拜会王上。”

法官当时已气疯了,把守卫推开,闯进殿里去。

他扑倒在哈里发宝座前大声喊叫:“我伟大的哈里发!求你作主,把我这案子判个公道吧!”他也不等哈里发允许他讲话就告起俄默来,说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去找他,自称是苏利卡,是补鞋匠的女儿,他花了一千金币向补鞋匠买下他女儿为妻,而补鞋匠送来给他的却是一只难看得要命的猴子,而不是一个可爱的姑娘。

哈里发听了这番控诉,向身旁那对年轻夫妻微笑起来,他们早已把他们结婚的经过告诉了他。

法官请求道:“尊贵的王上,请把这个补鞋匠锁起来吧,他诓骗了你的一个高级官员,而且还弄得他名誉扫地,应该把他用轮子裂成四大块,不过先要他把一千块金币还我,然后……”

哈里发挥挥手,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话,说道:“首先,我想知道那个自称是补鞋匠女儿的美女是谁。”

“要是我知道就好了,”法官哭叫道,“我也弄不清她是谁呀!”

这时森露蒂从法特拉那赫身边站起来说:“我来告诉你吧!”她把面纱掀开,“法官,你看看我,那你就明白是谁惩罚你所干的坏事了。”

“苏利卡!”法官悄悄地叫道。

“我的名字叫森露蒂,”她更正他道,“我就是商人亚狄班尼的女儿,这个在我身边的男子是我的丈夫法特拉那赫,他是莫索尔国的太子,也就是那个你把他当作叫化子的人。”

法官的脸唰的变白,他用拳头捶着自己脑袋,大声嚎叫起来,这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跌进为别人挖的陷阱去了!

哈里发笑得那样开心,连眼泪都笑出来啦,接着,他控制住自己,对法官问道:“我刚才听你说你付了一千块金币买苏利卡,这价钱倒顶公道!相当合理,你付了多少钱买那铁笼?”

“铁……笼?”法官结结巴巴地说,“一个子儿也没付,王上。”

“一个子儿也没付?”哈里发问道,“但这是不可能的!你得付钱买笼才对!给俄默一百个金币作为笼价,来,别啰啰嗦嗦,法官,否则……”

法官又是哭又是叫,像被人打了一顿似的,到头来还是把手伸进口袋,掏钱数给俄默。补鞋匠谢过了他,于是他和法官就被允许离开宫殿。

不久,法特拉那赫和他年轻的妻子也告辞了。

在分手时,哈里发对太子说:“告诉你的父王,因为他勇敢的儿子和他儿子聪明美丽的妻子,我在将来不再要他每年进贡啦!”

除此之外,哈里发赐给法特拉那赫和森露蒂华丽的衣袍,两匹骏马,配上色彩鲜艳的马具。现在王子能还法官的衣袍了。

他把妻子扶上马,然后一跃跳上马鞍,再向亚狄班尼告别之后,驰回老家莫索尔去。一路上,他们一想起法官,想到他如何去应付那只丑陋的猴子,他们就勒住缰绳,笑呀笑呀笑个不停。

(杜渐 译)

【赏析】

本篇选自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日》。《一千零一日》的结构同《一千零一夜》相似,不过讲故事的不是宰相美丽的女儿,而是一个老奶妈苏特鲁美妮。书中叙述了克什米尔的公主鲁克娜有一天在花园中散步,突然一阵风袭来,眨眼间她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长满野花和蓟草的原野上,遇见了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男子采了一束花送给她。两人一见钟情,正想交谈,突然间又是一阵风吹来,公主一闭眼,等再睁眼时,已回到御花园里了。从此公主害上了相思病,不饮不食。国王十分着急。老奶妈每日来给公主讲故事解闷,一千零一日之后,故事讲完了,而公主最终也得以与那青年男子团圆。

《一千零一日》中的很多故事也像《一千零一夜》那样曲折离奇,故事中有悲欢离合的命运,有痛苦与欢乐交织的爱情。人物生动有趣,情节起伏跌宕,从奇遇历险、神话传说到奇闻轶事,几乎无所不包。

《森露蒂和大法官》讲述了商人的女儿森露蒂与大法官斗智斗勇的故事。故事中的大法官贪婪无耻、阴险自私,为了得到商人亚狄班尼的财产而多次向他的女儿森露蒂求婚,遭到拒绝后,他为了报复,将森露蒂嫁给一无所有的乞丐,欺骗亚狄班尼说这是巴士拉苏丹之子。当他见到装扮成补鞋匠女儿的森露蒂的美色时,色欲熏心,为了得到她,上演了一出“娶猴为妻”的闹剧。故事的最后,当他得知森露蒂的丈夫是一位真正的王子时,他后悔不已,真可谓是“人算不如天算”。

故事塑造了森露蒂这位美丽善良、聪明机智的阿拉伯女性形象。当她见到饥肠辘辘、衣衫褴褛得如同乞丐一般的王子时,能够真诚地伸出援助之手;当她被告知自己的新婚丈夫并不是大法官所说的王子,只是一个乞丐时,森露蒂并不因为对方身份的改变而转变态度,慨然说道:“我为什么要管他是什么出身的?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保证就作他的好妻子!”然而,森露蒂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运用智慧捍卫自己的尊严,大胆机智地惩罚了大法官并最终得到了幸福。

需要指出的是,《一千零一日》与《一千零一夜》中的女性观存在着差异。在《一千零一夜》中,不少故事表现出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全书的引子讲述的就是国王山鲁亚尔因其王后与黑奴私通,心里充满了对所有女性的愤恨。他每夜娶一女子,第二天清晨就杀了她。作为全书引子的故事,表现出厌恶女性、贬低女性的思想基调。虽然书中有些故事描写了一些善良智慧的女性,但总体上对女性是带有偏见和蔑视、厌恶态度的。如开篇故事中引用诗人的诗句说:“别信赖妇女,/不可信任她们的诺言……她们的爱情是虚伪的爱情,/衣服里包藏的全是阴险。/对妇女的阴谋诡计一定要防备,/须从约瑟夫的经历中吸取教训。/莫非你不知道老祖宗亚当的结局,/就是因为她们才被撵出乐园!”《一千零一日》全书对女性持肯定和赞美的态度,《森露蒂和大法官》便表现出对女性智慧和勇气的赞美。此外,在故事《亚细霞和王子》中亚细霞与王子之间的斗争,以亚细霞取胜作为故事的最终结果,也表现出与《一千零一夜》女性观的不同之处。

《森露蒂和大法官》的故事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通过对语言、行动的描写,表现出不同人物的性格特点。除了上述两位主要人物外,商人亚狄班尼的形象也给人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别是他对待法特拉那赫不同身份时截然不同的态度,体现了他作为商人的狭隘之处。故事环环相扣,充满了曲折离奇,从王子的遇袭到脱险,从大法官的设计害人到受罚,几乎每一步的发展都为后面的故事做好了铺垫,表现出故事的主人公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对为非作歹者进行的反抗,是一曲人民智慧的赞歌。

(张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