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听雨)(记八月一日之游)(俞平伯)

2019-05-13 可可诗词网-新诗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孤山听雨·记八月一日之游·俞平伯》全文与读后感赏析

云依依的在我们头上,

小桦儿却早懒懒散散地傍着岸了。

小青哟,和靖哟,

且不要萦住游客们底凭吊;

上那放鹤亭边,

看葛岭底晨妆去罢。

 

苍苍可滴的姿容,

少一个初阳些微晕她。

让我们都去默着,

幽甜到不可说了呢。

晓色更沉沉了;

看云生远山,

听雨来远天,

飒飒的三两点雨,

先打上了荷叶,

一切都从静默中叫醒来。

 

皱面的湖纹,

半蹙着眉尖样的,

偶然间添了——

花喇喇银珠儿那番迸跳。

是繁弦?是急鼓?

比碎玉声多几分清悄?

 

凉随着雨生了,

闷因着雷破了,

翠叠的屏风烟雾似的朦胧了。

有湿风到我们底衣襟上,

点点滴滴的哨呀!

 

来时的桦子横在渡头。

好个风风雨雨。

清冷冷的湖面。

看他一领蓑衣,

把没篷子的打鱼船,

闲闲的划到藕花外去。

 

雷声殷殷的送着,

雨丝断了,近山绿了;

只留恋的莽苍云气,

正盘旋在西泠以外,

极目的几点螺黛里。

 

八,五,杭州。

 

 

孤山在杭州西湖中。诗人游孤山正值清晨。这时已见“云依依的在我们头上”,湖中游船靠在岸边。当年岸边有冯小青和林和靖的墓。葛岭上有一座初阳台,因其地势高敞可以最先承受东方升起的朝阳,可是此刻苍翠可滴的葛岭没有初阳的晕染,欲雨未雨的西湖,有着“幽甜到不可说”的韵味。不知不觉中,雨渐渐下起来。于是诗人雅兴大发,沐雨而立,一面观赏雨景,一面听那如“繁弦”、如“急鼓”,“比碎玉声多几分清悄”的雨声。

诗人在雨中看西湖,当然是看随着雨的由小而大、由大而小所引起的西湖景色的种种变化:未雨前的西湖、葛岭,是“苍苍可滴的姿容”;雨初来是“皱面的湖纹,半蹙着眉尖样的,偶然间添了——花喇喇银珠儿那番进跳”。雨渐渐大起来,“翠叠的屏风烟雾似的朦胧了”,游船横在渡头,湖面清冷冷的,一个渔夫披一领蓑衣,“把没篷子的打鱼船,闲闲的划到藕花外去”。雨渐渐停了,近山绿了,莽苍的云气,正盘旋在西湖之外的极目远望处,几点螺黛般的山峰之上。

古代诗人写西湖雨的诗不少,苏轼出守杭州时更留下写西湖雨景的名句,如“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横风吹雨入楼斜,壮观应须好句夸。雨过潮平江海碧,电光时掣紫金蛇”。更为人熟知的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首《孤山听雨》在意境创造上显然有前人诗词的影响,但诗人大概觉察到前人名篇一般都只写视觉中的雨,所以特别在诗题中突出“听”,由视而听,由听而观,西湖雨景便声色俱佳了。初来之雨声,是“飒飒的三两点雨”,雨声自荷叶上传出,清晨西湖的一切“都从静默中叫醒来”;渐密的雨声,“比碎玉声多几分清悄”,令人感到凉气袭人;雨停了,则是“雷声殷殷的送着”。各种感觉交错,使诗人将一场并不罕见的西湖雨写得绘声绘色。诗人运用自由体,从晓色沉沉到“雨丝断了”,一层层挥洒开去,变幻多姿,使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并获得了一种美的享受。

这首诗的语言也相当凝炼,有些诗句颇有词曲语言的韵味,如“看云来远山,听雨来远天”,两个短句使全诗境界顿开。有的诗句写得相当传神,如“皱面的湖纹,半蹙着眉尖样的”,将西湖拟人化了,似乎是西子不耐雨沐的情态。再如“凉随着雨生了,闷因着雷破了”,一个“生”字,一个“破”字,将两种感觉的变化以动态呈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