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蒯通 无名氏

2019-05-24 可可诗词网-古代戏剧赏析 https://www.kekeshici.com

        《赚(zuàn钻,诳骗)蒯(kuǎi快)通》一名《智赚蒯 文通》,全名《随何赚风魔蒯通》。此剧写汉相萧何设计陷害 功臣韩信,韩信麾下辩士蒯文通识破萧何诡计,劝韩信不要上 当; 韩信被害后蒯文通装疯以避祸,被萧何所派使者随何识 破; 蒯文通见萧何后,跳油锅被阻,接着历数韩信开国大功, 萧何和众臣为之动情,封还韩信原爵,赐蒯文通以官职和黄 金,蒯文通拒受。这个剧主要表现蒯文通的智谋、对韩信的忠 诚和对枉杀功臣不满的正直品质。
        剧作为了表现蒯文通的先见之明以及深谋远虑,开始第一 折先写萧何的预谋和张良的退隐。萧何要枉杀汉朝第一功臣韩 信,先谋之于樊哙,樊哙出于嫉妒之心,极力支持; 又谋之于张 良,遭到反对。张良和韩信一样是有功之臣,他曾“佐高皇南征北 讨,随诸将东荡西除。傍西风将楚歌唱彻,早吹散了垓下军 卒” ,逼项羽乌江自刎,辅刘邦天下为王。他之所以不同意杀 害韩信,是因为“韩信削平四海,建立功劳,天下不知其罪”, 若害韩信,有失民望,“若是那韩淮阴不肯辞西楚,这汉高皇 怕不闷死在巴蜀” ,“倒将他剑下诛,可不道举枉错直民不 服” ; 接着他又直言不讳,揭穿萧何的阴谋伎俩: “你起初时 要他,便推轮捧毂。后来时怕他,慌封侯蹑足。到今时忌他, 便待将杀身也那灭族。他立下十大功,合请受万锺禄,恁将他 百样桩诬” ; 他又历数韩信之功: 击陈余、擒夏悦、斩龙且、 虏魏豹。取齐王,“论功劳今古全无” ,九里山前,垓下一 战,楚王自刎,功著千秋。最后张良因说服不了萧何、樊哙, 便要谢了天子,归隐学道,“见盈虚,识乘除” ,隐山林,弃 锺鼎,绝荣辱,辞龙凤,守蜗庐,追四皓,叹三闾。跳出是非 场,抹掉功劳簿。修仙避谷,散袒逍遥。“眼见的三齐王受 屈,因此上子房公归去,一任那太平天子百灵扶” 。
        张良乃深谋远虑、功高盖世之士,作者写他避祸归隐,为 描绘蒯文通作了有力的铺垫。蒯文通曾经劝韩信留下项王, “决个鼎足三分之计” ,未被采纳。韩信助汉灭楚之后,拥有 雄兵数十万,战将百余员,萧何感到这对他和刘邦都是极大的 威胁。现在萧何遣使传下诏书一道,说刘邦要游云梦山,宣韩 信入朝留守。韩信请来蒯文通商议,蒯文通坚决劝阻: “元帅 不可去,记当日亡秦之后,楚汉争锋,专为雌雄未定,元帅威 名无敌,灭楚兴刘,立起汉朝社稷,加元帅三齐王之职。见今 军权在手,古人有云,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正 此之谓也。元帅这一去,必受其祸” 。韩信恃功欲往,不相信 刘邦会负了自己。蒯文通又以“太平不用旧将军” 之理说服 他,建议他在此被人疑忌之时,“纳下朝章,趁一带青山,逍 遥散诞” ,即便“不能卸职休官,也须要思前算后,做一个保 身长计” 。韩信仍不相信刘邦会加害于他。蒯文通提醒他此一 去“多凶少吉”,“休性执,劝不的,还待要争名夺利” ,“管 送的你死无葬身之地” 。蒯文通要他学习范蠡、张良,埋名隐 迹,远红尘, 守青山, 挨黄齑(jī音激, 碎末儿),养道德,远 是非,否则“祸临头急难涌退” 。韩信还是执意要去。蒯文通 鉴于和他“行军数载不相离”,“刎颈为交契”,在韩信面前 “瀽一碗浆饭水,烧一陌纸钱灰” ,免得死后“空迎祭” ;他 揭露“汉萧何忒下的,救他出井底,倒将他斩讫”的卑劣品 质;他提醒韩信“萧何反间施谋智,黑洞洞不知一个的实,若 将军一脚到京畿,但踏着消息儿你可也便身亏。他安排着香饵 把鳌鱼钓,准备着窝弓将虎豹射,咱人泰极多生否” ,“再休 想吉祥如意,多管是你恶限临逼” ,“再休想驱兵领将元戎 职,少不得做个背井离乡横死鬼” 。韩信的被斩,证明了蒯文 通判断的准确。
        如果说蒯文通对韩信的劝阻表现了他对韩信的忠诚以及对 事物的敏锐洞察力; 那么韩信被斩之后的装疯避祸则是他忠诚 机智的进一步表现。他面色腌臜,形容畏缩,被小儿取笑,与 羊狗同坐。开国功臣不能坐享太平,与功臣同舟共济立下汗马 功劳的谋士只有装疯才能苟活。面对这种残酷的社会现实,蒯文 通夜晚独自在羊圈中歇息时,好生悲伤;但也为自己没有随风使 舵,及时顿断名缰利锁而暗自庆幸。他的装疯瞒得过小孩,瞒 不过萧何的暗探随何。当他自言“野兽尽时猎狗烹,敌国破后谋 臣坏”等语时,被随何暗中听到,佯狂被识破。随何诬他“诳君 之罪” ,宣他入朝。他没有继续装疯,也没有乞求哀怜,而是 视死如归: “便死后待如何?我舍不的兰堂画阁,任从他利名 相定夺。我死呵一任入鼎镬,你你你休则管掀扬也波搬唆” 。 他指责萧何做事太过,说明自己故意装疯魔是因为对“立起这山 河”而落得一枕梦南柯的韩信感到不平:“想着他开疆展土将君 王佐,这的是收园结果。当日个未央宫枉图了他,今日个汉萧 何又觑着我” 。功臣的辩士连装疯作傻也难以藏身避祸苟活于 世,可见萧何之狠。
        蒯文通始终不为自己的不幸悲痛,而时刻都在为功臣韩信 伤怀。虽然他知道自己来见萧何死路一条,但仍然为“擎天白 玉柱” 、“驾海紫金梁”韩信叫苦叫冤,为“展土开疆,生扭做 歹勾当”的人鸣不平。他一进屋,不言不语,假意往油镬中跳 去,以激萧何审问于他。果然,萧何拦住了他,问他为什么不 辅佐汉天子,却去顺那韩信,他振振有词地回答: “丞相你 岂不知,桀犬吠尧,尧非不仁。犬固吠非其主也” 。“当那一日 我蒯彻则知有韩信,不知有什么汉天子。吾受韩信衣食,岂不 要知恩报恩乎”?萧何以昔日韩信请做假王为据,称韩信有反叛 之心,理当斩首。蒯文通反驳道: “嗨,丞相说那里话!我想 汉天子所以得天下,是靠着谁来?运筹决策,多赖张良; 战胜 攻取,多赖俺韩元帅。如今闲的闲了,斩的斩了,岂不理当”! 萧何诡称刘邦起兵汉中,非韩信一人之功,靠众位功臣之力。 蒯文通摆事实说: “楚汉争锋,鸿沟为界” ,当时韩信投楚则 楚胜,投汉则汉胜,“天下之势决于一人” ,韩信不听蒯彻之 言,助汉灭楚,今日反遭白刃,“屈死了盖世英雄” 。他指责 萧何“成也是你,败也是你。我蒯彻做不得反面的人,惟有一 死,可报韩元帅于地下” 。接着他历数韩信的“十大罪状” , 实际上是助汉灭楚的十大功劳; 又列举韩信有三愚,实际上是 韩信在三个关键时刻可以反叛刘邦自立为王而没有反叛刘邦自 立为王,这所谓三愚实际上是三忠,这三忠也是对所谓韩信有 反叛之心的有力回击。说到油烹蒯彻、兔死狐悲、芝梵蕙叹, 满座公卿文武为之“感伤” 、悲怆,连萧何也泪滴罗袍,悔之 不迭,要奏明圣上,将韩信墓顶上封还原爵,给蒯文通加官赐 赏。蒯文通却没有因此而稍减其对韩信的感念和对萧何的憎恶 之情:
        想起那韩元帅葫芦提斩在法场,将功劳簿都做招伏状。 恰便似哑妇倾杯反受殃,枉了这五年间把烟尘荡,才博的 个三齐王,又不得终身享,哎,谁知你这宰相厅前,倒做 了闹市云阳。
        ……。
        呀,畅好是没算计的汉贤良,左使着这一片狠心肠。 早知道屈死了韩元帅,何不还留他楚霸王。图什么风光, 气昂昂端坐在中军帐,只不如守着农庄,倒也稳拍拍常 为田舍郎。
        兀的不是狡兔死走狗僵,高鸟尽劲弓藏。也枉了你荐举 他来这一场。把当日个筑台拜将,到今日,又待要筑坟 堂。
        便做有春秋祭饷,也济不得他九泉下魂魄凄凉。倒不 如早将我油烹火葬,好和他死生厮傍,我可也不慌不忙, 还含笑的就亡。呀,这便算做你加官赐赏。

        蒯文通不但把萧何那种视功臣如猛兽而枉杀之,事后又封 还其原爵的假慈悲已经看穿,就是对刘邦所谓为韩信“还其原 爵、立墓祭祀”、给蒯文通加官封赏的作法也不买帐:
        若是汉天子早把书明降,韩元帅免受人诬罔。可不的带砺 河山,盟言无恙,我蒯彻也装什么风魔,使什么伎俩。(还冠 带科唱)这冠带呵添不得我荣光。(还黄金科唱)这金呵 铸不得他黄金象。只要你个萧丞相自去思量,怎生的屈杀 了什大功臣被万民讲。

        萧何见他还了御赐冠带黄金,以“违宣抗敕”的罪名相威 胁,更衬托出蒯文通的正直忠诚,毫无私心。刘邦萧何给蒯文 通加官赐赏,是清除了韩信这一对刘邦萧何的“威协” 之后所 采取的对其部下的收买措施,既为掩人耳目,又为笼络人心。 蒯文通早看穿了他们这一套把戏,他深知这并不表示萧何、刘 邦的真正悔悟,只是因为自己对他们没有直接的威胁。
        剧中的萧何是个老奸巨滑的阴谋家形象。他陷害韩信表面 上是为刘邦翦除后患,实际上是为自己稳坐丞相宝座扫清障 碍。他害韩信之后宣来蒯文通,说是要斩草除根,蒯文通跳锅他 却两次阻拦,可见他并无杀蒯之真心,而是要在蒯文通评摆韩信 十大功、三大愚(实际上是三大忠诚)之后装作悔悟的样子, 以掩盖或减轻自己残害忠良的罪名。事实上在萧何与张良商议 杀害韩信时,张良已经给他讲了韩信十大功劳,讲了韩信不可 杀的理由,但他丝毫也没有动摇杀害韩信的决心。即使张良为 抗议杀害韩信辞官退隐,他也不予挽留。现在一个小小的蒯文 通竟能让他悔悟,未免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不挽留张良而厚待 蒯文通,说明他不仅要除去韩信,也希望张良这类对他有威胁 的人退出政治舞台,这样他萧丞相吹胡子瞪眼睛全由自己,政 治舞台的主角再也不会有人来争夺了。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