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虫

2019-06-01 可可诗词网-古代爱情诗词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经·召南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这是一首女子怀念在外丈夫的诗,全诗叠咏成篇,往复回环,表达了女主人公对在外丈夫的无限思念和担忧。诗共分三章,每章七句。
        首章以“喓喓草虫,趯趯阜螽”起诗,清人方玉润评这两句诗是“秋景如绘”(《诗经原始》),寥寥几字,便描绘出了一幅秋天自然界的景象。在初秋的田野里,草虫喓喓和鸣,阜螽跳跃相从,各种生物都同类相趋,异性相求,自然界正是觏精化生的时节。这种景象很自然地引起女主人公感情的波澜,勾起她对丈夫的思念。这两句诗既点明了时间,又暗示了气氛,为作者接下来抒写自己的忧愁作了铺垫。接下来的“未见君子,忧心忡忡”,写女子对丈夫分别很久了还未能相见,因而非常担忧。“忧心忡忡”四字便把女子对丈夫的无限思念和担忧,表达得淋漓尽致,女主人公的千言万语,都包含在这四字之中了。
        首章末的“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是“未能见则更设为既见之情形,以自慰其忧思之心。”(方玉润《诗经原始》)诗中的“觏”当遇到、接触讲。这三句是说:女主人公只有在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亲自和他接触,感到他活生生的存在以后,她那一颗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丈夫的归来,是她的忧愁、思念的唯一解药,因为她的忡忡忧心是因她“未见君子”而生。
        第二章的“陟彼南山,言采其蕨”和第三章的“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是说女主人公跟随到南山去采摘野菜的妇人们,春天采蕨,夏天采薇。然而,这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她到南山是为了等待她的丈夫,在南山上,她可以看得很远,如果丈夫回来的话,远远地便会看见。思妇见夫心切,用心良苦,可等待的结果却令她失望,从秋天等到春天,从春天又等到夏天,她不知盼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做了多少个团圆的梦,可丈夫仍然没有回来,历时愈久,思念愈切,忧心也就更重,而她设想中与丈夫团聚的喜悦,也随之而步步加深。
        全诗三章,复沓叠咏,但重复而不单调,重复之中又有变化;变化而不散漫;变化之中又有统一的抒情主调。这变化既有时间的推移季节的变化,也有女主人忧心的不断加重,还有她幻想中欢乐程度加深,但这些都是为了抒写女主人“未见君子”的忧心,都是为了突出这一主旋律所配的和声,反复吟咏之间就大大加深了诗的感染力量,使人感到抒情主人公脉搏强烈的跳动。
        本诗在写法上用了对比的手法:一方面是与丈夫分离的痛苦现实,一方面是与丈夫相会的美好幻想;一方面是分离的痛苦,一方面是相会的欢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分离的痛苦,更反衬出相会的欢乐;幻想中相会的欢乐,更加深了现实离别的痛苦,两相对照,倍增其哀乐,收到极强的艺术效果。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