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陪杜侍御游湘西寺独宿有题一首因献杨常侍》 - 唐山水诗赏析

2019-06-03 可可诗词网-山水风景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韩愈《陪杜侍御游湘西寺独宿有题一首因献杨常侍》唐山水诗鉴赏

韩愈



长沙千里平,胜地犹在险。

况当江阔处,斗起势匪渐。

深林高玲珑,青山上琬琰。

路穷台殿辟,佛事焕且俨。

剖竹走泉源,开廊架崖广

是时秋之残,暑气尚未敛。

群行忘后先,朋息弃拘检。

客堂喜空凉,华榻有清簟。

涧蔬煮蒿芹,水果剥菱芡。

伊余夙所慕,陪赏亦云忝。

幸逢车马归,独宿门不掩。

山楼黑无月,渔火粲星点。

夜风一何喧,杉桧屡磨飐。

犹疑在波涛,怵惕成梦魇。

静思屈原沉,远忆贾谊贬。

椒兰争妒忌,绛灌共谗谄。

谁令悲生肠,坐使泪盈脸。

翻飞乏羽翼,指摘困瑕玷。

珥貂藩维重,政化类分陕

礼贤道何忧,奉己事若俭。

大厦栋方隆,巨川楫行剡。

经营诚少暇,游晏固已歉。

旅程愧淹留,徂岁嗟荏苒。

平生每多感,柔翰遇频染。

展转岭猿鸣,曙灯青睒睒。



唐德宗贞元十九年(803),京郊大旱。韩愈上书请宽民徭,为幸臣李实所谗,贬为连州阳山(今广东阳山县)令。永贞元年(805)遇大赦,离阳山至郴州待命。这首诗写于他逗留湖南期间。湘西寺,即今长沙湘江西岸岳麓山上的岳麓寺。杜侍御,不知其名。杨常侍,名凭,是当时湖南观察使。

这是一首古体诗,记叙了韩愈人山游佛寺的经历,委婉地抒发了他在政治上的失意与不平。

“长沙千里平” 以下十句描写湘西寺的所在。诗人写佛寺却先写佛寺所在之山,写山则与千里平旷、湘江绕流的平原景色比照,又以“斗起”二字强调山势之突兀险峻,使诗的开首便境界阔大,气象不凡。接着便由山势而写山林,而写佛寺。“玲珑”,空明之意。此处形容林间树木高大茂密,枝叶间撒下缕缕阳光的情景。“琬琰”,本是古代的两种玉圭,这里用以形容岳麓山的峰高林密、苍翠如玉。湘西寺就座落在山林中盘曲小路的尽头,寺殿楼台,依山傍崖而立。佛寺内撞钟鸣鼓,经诵朗朗; 佛寺外,架竹引水,清泉潺潺。这十句中虽无一处写到人的活动,但画面的移换和诗中的“路穷”二字暗示出诗人登山入林而至佛寺的游览经过,读着诗,我们仿佛随诗人一起来到了清幽僻静的寺院之前。这种以诗人视点的移动来描写景物的方法,既使读者有如身历其境,十分亲切,又如展开一幅长卷山水,气势恢宏。

“是时秋之残”以下八句写入寺的情形。诗人因是陪游,故有“群行”、“朋息”之说; 又以“忘后先”、“弃拘检”写众人在暑气尚存、山行体热之时忽见清幽凉爽的庙堂而欣喜若狂,以致于相互都忘记了各自的身份和严格拘守的尊卑次序,争先入寺。这情景写得活泼有趣。山僧延客,引入清凉的客堂,设置竹席榻床,端上涧水烹煮的蔬菜,送来鲜嫩的菱角、鸡头。山寺里的生活俭朴而新鲜,安宁又自在,令诗人欣羡不已。

“伊余夙所慕” 以下,便由写“陪游”转入写“独宿”。前十句写夜景,后八句写夜思。诗人庆幸自己能留宿山寺。有意敞开房门以迎接山林夜色。“门不掩”这一细节刻画了诗人热爱山林的真情。这是一个无月之夜。苍翠的山林,华丽的佛殿,白日所见的一切都为黑暗所吞噬,唯有远处的渔火点点闪烁,有如缀在夜幕上的星星。夜是这样的静,只听见山风在林中喧嚣,树摇叶动,有如置身于大海的波涛。在诗人笔下,山寺之夜安静而神秘,有一种令人说不清的恐怖,尤其是在“独宿”之时。阵阵林涛将诗人送入梦乡,林涛阵阵又将诗人从恶梦中唤醒。面对着一片漆黑中闪闪的渔火,听着山林中喧闹的风声,诗人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自沉汨罗江的屈原,远贬长沙的贾谊。王逸注屈原的《离骚》,以怀王少弟司马子兰、楚大夫子椒解释其中的“椒兰”,而他们都是谗佞之人。《汉书》记载,贾谊年少而有才华,颇得汉文帝刘恒的信任,因受绛侯周勃、灌婴等老臣的忌妒,由太中大夫调任长沙王太傅。“椒兰争忌妒,绛灌共谗谄”,讲述着屈原、贾谊在政治上受排挤的不幸。韩愈的遭遇与他们相类。在此地此境,思想此人此情,他不由得悲恨交加,热泪满面: 古往今来,多少才士有志不获骋,穷困度一生! “谁令”二句作反问,有力地表达了诗人悲愤的感情。

“珥貂藩维重”以下八句是韩愈对杨凭的颂扬。他称赞杨凭的政绩和德行,赞美杨凭是大厦的栋梁,行舟洪川的巨桨,是国家重臣。自无闲暇游玩山水。韩愈的政治责任感极强,这番颂赞是希望杨凭能对他有所提携,其中也含有自己却在虚度时光的叹息。故最后六句中一曰“愧淹留”,二曰“嗟荏苒”,仿佛看到诗人在暗夜中耿耿无寐、沉思长叹的情景,感到他在铺纸挥毫疾书时的激情。诗以猿鸣啾啾、青灯睒睒收尾,渲染出山林之夜的凄清悲凉和诗人此刻忧愁孤苦的心绪。

韩愈是中唐著名的诗文革新家,以散文笔法写诗是他的创造。这首《游湘西寺》可视为一篇诗化的山水游记。从看山、进山、入寺到夜宿,记叙有条不紊,情景历历在目。尽管是散文笔法,其中却不乏诗情与画意。诗中日景与夜色都交织着诗人的情感,而夜色尤美丽动人。全诗夹叙夹议,层次多,起伏大,但转折自然,语气流畅。起句气象阔大,结尾情思邈然。前人每每称赞韩诗“放恣横纵”,“写景奇妙”,于此诗亦可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