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道中晚步》 - 宋·李弥逊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田园牧歌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李弥逊

层林叠巘暗东西, 山转岗回路更迷。

望与游云奔落日, 步随流水赴前溪。

樵归野烧孤烟尽, 牛卧春犁小麦低。

独绕辋川图画里, 醉扶白叟杖青藜。

〔云门〕即云门山,位于浙江省绍兴县南,山侧有若耶溪,山上有云门寺。

李弥逊在宋高宗时曾任户部侍郎,因主张抗金,反对屈膝求和而遭秦桧攻讦,遂离职以归隐山林。这首诗是他晚年寓居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县)时写的。

首联写诗人在傍晚时分登临云门山的总体印象。山路两侧,层林稠密,峰峦重叠,山转岗回,曲折蜿蜒,日落西山,一片幽暗,给人迷茫之感。这一联既写出云门道中山深林密,道路曲折的特征,又以“暗东西”和“路更迷”呼应点题,为全诗定下了氛围和色彩的基调。

颔联紧扣“晚步”之题,写诗人归程中见到的景物。他看到傍晚的游云涌向了落日,显现出瑰丽的晚霞,不禁使他产生一种开阔、舒畅、愉悦的感觉。这是从诗人的视觉来表现他的闲适心境。接着又从听觉来写他伴随着山泉潺潺走向山下的若耶溪,借助于山泉的潺湲声烘托了他欢快、轻松、悠然自得的情绪。这一联中的“奔”和“赴”,相互对应,从意念上加快了诗的节奏,也突出了诗人乐以忘忧,“宠辱皆忘”的闲适情怀。

颈联是写诗人在山下远眺山野和近观田垅的所见。“樵归野烧孤烟尽”,是写眺望远山,樵夫荷柴而归,牧童烤食的孤烟也冉冉散尽。“牛卧春犁小麦低”则是摄取了眼前田垅的近景。“牛卧春犁”是从侧面点题。牛拉犁劳累了一天,到傍晚卧在犁边休息。“小麦低”是直接点明了初春季节。在这一联中,诗人使用了一系列动静对仗的词语,如“樵归”(动)对“牛卧”(静)“野烧”(动)对“春犁”(静),“孤烟尽”(动)对“小麦低”(静)。在动与静的彼此烘托,相互反衬中,显现出一幅极富有人情味的“山野薄暮图”。

正因为诗人受到这幅“山野薄暮图”的感染和启迪,才滋生出尾联的“独绕辋川图画里,醉扶白叟杖青藜”的感受。诗人置身于“云门道中”,触景以生联想,仿佛看到了可以和《辋川图》相媲美的山林胜景,又仿佛看到自己喝醉了酒,拄着青藜杖独自绕着这宛如《辋川图》的“云门道中”漫步。王维的《辋川图》是描绘辋川优美风景的名作。诗人将他所处的环境与《辋川图》作比,既是对“云门道中”的绰约风姿最形象、最有力的概括和评价,又引发人们产生联想,增强诗的魅力和余韵。这一联的艺术构思极为独特、新巧。诗人将自己置于《辋川图》般的图画里,扶杖蹒跚散步,但又超然乎外,静观默察地欣赏着自己扶杖而行的“山野薄暮图”。这种化实为虚的构思,为诗的意境平添了空灵色彩,也显示出诗人命意求新的艺术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