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鹭洲

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鹭洲

【诗句】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鹭洲 
 
【出处】唐·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释义】三山:山名,在今南京市西南长江边,三峰并列,南北相连,故 名三山。二水:指秦淮河横贯金陵城,由金陵城西流入长江,白鹭洲 横截其间,形成二水。
 
此联的意思是:三山因被浮云遮掩,时隐时现,似乎有一 半落在青天之外;秦淮河被白鹭洲从中横截成二水后流入长江。后 用来形容山水变幻的动人景象。
 
 
【全诗】
 
《登金陵凤凰台》
.[唐].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赏析】
 
      据《唐才子传》记载,李白登黄鹤楼欲写诗,看到崔颢的《黄鹤楼》诗,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后,耿耿于怀,常欲写诗与之较胜负,后来便写了《登金陵凤凰台》这首诗。崔颢的《黄鹤楼》诗,被誉为唐诗七律第一(见《沧浪诗话》),而李白这首诗与之相比,“格律气势,未易甲乙”(《瀛奎律髓》)。足见李的这首诗在唐七律中的位置了。
 
     这段记载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一般说来,模仿的作品,难得原诗精髓,因而常画虎类犬。而李白的这首诗,却独能与原诗各有千秋,难分昆仲。两首诗的语言,同样是自然流畅、明快优美,韵律同样是“意得象先,神行言外”,不拘泥于格律而自然成韵。同是登临之作,崔诗把传说、写景与感情交织在一起,李诗则把传说、历史、景物与感情熔铸于一炉,抒发了忧国伤时的心情,意旨较崔诗更为深远。因而,李白这里的模仿,是高明的学习、借鉴、再创作。
 
      传说南朝宋元嘉十六年,有三只彩凤集于山间,时人筑台于山上,山名凤凰山,台名凤凰台。这个传说当然是靠不住的。但诗人在开头两句却以虚作实,把传说当作真有其事。俗话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可见当年的凤凰台是物华天宝之处了。可是眼前却是“凤去台空”,只有大江独自日夜东流,诗人怎能不感慨系之呢?三、四两句从传说回到现实,由慨叹凤凰的一去不返,转而伤感历史的巨大变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金陵曾是三国吴和东晋的首府,当年深宫美女,都城的士绅,都化作一抔黄土,那时的太平盛世又到何处去寻觅呢?
 
      “诗言志,歌咏言”,以上四句,或咏叹传说,或凭吊历史,诗人都是十分伤感的。诗人刚刚被排挤出长安,“济苍生”、“安社稷”的抱负受到了极大挫折,那消失的凤凰,那逝去的繁华,怎能不牵动诗人的百结愁肠呢?
 
    但是,当诗人放眼看到壮丽秀美的山河时,精神似乎又振作起来了。的确,李白对祖国山河的爱是热烈的、深沉的。在他讴歌大自然的大量诗篇里,总是喷发着火一般的热情,用炽热的爱和大自然拥抱在一起,熔化在一起,而且总以自由奔放的热情、乐观向上的精神、杰出的艺术才能和脱俗独创的艺术风格给人以美的享受。“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这两句自然流畅、对仗工整的千古佳句,把远处绰约可见的三山,近处被白鹭洲横截的秦淮河描绘得优美动人。山河的美的确把诗人的伤感淡化了,然而,冷酷的社会现实终究无法使诗人摆脱伤感。“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当大诗人想到皇帝被佞臣包围,自己报国无门时,反而更加伤感了。
 
    李白的诗大都是积极乐观,热情奔放的,那怕是一些消极避世之作,诗人自己也总是充满了自信。象这首基调伤感的诗,在李白的诗中是不多见的。然而,这首诗所表达的感情却更真切、更深沉、更细腻。诗人被排挤出长安,虽受到极大挫折,但报国之情尚未泯灭,而又觉报国无门,诗中表达的这种矛盾,痛苦的心情,读之使人泫然。
 
 
【鉴赏】
 
      这是李白最著名的一首七言律诗,大约作于天宝六载(747)。凤凰台,在金陵城西南隅(今江苏南京市凤游寺)。
 
     据《江南通志》记载:“宋元嘉十六年,有三鸟翔集山间,文彩五色,状如孔雀,音声谐和,众鸟群附,时人谓之凤凰。起台于山,谓之凤凰台,山曰凤凰山,里曰凤凰里。”全诗似仿崔颢名诗《黄鹤楼》,同崔诗一样押平声尤韵。传说乃李白与崔颢争胜之作。
 
     首联直擒题面。上句叙凤凰台传说,写登台;下句悲凤凰杳去,台空江流,逗引思古之幽情。句法直摹《黄鹤楼》首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十四字中凡三“凤”字、二“台”字,却不嫌重复,音节流畅,以古诗句法入律,堪称神奇。颔联意承“凤去台空”而来,金陵乃帝王之州,三国时吴国和后来的东晋、宋、齐、梁、陈,均建都于此。六代豪华竞奢,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吴国昔日繁华的宫殿庭苑,眼下却已成为幽僻荒径;东晋一代豪门簪裾冠盖,今日竟湮为荒坟古冢。诗人从朝代兴衰,彻悟人世沧桑、江山永恒,抒发吊古哀情。颈联从怀古中转出,直写眼前所见之景。上句写远眺,三山在今南京市板桥镇西,滨临长江,三峰南北连绵成行。
 
    陆游《入蜀记》载:“三山自石头及凤凰台望之,杳杳有无中耳,及过其下,则距金陵才五十余里。”这正是“三山半落青天外”的注脚。白鹭洲,在今南京市江东门一带。唐朝时,白鹭洲在长江中间,因洲上多白鹭而得名。登凤凰台近看长江,正是“一水中分白鹭洲”的景象。后长江西徙,原来的白鹭洲与陆地相连,今已不成其为洲了。此联状景对偶工整,远近囊括无遗,气象壮丽,乃千古佳联。登台吊古,人事代谢,面对永恒江山,感叹人生短暂、功业难建。于是逼出尾联:“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一吐胸中郁塞之块垒。陆贾《新语·慎微篇》云:“邪臣之蔽贤,犹浮云之障日月也。”诗人也以浮云喻佞人,以日譬皇帝,暗指诗人天宝三载(744)在长安遭奸佞谗毁,被唐玄宗“赐金还山”的遭遇,言外寓一腔忠君忧国之忱。
 
     全诗以登台起笔,既发思古之幽情,复写江山之壮观,最终结响于报国无门的忧愤,感情深沉,声调激越。与崔颢《黄鹤楼》相较,从诗的容量、思想境界及七律的规矩来说,李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乃是唐人前期七律中最佳名篇之一。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1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mingju/ticai/jingse/38411.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