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陈子昂是唐代诗歌卓越的革新者

2018-06-27 可可诗词网-文章 https://www.kekeshici.com

       

    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陈子昂青少年时家庭较富裕,轻财好施,慷慨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博览群书,擅长写作。同时关心国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树。24岁中进士,由于上书称旨,为武则天所赏识,擢为麟台正字。后升右拾遗,直言敢谏。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后得释放。万岁通天元年(696),他第二次从军,任建安王武攸宜参谋,随军东征,抵御契丹。军中与武攸宜意见分歧,遂遭贬谪。圣历元年(698),以父老为名,辞官回乡。后武三思指使县令段简诬陷他,再度下狱,忧愤而卒。

  陈子昂是唐代诗歌卓越的革新者。他在《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中明确地提出诗歌革新的主张,倡导“汉魏风骨”,要求恢复诗歌反映现实生活的优良传统,反对齐梁间“采丽竞繁,而兴寄都绝”的“逶迤颓靡”的形式主义诗风。这个主张名为“复古”,实质上是符合时代要求的革新。他的诗歌创作,即是这种进步主张的具体实践。其诗今存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感遇》诗不是一时一地之作,但风格颇为一致,确实洗净梁、陈以来的浮艳文风,语言十分质朴。其内容颇为丰富,反映了较广阔的社会生活和复杂的思想感情。《蓟丘览古》7首,通过吟咏蓟北一带古人古事来抒发怀才不遇的悲哀。“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燕昭王》)对礼贤下士的燕昭王的怀念,实际上是慨叹自己当前的不遇知音。《登幽州台歌》是他用歌行体写下的传诵千古的名篇。“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俯仰古今,在广阔的背景中表达了他深沉的忧愤。

     陈子昂的散文,成就不及诗歌突出,但也很著名,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前驱者之一。他的散文,虽然还夹杂一部分骈偶语句,但大体上质朴疏朗,接近先秦两汉的古文,改变了唐代初期的文风。唐代古文家对他的散文,常给以很高的评价。陈子昂的赋,今仅存《麈尾赋》1篇。此赋基本上是说理,然亦与其诗的特点一样,其行文之中,充满着对祸福无常的愤慨,笔力十分遒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