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陈子昂,机敏胜算,倜傥超群,颇具奇智

2018-06-27 可可诗词网-文章 https://www.kekeshici.com

 
子昂初入京,不为人知。有卖胡琴者,价百万,豪贵传视,无辨者。子昂突出,顾左右以千缗市之。众惊问,答曰:“余善此乐。”皆曰:“可得闻乎?”曰:“明日可集宜阳里。”如期偕往,则酒肴毕具,置胡琴于前。食毕,捧琴语曰:“蜀人陈子昂,有文百轴,驰走京毂,碌碌尘土,不为人知。此乐贱工之役,岂宜留心?”举而碎之,以其文轴遍赠会者。一日之内,声华溢都。时武攸宜为建安王,辟为书记。
 
〔选自《全唐诗话》〕
 
     陈子昂是唐朝武后时人,出身豪富世家。少年时遍览经史百家,任气使侠。24岁中进士,官麟台正字,迁右拾遗。直言敢谏,切中时弊,而意见少被采纳。因不阿权贵,受到排斥打击,38岁辞官还乡,后被权贵武三思指使县令诬害而死。陈子昂还是初唐著名诗人,诗歌革新家。其名作《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感慨宇宙无穷、人生短促,悲叹知音不遇、壮志难酬,情调凄郁深沉,苍凉悲壮,成为千古绝唱,传诵人口。这则故事记述的则是青年时期的陈子昂初次入京会试时的一件轶事,读来可以窥到他倜傥豪侠、颇具奇智的一个性格侧面。
 
    全文不足二百字,情节却一波三折,极尽跌宕之致。讲的是陈子昂初入长安应试,不为人知。这时有卖胡琴者,索价百万。如此高价,引起人们惊奇,京都豪贵们“传视”,却又“不辨”;在无人肯买的情况下,陈子昂“突出,顾左右以千缗市之。”(千缗:缗为串钱的绳子,一千文钱串在一起为一缗,千缗即为百万钱)引起众人惊问,回答很简单:“余善此乐。”将人们对琴与价的注意,轻轻一转,移到琴技之上。又引动人们产生“可得闻乎”的好奇心,回答:“明日可集宜阳里。”文势如波澜,至此由高峰而下,又酝酿着下一次波峰的涌起。次日,大家“如期偕往”,看到的是“酒肴毕具,置胡琴于前。”场面豪华,显出主人气派阔绰,信守诺言。食毕,主人捧琴,众人以为可以一聆妙音了,却不料主人说出一番话来,宣称自己由蜀诣京,“碌碌尘土”,“有文百轴不为人知,(唐人习以诗文制作成卷轴,如今裱画为轴一般)此乐贱工之役,岂宜留心?”言毕举琴碎之。如惊涛击崖,引起轰响,在众宾客惊愕之际,陈子昂以其文轴遍赠会者。其诗作又似一股清新的春风,风骨刚健,兴寄真挚,引起新的轰动,遂致“一日之内,声华溢都。”故事以武攸宜将其聘为书记作为尾声,记为第二次波澜平息下去后的反响。
 
      唐承隋制,以科举取士。每岁会考,全国举子集于京师,亦是一时之盛况。“麻衣如雪,布于九衢”,形象地描绘了应试举子布满长安街巷里坊的情景。在如许芸芸之众中,怎样脱颖而出,成为每一个应试者萦绕心头的头等大事。所以举子们入京以后,纷纷活动,投献诗文,拜谒京都的名公贵人,求得他们的揄扬和推荐,以影响主司的视听。陈子昂是初次来京,不为人知,但他却能抓住卖胡琴者索价甚高,京都豪贵们传视不决的契机,掷钱百万,吸引住人们的注意,一步步引导,最后反客为主,赢得豪贵们的震惊、敬重,使他们自愿揄扬传播,取得“一日之内,声华溢都”的宣传效果。
 
      这一段,非常生动地展示了陈子昂是怎样抓住人们心理,将众人的注意由琴转到琴技、聚集豪宾,摆下盛宴,为其诗文大作广告而布下会场的经过。虽仅两句对话,数语描叙,陈子昂的不动声色,欲擒故纵,巧谋善设,练达老成的心态已经足以被读者领会,反映了他机敏胜算,倜傥超群,颇具奇智的个性。
 
        写作手法上,文势跌宕起伏,意境新颖,引人入胜。作者善于渲染气氛,运用对比,烘托描述对象。例如通过豪贵们“传视”、“不辨”,然后写“子昂突出,顾左右以千缗市之”,两相对照,赫然突出陈子昂家室豪富,出手爽快,与豪贵们犹豫不决的情态构成鲜明对比,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又如开始极写胡琴昂贵,众豪贵传视而不敢遽买,子昂购之而设盛宴陈前;而后再以诗文凌之于上,引起轰动,“声华溢都”,起到强化突出的作用。另外,小说剪裁得当,详略分明,用语精炼,表现力强,情节完整、具有传奇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