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冯燕传

2019-05-24 可可诗词网-古代剧曲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排遍第一


        魏豪有冯燕,年少客幽并。击球斗鸡为戏,游侠久知名。因避仇,来东郡,元戎逼属中军。直气凌貔虎,须臾叱咤,风云懔懔座中生。
        偶乘佳兴,轻裘锦带,东风跃马,往来寻访幽胜,游冶出东城。堤上莺花掩乱,香车宝马纵横。草软平沙稳,高楼两岸,春风笑语隔帘声。
        

排遍第二


        袖笼鞭敲镫,无语独闲行。绿杨下,人初静,烟淡夕阳明。窈窕佳人,独立瑶阶,掷果潘郎,瞥见红颜横波盼,不胜娇软倚云屏。
        曳红裳,频推朱户,半开还掩。似欲倚咿哑声里,细诉深情。因遣林间青鸟,为言彼此心期,的的深相许。窃香解佩,绸缪相顾不胜情。
        

排遍第三


        说良人滑将张婴,从来嗜酒,回家镇长酩酊长酲(一作“闹狂酲”)。屋上鸣鸠空斗,梁间客燕相惊。谁与花为主,兰房从此,朝云夕雨两牵萦。似游丝狂荡,随风无定,奈何岁华荏苒,欢计苦难凭。惟见新恩缱绻,连枝并翼,香闺日日为郎。谁知松萝托蔓,一比一豪轻。
        

排遍第四


        一夕还家醉,开户起相迎。为郎引裾相庇,低首略潜形。情深无隐,欲郎乘间起佳兵。授青萍,茫然抚弄,不忍欺心。尔能负心于彼,于我必无情。熟视花钿不足,刚肠终不能平。假手迎天意,一挥霜刃,窗间粉颈断瑶琼。
        

排遍第五


        凤皇钗,宝玉凋零(一作“飘零”)。惨然怅,娇魂怨,饮泣吞声。还被凌波唤起,相将金谷同游。想见逢迎处,揶揄羞面,妆脸泪盈盈。
        醉眠人醒来晨起,血凝螓首,但惊喧,白邻里,骇我卒难明。至幽囚推究,覆盆无计哀鸣。丹笔终诬服,圜门驱拥,衔冤垂首欲临刑。
        

排遍第六 (带花遍)


        向红尘里,有喧呼攘臂,转身避众,莫遣人冤滥,杀张室,忍偷生。僚吏惊呼呵叱,狂辞不变如初,投身属吏,慷慨吐丹诚。仿佛缧绁,自疑梦中,闻者皆惊叹为不平。割爱无心,泣对虞姬,手戮倾城宠,翻然起死,不教仇怨负冤声。
        

排遍第七 (攧花十八)


        义城元靖贤相国,嘉慕英雄士,锡金缯。闻此事,频太息(一作“叹赏”),封章归印,请赎冯燕罪,日边紫泥封诏,阖境赦深刑。万古三河风义在,青简上,众知名。河东注,任流水滔滔,水涸名难泯。至今乐府歌咏,流入管弦声。
        《水调歌头·冯燕传》见于王明清《玉照新志》卷二。作品连章叙事,情辞佚丽,本事取自唐沈亚之《冯燕传》; 调取宋词调 《水调歌头》,用其第一遍,而其格律又与词牌稍有不同,可能是歌唱时因音乐的缘故而有所变化。“排遍第六” 又名“带花遍”,“排遍第七” 又曰 “攧花十八”。《碧鸡漫志》 对此有解释: “欧阳永叔云: ‘贪看花幺花十八。’ 此曲内一叠名 ‘花十八’,前后十八拍,又四拍,共二十二拍。乐家者流所谓花拍,盖非其正也。曲节抑扬可喜,舞也随之。” 刘永济 《宋代歌舞剧曲录要》 说: “盖大曲入破以前,拍稀声少,故白乐天诗有 ‘曲淡节稀声不多’ 之句。排遍将毕,渐加繁声,故有花拍,犹今之赠板。” 由此也可以知道,大曲 《水调歌头》 与词牌不尽相同,是因为歌舞节拍需要而加赠板的缘故。
        沈亚之的传奇故事是说冯燕与滑将张婴妻私通。张婴知道后,常殴打其妻。一天,冯燕正与此女私会,恰逢张婴酒醉回来,燕匿于门后。婴妻取佩刀授燕,示意杀婴。燕觉婴妻心狠,不杀婴,却将婴妻杀死。第二天,案发,因张婴常打妻,官府判定是婴杀妻,婴不能辩。婴赴市将就刑,围观者千余人。冯燕赶来自首,承认私通罪、杀人罪。官府感其义薄云天,赦其罪。
        这一作品是传奇性的人物传记,以浓重的笔墨描写冯燕脱略豪放的性格,和大义凛然、敢作敢当的气概。《排遍第一》 写少年游侠冯燕的来历: “击球斗鸡为戏,游侠久知名”,并说明他是“因避仇,来东都”,言虽简赅,却告诉人们,他一向侠义,任气使性。“直气凌貔虎,须臾叱吒,风云凛凛座中生”,短短数语,没有写他相貌如何,身材如何,一个神采奕奕的英武少年的形象,却呼之欲出。细致地写人物的面容、衣着、声音、笑貌,这是小说笔法,诗歌笔法则是凝练,因而要捕捉其最具特色的地方,作者描写冯燕时,写神略貌,使人物栩栩如生,烨烨生光。
        《排遍第二》、《排遍第三》 写冯燕与张婴妻邂逅,两情相悦,遂致绸缪的情形。这两曲以明丽的色彩烘托儿女之情。在莺语花香、草软沙平的大好春光中,冯燕“袖笼鞭敲镫,无语独闲行”,遇见 “独立瑶阶” 的窈窕佳人,心悦目成,“因遣林间青鸟,为言彼此心期”,终于“窃香解佩,绸缪相顾不胜情”,写来旖旎缠绵。张妻之所以偷情,是因为张婴嗜酒贪杯,不怜惜妻子。一个青春少妇遇见这样一个酒鬼,确实也有可怜可悯之处。作者对她也给以一定的同情,说她“似游丝狂荡,随风无定,奈何岁华荏苒,欢计苦难凭”。私通固然有错,尚能回头是岸,然而,起了杀夫之心,其背信负义已有了质的变化,却是很难饶恕了。
        男女私通而杀其亲夫,这是通常发生的案件。但是这一故事却超出常例,而是私通的男方杀死女方,那是因为案件的当事人是一个少年游侠。他任性而为,虽与有夫之妇有了苟且之事,由于向来不以礼法为意,并不以为大错。但是当那女子要他杀其亲夫时,他痛恨这种狠毒心肠,这种痛恨大大超过儿女私情。他 “不忍欺心”,不能既窃其妻,又杀其人; 更何况他又意识到 “尔能负心于彼,于我必无情”,看透了此女的不测心肠。所以 “假手迎天意,一挥霜刃”,愤而杀此女 ( 《排遍第四》)。然而,既见 “窗间粉颈断瑶琼”,冯燕又于心不忍,心中怅然。他原是一时义愤填膺,“割爱无心”,“泣对虞姬”。( 《排遍第六 (带花遍)》) 作品写冯燕与张妻从邂逅生情,到愤而挥刀断颈,再到事后怜惜,层层写来,颇符合情感的逻辑性。
        如果说冯燕与张妻从爱到恨再到杀的情感大起大落,十分震骇人心的话,那么,张婴无辜而获罪,“含冤垂首欲临刑”,则令人痛惜。更有奇者,则是冯燕赶到刑场,“喧呼攘臂” 救张婴。冯燕虽然可以逍遥法外,而且已经在法网之外,还有了替死鬼,可是他不愿遣人冤滥,自己杀了人,却忍心偷生。当 “僚吏惊呼呵叱”时,他没有退缩,仍然 “狂辞不变如初”,“慷慨吐丹诚”,承担杀人罪名。这就使冯燕的性格得到升华,他的忠义和慷慨就死的气概令人感动。
        像这样一个情节大起大落,人物情感曲折盘绕的故事,作者仅用七支曲,就从容驾驭,娓娓道来,节奏掌握得恰到好处: 既有叫人心惊胆战的血溅当时的场面,又有春光明媚的景色与柔情密意的情调; 既有受冤无奈的悲哀,又有敢作敢为的勇气,令人读来荡气回肠。从语言来看,虽然有不少绮言丽语,却又质朴流畅,不少词句还纯是当时口语,如 “因避仇,来东都”,“说良人滑将张婴,从来嗜酒”,“一夕还家醉,开户起相迎” 等等,平直叙事,并无雕饰。自然本色与雅丽的风格相结合,这正是大曲的语言特色。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