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协状元

2019-05-24 可可诗词网-古代剧曲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大圣乐】村落无人要厮笑,这愁闷有谁知道。闲来徐步,桑麻径里,独自烦恼。
        【叨叨令】 贫则虽贪,每恁地娇,这两眉儿扫。有时暗忆妾爹娘,珠泪堕、润湿芳容,甚人知道?妾又无人要。兼自执卓做人,除非是苦怀抱。妾又无倚靠。付分缘与人缉麻,夜间独自,宿在古庙。
        【同前】 几番焦燥,命直不好,埋冤知是几宵。受千般愁闷,万种寂寥,虚度奴年少。每甘分粗衣布裙,寻思另般格调。若要奴家好,遇得一个意中人,共作结发,夫妻谐老。

        《张协状元》 收见 《永乐大典》 卷一三九九一。卷首题“九山书会编撰”。“九山”,南戏发源地温州地名,《温州府志》 (卷七) 等史籍及古代诗文作品中都曾有记载。钱南扬在 《永乐大典戏文三种校注》 一书的注文中说: “九山,永嘉地名,至今犹存,书会盖即以所在地为名。” 日本学者岩城秀夫也提到: “所谓九山书会,就等于温州书会、永嘉书会。” 存本 《张协状元》 是该剧流传过程中的一个改编本,剧作者应是 “九山书会” 才人。《张协状元》 的产生时代,学术界说法不一。从各方面情况推断,其编定年代应当在南宋中期,“温州杂剧” 形成约百年之后。现存剧本呈现中国戏剧表演艺术的早期形态。
        王贫女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在五鸡山依破败古庙为家。她自尊自强,信奉 “勤苦强似去求人”,“白日三餐,勤苦村庄机织,得人知重” (第六出语),远村农民李大公一家就常常来赒济她。她 “贫则贫”,却出落得蛾眉淡扫,姿容娇媚。随着年岁日长,也有了深深的愁闷。
        她白天 “付分缘与人缉麻,夜间独自,宿在古庙”,形单影只,有无限的惆怅。在这荒僻野庙,没有一亲半眷可以依靠; 没有至亲好友来相邀同乐,倾诉衷肠。人家的儿女正在父母膝下承欢,父母会来关心女儿的前途,安排她的婚姻大事,而贫女却至今未有人来提婚论嫁。
        尽管如此,仍要 “执卓做人”,在贫贱生活中洁身自好,坚忍自强。她虽然埋怨命运不好,但仍保持着希望,和所有同年的少女一样有个心愿: “遇得一个意中人,共作结发,夫妻谐老。” 为此,她 “甘分粗衣布裙”,因为那也会有一种欢乐在其中。这难道不是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吗?这不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吗?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却看到纯洁、善良的她不幸受到张协的欺骗,欺侮,甚至打骂、剑劈伤身。这是多么惨痛的事实! 王贫女的遭遇正是那时无数下层贫苦妇女悲惨命运的写照。对比王贫女,那忘恩负义,极端自私的势利小人张协,当然应受到观众的唾骂和不齿。
        南戏中多有男子发迹变泰而负心婚变的故事题材,《张协状元》 就是这样一部戏文。这也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一部南戏剧本,它也记录了南戏早期的形态: 剧内主人公一般都是下层人民,因此,曲文较简单,基本上是口语,曲牌联套也较简单短小。像这三支曲子就是王贫女初次出场所唱的一套曲子,纯用南曲,可以清楚地看出,它的 【叨叨令】 和北曲 【叨叨令】 格式完全不同。这些都是早期南曲的现象,因而,《张协状元》 在戏剧史上亦有着重要的文献价值。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