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记诸宫调·送别

2019-05-24 可可诗词网-古代剧曲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后数日,生行。夫人暨莺送于道,法聪与焉。经于蒲西十里小亭置酒。悲欢离合一尊酒,南北东西十里程。
        【大石调·玉翼蝉】 蟾宫客,赴帝阙,相送临郊野。恰俺与莺莺,鸳帏暂相守,被功名使人离缺。好缘业,空悒怏,频嗟叹,不忍轻离别。早是恁凄凄凉凉受烦恼,那堪值暮秋时节。雨儿乍歇,向晚风如漂冽,那闻得衰柳蝉鸣凄切! 未知今日别后,何时重见也,衫袖上盈盈揾泪不绝。幽恨眉峰暗结,好难割舍,纵有千种风情何处说!
        【尾】 莫道男儿心如铁,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越调·上平西缠令】 景萧萧,风淅淅,雨霏霏,对此景争忍分离!
        仆人催促,雨停风息日平西。断肠何处唱《阳关》,执手临岐。
        蝉声切,蛩声细,角声韵,雁声悲,望去程依约天涯。且休上马,若无多泪与君垂,此际情绪你争知,更说甚湘妃!
        【斗鹌鹑】 嘱付情郎: “若到帝里,帝里酒酽花秾,万般景媚,休取次共别人便效连理。少饮酒,省游戏,记取奴言语,必登高第。
        专听着伊家好消好息,专等着伊家宝冠霞帔。妾守空闺把门儿紧闭,不拈丝管,罢了梳洗,你咱是必把音书频寄。”
        【雪里梅】 “莫烦恼,莫烦恼,放心地,放心地! 是必,是必! 休恁做病做气。俺也不似别的,你情性俺都识。临去也,临去也! 且休去,听俺劝伊。”
        【错煞】 “我郎休怪强牵衣,问你西行几日归?著路里小心呵! 且须在意。省可里晚眠早起,冷茶饭莫吃。好将息,我专倚着门儿专望你。”
        生与莺难别。夫人劝曰: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仙吕调·恋香衾】 苒苒征尘动行陌,杯盘取次安排。三口儿连法聪,外更无别客。鱼水似夫妻正美满,被功名等闲离拆。然终须相见,奈时下难捱。君瑞啼痕污了衫袖,莺莺粉泪盈腮。一个止不定长吁,一个顿不开眉黛。君瑞道: “闺房里保重!” 莺莺道: “路途上宁耐!” 两边的心绪,一样的愁怀。
        【尾】 仆人催促,怕晚了天色,柳堤儿上把瘦马儿连忙解。夫人好毒害,道: “孩儿每回取个坐车儿来。”
        生辞,夫人及聪皆曰: “好行!”夫人登车,生与莺别。
        【大石调·蓦山溪】离筵已散,再留恋应无计。烦恼的是莺莺,受苦的是清河君瑞。头西下控着马,东向驭坐车儿。辞了法聪,别了夫人,把樽俎收拾起。临上马,还把征鞍倚。低语使红娘,更告一盏以为别礼。莺莺君瑞,彼此不胜愁,厮觑者总无言,未饮心先醉。
        【尾】 满酌离杯长出口儿气,比及道得个 “我儿将息!” 一盏酒里,白泠泠的滴够半盏来泪。
        夫人道: “教郎上路,日色晚矣。”莺啼哭,又赋诗一首赠郎。诗曰:
        “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
        【黄钟宫·出队子】 最苦是离别,彼此心头难弃舍。莺莺哭得似痴呆,脸上啼痕都是血,有千种恩情何处说! 夫人道: “天晚教郎疾去。” 怎奈红娘心似铁,把莺莺扶上七香车。君瑞攀鞍空自攧,道得个 “冤家宁耐些!”
        【尾】 马儿登程,坐车儿归舍。马儿往西行,坐车儿往东拽: 两口儿一步儿离得远如一步也。

        “送别” 是 《董西厢》 中最为动情的场面,也是作者着墨最浓的地方。莺莺与张生的婚姻虽然已得到老夫人的应允,前途却仍然是个变数: 老夫人反悔怎么办?张生变心怎么办?虽然张生恃才,以为必然高中,但万一落第,流落他乡又怎么办?更不必说路途劳顿、或染疾病等等,这都是莺莺心中的疑虑。对于张生来说,则表现在争取功名与情感难以割舍的矛盾。定婚的喜悦是如此短暂,接下去的却是离别的伤感,和无尽的等待。正因为以上的种种原由,使离别更加沉重。
        【大石调·玉翼蝉】 和 【尾】,两曲写张生的离情别绪。他感叹与莺莺半年鸳帏暂相守,时日苦短,而今却为求取功名不得不分离,频频嗟叹,不忍离别。正是暮秋时节,秋风秋雨,添人愁烦,衰柳蝉鸣,倍觉凄切! 在张生的眼中,一草一木都透着憔悴,含着幽怨。“莫道男儿心如铁,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这几句便是张生心情的写照,也是 “送别” 这一段中的警策之句。
        【越调·上平西缠令】、【斗鹌鹑】、【雪里梅】、【错煞】 四曲,写莺莺的心情,以及对张生的频频嘱咐。她对着 “风淅淅,雨霏霏”,柔肠百折,霎时雨停风息,却已是一抹夕阳; 蝉声、蛩声、角声、雁声,无一不添人离愁。此番离别,莺莺疑虑最多,因而临行强牵衣,她需要对张生细细叮咛。首先担心的是 “帝里酒酽花秾万般景媚”,她叮嘱张生 “休取次共别人效连理”,还要他 “少饮酒,省游戏”。其次则是 “必把音书频寄”,她“专听着伊家好消好息”。再则,她一路牵挂,要张生路途保重,“省可里晚眠早起,冷茶饭莫吃,好将息”。这写叮咛表现了女儿家的多情与细心,也写出了女儿家的无奈与疑惧。
        【仙吕调·恋香衾】、【尾】、【大石调·蓦山溪】、【尾】、【黄钟宫·出队子】、【尾】 六曲,是作者以第三者的眼光,描写二人离别的情景。他们举杯道别,一个啼痕污衫袖,一个别泪满香腮,互道保重珍惜。天色已晚,一个上了马,一个登了车,马儿头朝西,车儿辕向东,看看的要分离,却又 “低语使红娘,更告一盏以为别礼”,使道别的过程一波三折,着重写出依依相恋的深情。应该说,作者写别情是很体察入微的,君瑞与莺莺重新举杯,却 “厮觑者总无言,未饮心先醉”,写出情到深处却无言的境界; 刚道得声 “我儿将息”,已双泪长流,只见“一盏酒里,白泠泠的滴够半盏来泪”,这又写出欲语又咽,未启唇泪先流,不能自制的境地。若不是个过来人,体会过离别滋味,怎写得出欲言而无语、无语胜有语的深切的情感来呢! 后两曲写夫人催行,红娘 “心似铁” 扶莺莺上车,又换了一个角度,从离人的眼中看来,催行的人统统“心似铁”! 临走时,张生道得句 “冤家宁耐些”,是劝慰莺莺,但 “冤家” 二字,却又透露出剪不断、理还乱的柔情来。


        这一段 “送别”,写得景中有情,情景交融,体察入微,描写细腻,可算得好词。若与王《西厢》第四本第三折长亭送别一折比较,则各有千秋。王氏的写法更凝练典丽,并化用了前人名句,如 “碧云天,黄花地” 便是。王词含蓄,耐咀嚼,而且音调流畅,历来受人赞赏,但是也应该注意到,王词吸收了不少董词的意境和描写手法。此外,《董西厢》 是说唱形式,歌者可以第三只眼来观察当时情景,他的描写可以更淋漓尽致一些,这也是值得注意的。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