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诗《山行》

2019-09-12 可可诗词网-古代诗文名篇 https://www.kekeshici.com

杜牧诗《山行》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山行》是杜牧一首脍炙人口的七绝,写山行秋色之美。前两句写秋日山行所见景色。“远上寒山石径斜”,“寒山”二字,将诗描写的对象总提。“寒”字又同时点明季节时令,暗示景物色调,以“寒”字形容山的色调,在唐诗中主要有枯寒、苍寒二意;枯寒为寥落、萧飒之境,而苍寒为苍翠葱郁之色。前者如寒山子诗“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王维《老将行》“寥落寒山对虚牖”。后者如王维《辋川闲居寄赠裴秀才迪》:“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杜牧此诗用的是苍寒之意,盖写山中尚有经霜不凋的苍松翠柏之类。但首句于“寒山”只一总提,主要笔墨则围绕山路而写。“远”指山路之绵远,“上”指沿山路而上,“斜”指山路的平缓弯曲。作者这样写,从题意来说,写出了“行”的特点,而从构图来说,却借勾画山路逶迤绵远之特点而又写出了山势幽深而平缓的形体特点,同时自然地把人们的视线沿着山路引向白云生处的人家。另外,行旅中若觉艰辛、伤感,往往不把绵远之路作为景色来欣赏。此诗则相反,着力写山路,把山路作为一种欣赏之景,则又侧面反映出行旅中轻松爽快的心情。沿着蜿蜒而上的石径望去,便看见“白云生处有人家”。白云仿佛从山岭中生出,飘浮缭绕,既可见山之幽深,其淡白之色又与山之苍翠相映衬,点染出明快色调。但此句的重点还在将深山“人家”点染入秋山图画之中。于白云缭绕之处居然隐约可见几户人家,秋日深山易于产生的那种荒旷孤寂之感顿然消逝,给人一种亲切感,和那白云一起给苍寒的深山添了生气。末两句着力写山行中所见枫林之景。正当诗人饶有兴味地注目在那晚霞的辉映之下映衬着白云翠岭,显得更鲜艳夺目。于是他留连不已,为了仔细观赏,竟至于把车停下迟迟不肯离去。不写车行,而写车停,前段车行之意自在其内,可以想知他是一路观赏秋山之景。先前看到的这些景物都未能使他为之停车,眼前的枫林,不但使他留连忘返,而且“停车”至“晚”。一行一停,前两句写景就为此句写枫林可爱作了有力的烘托。但是,枫林为什么可爱,却在最后一句才点出:“霜叶红于二月花”。不说红似,而说“红于”,说枫林红叶之娇艳明丽竟然胜于二月烂漫的春花。这当然有些夸张。但是,不如此就无以表现作者对枫林的偏爱,无法获得强烈的艺术效果。而且这种夸张也有它的生活根据,枫叶本为红色,在晚霞辉映下(由此可知“晚”字之可玩味),又有苍松、白云等色彩的衬托,加之在车行之中突然出现眼前,感觉尤为强烈,从而流露了作者此时的明朗心境,使他处处感到秋山的生机,借枫林之美写作者此时的一片美好情思。

传统的写秋山景色的诗,不少免不了带上萧飒或凄清的情调,写行旅,又免不了伤感。此诗却情思健爽,色调明朗,表现了杜牧与常人不同的艺术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