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况周颐词《江南好》

2019-09-19 可可诗词网-古代诗文名篇 https://www.kekeshici.com

词·况周颐词《江南好》

咏梅

娉婷甚,不受点尘侵。随意影斜都入画,自来香好不须寻。人在绮窗深。

词的第一、二句直接表达了词人的感情倾向:梅花美好得很,不受一点点灰尘的沾染。这就写出了梅花品格的清高。这是综观,将题中应有之义大体说尽。应该说这里下笔很重,如何衔接,实属不易。作者不愧为高手,下面转向写其形和神韵。“随意影斜都入画”,说梅花任何一种姿态都很美,都可以成为上等的艺术品。七个字就写尽了梅花外形姿态的美。“自来香好不须寻”,梅花的香味不仅“好”,而且“不须寻”,到处都是,益见神韵卓绝。这句和前面三句一样,不是实写,而是虚写。作者可能从宋代林逋《梅花》诗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得到启发,但又别出新意。林逋是通过暗香疏影赞美梅花的绝唱,而况周颐的梅花是间示,是象征,他在林逋的基础上进了一层,将它比作深闺中的少女。所以末句说“人在绮窗深”。那闺中少女的风姿神韵,姣美绝伦,尽在无言之中。

这首词,只有一句直接写人,而这恰是本词的主旨所在。它首先是字字句句咏梅,但它是借咏梅而寓意,借咏梅而咏人。不仅是赞美少女,而且也是在赞颂那些不受庸俗尘世沾染、不随波逐流、不同流合污的美好高尚的人格,赞颂那本质美外表也美的人。曲折地表现了诗人的道德观念和审美情趣,显示了作者所推崇和追求的“重、拙、大”的风格。从词的艺术上来说,一二句意明而直。这也是作者所主张的。他说:“词能直,固大佳。”他多次说,一首词不能重复描写,贵有意多。意多就需要转折,但转折也有诀窍。他说,“当于无字处为曲折,切忌有字处为曲折”;而“作词须知‘暗’字诀。凡暗转、暗接、暗提、暗顿,必须有大气力,斡运其间,非时流小惠之笔能胜任也。”(《蕙风词话》)这首小令,三句即已暗转;四句又一转;最后一句还是暗转。只有细心体会,才能悟得真艺术。

《咏梅》新颖而又富有独创性,但又并非未得益于前人。仅就《蕙风词话》提及的,与此相近的词语就有陈梦弼《鹧鸪天》中的“衣丝秋藕不沾尘”句;李钦叔《红梅引·赋青梅》中的“影转斜廊”句:李萧远《点绛唇》中的“梦到寻梅处”句;姚进道《好事近·重午前三日》中的“谁在绿窗深处”句。况周颐的《咏梅》或者是化用其意,或转作他义,或融为多义之一。这并非模仿,而是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