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天子以至于庶人,自尧舜以至于途之人,必有所以汲汲皇皇者,而后其德进、其业成。故曰鸡鸣而起,舜、跖之徒皆有所孳孳也。无所用心,孔子忧之曰:“不有博弈者乎?”惧无所孳孳者,不舜则跖也。今之君子纵无所用心而不至于为跖,然饱食终日,惰慢弥年,既不作山林散客,又不问庙堂急务,

2019-05-26 可可诗词网-古代长句译注 https://www.kekeshici.com

【名句】自天子以至于庶人,自尧舜以至于途之人,必有所以汲汲皇皇者,而后其德进、其业成。故曰鸡鸣而起,舜、跖之徒皆有所孳孳也。无所用心,孔子忧之曰:“不有博弈者乎?”惧无所孳孳者,不舜则跖也。今之君子纵无所用心而不至于为跖,然饱食终日,惰慢弥年,既不作山林散客,又不问庙堂急务,如醉如痴,以了日月,《易》所谓“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果是之谓乎?如是而自附于清品高贤,吾不信也。孟子论历圣道统心传,不出“忧勤惕励”四字,其最亲切者,曰“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此四语不独作相,士农工商皆可作座右铭也。

【译文】自天子以至于平民,自尧、舜以至于路途上的行人,必然有为了某种目标而急急忙忙努力追求的,此后德业才能长进,事业才有成就。所以说鸡鸣而起,舜、跖之类的人都为了善或利这个目标在孳孳努力。对任何事都无所用心的人,孔子也忧虑地说:“不是有掷彩下棋的游戏吗?干干也比闲着好啊!”害怕这些无所事事的人,成不了舜一类的人则会成为跖一类的人。现在这些君子,纵然无所用心也不至于成为跖一类的人,但是饱食终日,惰慢终年,既不做山林散客,又不问朝廷急务,如醉如痴,空度岁月。《易经》说“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难道就是如此吗?这样的人,还自认为自己属于清品高贤之类的人物,我是不相信的。孟子论述历代圣人道统的相传,不出“忧勤惕励”这四个字,意思就是要经受忧愁劳苦,要心存戒惧。孟子最恳切的教导是说:“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意思是说:“抬着头考虑,白天想不明白,夜里接着想;幸好想通了,便坐着等待天亮后马上实行。”这四句话,不仅对做宰相的,即使对士、农、工、商之人,都可以作为座右铭。

注释

【注释】①汲汲皇皇:急切,紧张貌。 ②“故曰鸡鸣而起”二句:《孟子·尽心上》:“孟子曰:‘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跖之徒也。欲知舜与跖之分,无他,利与善之间也。’” ③“孔子忧之曰”二句:《论语·阳货》:“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④“君子进德修业”二句:《周易·乾卦》:“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 ⑤“仰而思之”四句:《孟子·离娄下》:“周公思兼三王,以施四事,其有不合者,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