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城”白帝城游记

 我在霏微的斜雨中登上白帝城,湿滑的石阶在山间蜿蜒。

白帝城是诗城,永生的诗魂萦绕着,在阳光中翘耸的城头上发出美丽的吟唱。唱古今多少兴亡事,歌大江滚滚东流去。

白帝城紧依夔门,前人有“瞿塘峡险,白帝城高”的描绘。如此峻拔的气象,怎能不孕育武士的壮举,文人的诵赞呢!

遥想当年刘备被东吴大将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败走白帝,竟在永安宫挥泪托孤,终老一生,是何等的悲怆啊!

我凝视“托孤堂”里刘备病卧的塑像,凝视诸葛亮和文臣武将悲恸的神情,思绪也仿佛空中纷纷飘落的细雨,绵绵无尽头。

更有那明良殿、武侯祠以及粉壁上的三国故事彩画,使人完全沉浸在一千年前的那巨焰烛空的血战之中,也在心底荡出几多感慨。杜甫诗云:“蜀主窥吴幸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翠华想象空山里,玉殿虚无野寺中。”那种苍凉感,后人是不难体味出的。

我站在飞檐红柱的观星亭,看江水那么浩荡地闯入夔门,泛着浑黄的旋涡。有江轮驶来,汽笛声音很响亮地飘荡在雾岚轻笼的深壑间,激起长久的回声。在如此奇险的地方哭别江山,那刘玄德至死,也是一副铮铮硬骨呢!有人的题联道出了这番英雄气慨:

 

潮水入夔门有千层浪过繁星闪烁肃森地

乘霞辞白帝欣万壑风随海日流辉壮阔天

 

城头有一草亭,名为“沁园”,使人不能不记起杜甫草堂的情境。旁有临风楼,完全是占典庭院格局。红、蓝颜色花朵在微雨中摇曳,石板路面被小雨漆得一片黑亮。粉墙花窗,绿色琉璃瓦沿着弯转的墙头一路覆去,几叶芭蕉探在墙外,好幽邃的地方!能在这雄险的夔门关旁辟出这一方优雅的所在,没有诗情的滋润,是绝难想象的。

附近竹篱旁有一联语:隔谿旧有诗人宅,出峡时看估客帆。诗人的宅院隔岸是寻不到了,只一片青葱梯田在轻岚中隐现,却望见山腰一座好辉煌的楼台,那便是杜甫西阁。

杜甫游寓夔州近两载,曾在此居住。待他离别此地,已留下四百余首诗歌。后人没有忘记这位伟人的诗圣,这座西阁,便是1984年在一座观音洞前辟建的。

我登上西阁,令人所绘的“杜甫吟啸图”瓷砖画叫人蓦地生出感叹来:诗圣深沉的目光透过红色花窗,落在浩淼江面,夔门雄壮的风嘶浪吼,一阵阵涌入楼头,远山在雨雾中虚淡了,白浪撞击着滟澦堆散裂成的暗黄色礁石,一片片裸露出江面,像从水底伸出的狞厉的牙齿。是当年八阵图的遗迹吧?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场汈江滚滚来。”诗人一定是站在这里,临风长吟出这千古绝唱的。那“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的诗句,是那嶙峋的江石所激起的慨叹吗?

秋夜时分,这西阁四野又该是“孤月当楼满,寒江动夜扉”的图画了。我的情思如这凌波的飞楼,融化在无边的江天。想那“朝辞白帝,暮至江陵”的诗仙李太白,在彩云中放舟峡江,该是怎样的翩跹,怎样的风流!

还有白居易、刘禹锡、陆游、范成大云游于此,咏诗作赋的浪漫躯影……

当年那位自称白帝,且改鱼腹县为白帝城的蜀王公孙述,是趋附着功名的。他如何会想到,绵长的诗情会久久徘徊在这如画的山城,且在雄峻的夔门畔向奔流的长江投下一束诗的亮色。



  • 上一篇:女人花
  •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07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anwen/sanwenjingxuan/3835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