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英台近

2019-06-01 可可诗词网-古代爱情诗词 https://www.kekeshici.com

        

途次寄内


        雨声疏,风力碎,萧瑟打篷背。倦旅天涯,此际客怀最。料他蕙被禁寒,兰釭照梦,也尝到、伤春滋味。
        几回悔,不如不订归期,离情尚堪慰。争似番番,赢得镜边泪。而今杨柳愁深,海棠泣浅,又添了、一般憔悴。

        劳乃宣这首作于旅途中的寄内词,通过抒写自己的欲归未归之际的心理活动,表达了对亲人抑制不住的强烈的思念之情。
        词的开头就渲染了因相思而产生的感伤的情调。“雨声疏,风力碎,萧瑟打篷背”,这是景中寓情的描写:雨也稀疏,风也无力,打在船篷上,发出一阵阵稀稀落落的声响。“萧瑟”二字,不仅是这种声响的写照,而且道出了舟中之客寂寞凄凉的心境。“倦旅天涯,此际客怀最”,由写景转为直抒胸臆,一个“倦”字,一个“最”字,极写此刻浪迹天涯的词人因怀乡思亲而涌上心头的万般愁苦。词人的眼前浮现出终日牵挂着自己的爱妻的身影,想象不由地在笔下驰骋起来:“料他蕙被禁寒,兰釭照梦,也尝到、伤春滋味。 ”这真是绝妙的抒情之笔:不说自己想妻子,却说妻子想自己,以衬托的手法,更加浓烈地抒发了自己相思之情。“蕙被禁寒”之“寒”,既是写春寒料峭的天气,更是写闺中人因丈夫久别、独守空阁而感到的冷寂。妻子于梦中时时见到丈夫,倾诉衷肠,这夜有所梦,乃是日有所思的结果,故“兰釭照梦”一句极有味,尤显伉俪情笃意深。然而,梦境毕竟是虚幻的,醒来后亲人消失,闺中人所“尝到”的只是“伤春”的苦涩“滋味”。妙在“尝到”前有个“也”字,一笔涉及两人,在“你也尝到”中隐含着“我已尝到”的意思。作者凭借一个“也”字,把夫妻双方的情感交融在一起,十分动人地表达了出来。
        下片,词人对离愁之深作进一步的刻画。“几回悔,不如不订归期,离情尚堪慰。争似番番,赢得镜边泪”,这是说,归期未定之前,通过日思夜梦,为“离情”所困扰的心尚可得到一丝慰藉;可眼下订了归期,倒使闺中人心神不宁,她一天天地盼哪,等啊,却是一次次地落空,一次次地伤感落泪,未免生出“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李益《江南曲》)的失望和痛苦。为此,作者对自己“订归期”的举动深感后悔,“悔”前加了“几回”二字,强调了后悔的程度,反映了自己屡次未能践约以如期归去的愧疚心情。“而今杨柳愁深,海棠泣浅,又添了、一般憔悴”,按说“订归期”理应使离人感到欢乐,可是居然造成如此后果,真是始料未及。惟妙惟肖的叙说,极有戏剧性而令人难忘地表现出了词人伉俪之间刻骨铭心的相思。折杨柳以赠别乃古代之习俗,诗词中常以杨柳作为别离的象征。这里,词人以“杨柳愁深”写自己,以“海棠泣浅”写爱妻,一“愁”一“泣”,颇为感伤,而此外“又添了、一般憔悴”,足见他们已被“离情”折磨到何等难堪的地步,夫妻恩爱之深之笃自是不言而喻的了。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