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 - 宋·柳永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羁旅思乡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首词写的是作者在凄凉的旅程中,回忆起刚刚离开汴京离别情人的情景。上阕写都门饯别,难分难舍;下阕写旅程中个人的孤寂凄清。这首词是柳永的代表作。

上阕开头三句,勾勒了悲凉的晚秋景色:寒蝉凄鸣,暮色苍茫,面对送别的长亭,阵阵骤雨刚刚停歇。在重重地渲染悲凉的气氛之后,写与情人的郊外饯别。作者没有铺写送别筵上的举杯浇愁和剪不断的情丝,却写了“帐饮无绪”和“兰舟催发”。一面是正依依惜别,一面又再三催促,不得不别,这一矛盾加重了伤别的气氛。因此,饮又无绪,留又不能,临别之前该说几句告别的话了吧,可又“无语凝噎”,“竟无语”是表象,实际上是千言万语在喉,竟不知说什么才好。一个“噎”字包含了万语千言;一个“泪”字点出了哀痛的心情。一切的感情,都体现在“执手相看”之中,多么诚挚而又多么哀伤,其中不正透露出绵绵的情意吗?

紧接下两句是想象别后路途遥远,前程迷茫。“千里烟波”,“暮霭沉沉”,用一个“念”字把近景和远景,实景和虚景融成一片,巧妙地把惜别的深情,离别的痛苦,编织进黯淡的景色之中。景黯,情笃,愁也愈深,词的意境也就更令人伤神了。

下阕开头就说,自古以来多情人都为离别而悲伤,更何况在这冷落凄清的秋日季节里!作者由感伤直接抒发了感慨。接着突然将笔墨宕开,写出脍炙人口的名句:“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从结构上看,“晓风残月”接“暮蔼沉沉”,“酒醒”接“帐饮”,层次井然,前后照应;从意境上看,酒醒后在船上看到的岸边的杨柳在晓风之中飘拂,再加上那一弯残月的映衬,越发增添了凄清、伤感的情调。“杨柳”、“晓风”、“残月”,古往今来不少文人墨客写伤别时曾经用过,但很少象柳永这样揉合得天衣无缝,耐人寻味。“微妙则耐思,而景中有情。……‘杨柳岸晓风残月’所以脍炙人口也。”(谢章铤《赌棋山庄词话》)接着,作者又将想象推进一层,想到经年离别的长久寂寞,不能与情人在一起,那么良辰美景都是虚设的了。纵有千种风情,又能向谁来倾吐呢?这里的“千种风情”,既扣住了上片的“千里烟波”,又表露出作者无穷的悲痛。

《雨霖铃》在章法上是相当讲究的,全诗自始至终扣住一个“别”字,前后呼应,环环相扣。想象丰富,文句优美,意境又隽永、深邃,确实把羁旅行役之人与情人惜别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难怪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