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 丹阳道中》 - 元·宋

2022-11-01 可可诗词网-羁旅思乡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元·宋

 

西风落日丹阳道,竹冈松阪相环抱。何处最多情?练湖秋水明。

驿城那惮远,佳句初开卷。寒雁任相呼,羁愁一点无。

诗愁而后工。故诗家、词家总爱无愁强愁,将文字写得可怜巴巴的。宋褧《丹阳道中》一词,虽写落日、秋水、寒雁,却一扫愁绪,让人耳目一新。

“西风落日丹阳道”,一句点三种景物:西风、落日、大道,交代清楚了时令(秋)、时辰(暮)、处所(丹阳)。由于名词并列,省去动词,故文约简而景繁复,给读者留下思索余地。“竹冈”句,诗人目光骤然收拢,近视大道两旁,满冈翠竹,满坡苍松,似有环合相抱之势。写秋景,不写黄,而写绿;不写落叶植物,而写常青植物,这不但符合丹阳当地实际,也表现了诗人独特的艺术发现与选择。“何处”二句,一句设问,一句作答,将景推向一个空阔明丽的境界,亦将情导向沉醉于自然风物的超然。练湖,古称曲阿后湖,在丹阳县城西北。上半阕四句词,主要写景,且前后照应:落日照应秋水明,冈阪映应练湖水,将景物的内部联系含蓄地交代一清。

下阕,虽不忘写景,但重点已是抒情。驿,本指驿站,但与“城”字组合,便只能指丹阳县城了。过了练湖,前面便是县城,故用“那惮远”说明心情的坦然。“佳句初开卷”,放于此似不好解释,若理解作者对江南风光的无限热爱,对刚刚在眼前闪过的竹冈、松阪、练湖秋水的眷恋,这句词也就寻到了注脚。赏景如读佳句,到丹阳后,再向前,佳景更多,因此用“初开卷”拟之。当然,这只是文人的比附。“寒雁任相呼,羁愁一点无”二句,妙在写雁写人,难分难解。“任相呼”者,是雁,因飞翔一天,终于到了中途栖息之所,那雁鸣,已没一点旅愁哀音。结句,又可解为写人。雁栖于湖,人歇于城,同样都找到暂时归宿之处,还有何愁? “一点无”,极言心情愉快也!

倘注意检阅一下宋褧的羁旅词,你会发现,“不作悲凄语”,是他的追求。《沔阳道中》写的是“和风扇。群芳开偏。”《京山道中》写的是“不忧不惧,无辱无荣。爱水边渔,林下隐,泷头耕。”《车厩道中》写的则是“青松鸟桕,寒日来车厩。满目山明仍水秀”……由此可知,“泪眼观花花不语”,让景物皆著我之色彩,诚为佳句;而花自芳菲水自流,让景物皆将本身的美表现出来,更有意义——读美诗妙词,神游河山,岂不快哉! 《蕙风词话》评曰:“宋显夫《菩萨蛮·丹阳道中》云:‘何处最多情?练湖秋水明’,视杨升庵‘塘水初澄似玉容’句,微妙略同,而超逸过之。非慧心绝世,曷克领会到此。”此知音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