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常引 暮行》 - 元·李齐贤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羁旅思乡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元·李齐贤

栖鸦去尽远山青,看暝色,入林坰。灯火小于萤,人不见,苔扉半扃。

照鞍凉月,满衣白露,系马睡寒厅。今夜候明星。又何处?长亭短亭。

〔坰(jiong)〕远离城市之郊野。〔扃(jiong)〕原指从外面关门的门闩(shuan)、钩等,引申亦指门,或关门。

李齐贤高丽人,长期在元朝为官,曾广游华夏名胜,故词中极多写景之作。《暮行》将景与情揉于一炉,正体现了他的风格。

这首词,基本上以时为序,展示暮行途中所见、所思、所感。“栖鸦去尽远山青”三句,写日初落,暝色薄于林坰的过程。鸦原暂栖林间,随天色渐昏,而纷纷向宿窝飞去;最后鸦尽林静,远山一抹,暮霭弥漫,郊野一片昏黑。这儿,诗人以鸦的投林归巢,反衬自己的欲归无所,一丝淡淡的羁旅之愁,已经潜藏笔底。黑夜赶路,正在急投一店而将息疲乏之时,远处闪出一点灯火,那灯光太远、太小,如萤火然,于是急步奔去。“人不见,苔扉半扃。”这两句词,写旅店的荒僻。扉已生苔,可见太阴暗潮湿;门又半扃,可见生意冷落。上半阕词,没写人,只写了鸦,写了灯;鸦离我而去,灯招我而来;鸦创造了冷的气氛,灯则点燃了暖的希望。故愈写暝色浓重,愈衬出灯的光明。虽没写人,人已随灯出矣!

下半阕词,写旅途暂栖的情景。为了突出个人心境的孤凄,诗人特选取表示冷色调的词语,如凉月、白露、寒厅等,渲染夜的冷清,以造成对人的威压之势。月照征鞍,露湿薄衣,马系廊外,人卧寒厅,此情此景,怎能酣然入睡?于是才有“今夜候明星”的失眠盼晓,也才有明日将向何处的忧叹。候“明星”者,乃候启明星也。“长亭短亭”句,由前人成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化来,虽无创新,却恰合此时心境。

这首词,写景颇为独特,即写夜景,总爱将景物措置于不甚明晰的光芒之下。灯火,小于萤,突出夜路黑暗;月光映白露,突出居所清冷;夜深望明星,突出对光的企盼。由于光源把握较当,所以那光下的景物极有个性。与《暮行》相映,诗人还写过《早行》一词,其中有句云:“旅枕生寒夜凄凄,半庭明月露凄迷。疲僮梦语马频嘶。人世几时能少壮,宦游何处计东西。起来聊欲舞荒鸡。”两词对应,景相似,情相近,互证,可加深对二词的理解。

离人最多情,旅人易伤怀。“千里故乡今更远”,“夜寒茅店不成眠”。孤眠无伴,清梦难成,所以看景入目,思乡会心,熔铸成词,自然有一番不同寻常的意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