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声甘州》 - 宋·柳永

2019-05-11 可可诗词网-羁旅思乡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

柳永擅长写离愁别恨。这首词也是写离别之恨与羁旅之愁的,写得极为出色。

上阕发端,以一“对”字领起,写羁旅异乡的游子望着黄昏时分的秋景:傍晚时的骤雨洒落江天,经这一番风雨的洗涤,秋空更加清冷了。秋之黄昏,本是惹人忧伤的时节,加上潇潇之雨,更增加了浓重的忧伤气氛。紧接三句“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一气流转,境界雄浑悲壮,景色苍茫辽阔,再以“霜风”点染,就更显得气象阔大、寓意深刻了。一向鄙视柳永的苏轼,读到这三句,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唐人佳处,不过如此。”(《侯鲭录》卷七)“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两句,是写楼头凭栏所见的萧条、肃杀的秋景:这里的花儿凋谢了,叶枯萎了,景物的光华消逝了。作者以满目萧条的景象,烘托出游子感极而悲的伤怨心绪。而只有长江之水,无声无息地向东流去,这既是写实,又喻游子内心诉不尽的苦痛,就象这无语的江水东流一样,昼夜不舍,流淌不尽。

上阕着重写景,作者笔下所有的景物都笼罩上了一层凄婉的感情色彩。“暮雨”、“霜风”、“关河”、“残照”,以及衰落的红花、凋零的落叶……一起构成了这幅悲凉、萧瑟的画面,使读者对词人的心情的理解,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

下阕着重抒情。作者用“不忍登高临远”一句承上启下,拓开词意,然后用“望”字兴起思乡怀人。“不忍”三句的意思是说,不忍心登高远望,因为望着那遥远的故乡方向,思乡的心情便会收拽不住了。这就与上阕登高而望的凄凉景象联系在一起了,自然而然地展示了游子思归的凄苦心情。“叹”字两句转到自身的处境,表达自己久留他乡、却又归家不得的苦闷,直抒胸臆,真切动人。接着又宕开一笔,用“颙望”(呆望、凝望)一词,形象地描绘了妻子在家中盼望自己归来的情景。虽是想象之词,但加上“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一句的细节描写,就显得极为真实,而又将妻子盼丈夫归家之心切,细腻地刻划了出来。既然家中人是如此盼望自己回去,自己又如何呢?“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自己是同样地思念家人,思念着家乡,可是又不能立即动身,只能是呆呆地凝望,以寄托自己的愁思。这结尾三句写得生动传神,使人浮想联翩。

粗粗看来,全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细细咀嚼,又觉上下阕意脉清晰、前后照应,给人一种浑然天成、情景交融的境界,这正是柳词的令人神往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