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郑郎赴粤西幕府

2019-07-10 可可诗词网-言情赠友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当时红旆向西川,水部风流似郑虔
         被酒共眠金雁驿 ,分题多在浣花笺
         故人一别成千载, 公子重逢又十年。
         去谒征南正年少,牂牁春尽水如烟


        
        这首诗写诗人昔时与老友郑日奎同往西川典试,今日送其公子郑郎赴粤西幕府,抚今忆昔,感慨百端,表现了极其深厚的友情。
        从题目来看,诗人本是送郑郎赴粤西幕府,却先从乃父生情,从当年与郑日奎同往西川起笔: “当时红旆向西川。”据诗人在 《蜀道驿程记》中记载,康熙十一年(1672)六月,他曾 “奉命偕郑工部日奎 (次公) 典蜀试”。这一句即举重若轻地把时间推回到与郑郎父亲交往的年代,在回忆的屏幕上映现出郑日奎的身影,再具体描绘其形象。“水部风流似郑虔”,是对郑日奎的总体刻画。既以 “风流”直接礼赞其风度儒雅,又以唐代雅士郑虔作比,生动形象地刻画出郑日奎雅好诗章、风流倜傥的儒雅风姿,同时与首句前后映衬,情韵悠然,反映出诗人对其歆羡之情。深厚的友情已自此溢出。在二联中,诗人专拈最能显示郑日奎的 “风流”及二人友谊的生活场景,浓墨重彩,着意描写:“被酒共眠金雁驿,分题多在浣花笺。”这两个志同道合的挚友,在灯影下促膝谈心,醉卧驿舍,在浣花溪旁、浣花笺上,以各物为题,分探题目,共赋一事。这种描写,既生动具体地表现了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字里行间充溢着款曲相通的珍贵友谊,也是“水部风流似郑虔”句的形象鲜明的注脚。
        诗人这种从乃父生情的笔法,不仅没有脱离“送郑郎赴粤西幕府”这一题旨,而且追根溯源,更突出了对郑郎的深厚情谊。第三联即水到渠成,从郑日奎绾到郑郎:“故人一别成千载。公子重逢又十年。”老友谢世了,亲密的交往化作感慨良深的回忆,化作重逢郑郎的欢愉。这两句由十年前到现在,由老友到新知,时间跨度大,本有大量事件可写可叙,但诗人却化拖沓为简练,化板滞为飞动,在一联之内使悲喜交织,两两对比,既承上启下,又跌宕有致,显示了精湛的艺术造诣。
        最后一联归结到“送”字本义: “去谒征南正年少,牂牁春尽水如烟。”前一句化用杜牧 《怀钟陵旧游》 中 “一谒征南最少年”的诗句,写送郑郎赴粤西幕府。当年与其父同行典蜀试,今日却送郑郎独身赴粤西幕府,诗人心中自然感慨万千。这万千感慨,早已先郑郎飞越到千万里之外去了。诗人寓情于景,遥想郑郎去处,春尽牂牁,水阔天长,谁知何日才得重逢呢?这烟雾般凄迷的春水中,深深地寄寓了诗人与郑氏父子两代的多少深情厚谊! 读来情深意浓,真切感人。
        全诗以 “送”字为线索,以 “情”字为诗眼,既写对同郑日奎同典蜀试的追忆之情,又写送郑郎独身赴粤西幕府的依恋之情。与父子两代的交往和友情,既有联系,又有对比,时间、场面虽跳跃很大,却又一以贯之,凝练集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王士禛诗歌艺术清秀有致、情韵悠然的逸趣。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