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杰

2018-09-21 可可诗词网-诗人资料 https://www.kekeshici.com

高宗朝,(宾王) 与卢照邻、杨炯、王勃齐名,海内称 焉,号为“四杰”,亦云“卢骆杨王四才子”。(郄云卿《骆 丞集序》)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 废江河万古流。(杜甫《戏为六绝句》)

纵使卢王操翰墨,劣于汉魏近风骚。龙文虎脊皆君驭,历 块过都见尔曹。(同上)

裴行俭少聪明多艺,立功边陲,屡克凶丑。及为吏部侍 郎,赏拔苏味道、王勮,曰:“二公后当相次掌钧衡之任。”勮, 勃之兄也。时李敬玄盛称王勃、杨炯等四人以示,行俭曰:“士 之致远,先器识而后文艺也。勃等虽有才名,而浮躁浅露,岂 享爵禄者? 杨稍似沉静,应至令长,并鲜克令终。”卒如其言。 (刘肃《大唐新语》 卷一五)

(杨) 炯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词齐名,海内称为 “王杨卢骆”,亦号为“四杰”。炯闻之,谓人曰:“吾愧在卢前, 耻居王后。”当时议者亦以为然。其后崔融、李峤、张说俱重四 杰之文。崔融曰:“王勃文章宏逸,有绝尘之迹,因非常流所 及。炯与照邻,可以企之。盈川之言信矣。”说曰:“杨盈川文思 如悬河注水,酌之不竭,既优于卢,亦不减王。耻居王后,信 然; 愧在卢前,谦也。” (《旧唐书·文苑传上》)

炯博学善属文,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词齐名海 内,称“王杨卢骆四才子”,亦曰“四杰”。(晁公武 《郡斋 读书志》 卷四)

世称“王杨卢骆”。杨盈川之为文,好以古人姓名连用,如 “张平子之略谈,陆士衡之所记”,“潘安仁宜其陋矣,仲长统何 足知之”,号为“点鬼簿”。宾王文好以数对,如“秦地重关一百 二,汉家离宫三十六”,人号为“算博士” (计有功《唐诗 纪事》卷七)

自六朝来正声流靡,四君子一变而开唐音之端,卓然成 家,观子美之诗可见矣。然其律调初变,未能纯。(杨士 弘 《唐音》)

卢、骆、王、杨,号称“四杰”。词旨华靡固沿陈隋之遗, 翩翩意象,老境超然胜之,五言遂为律家正始。内子安稍近乐 府,杨、卢尚宗汉魏,宾王长歌虽极浮靡,亦有微瑕,而缀锦 贯珠,滔滔洪远,故是千秋绝艺。(王世贞 《艺苑卮言》 卷四)

古雄而浑,律精而微。四杰律诗,多以古脉行之,故材气 虽高,风华未烂。六朝一语百媚,汉魏一语百情,唐人未能辨 此。(陆时雍 《诗镜总论》)

王勃高华,杨炯雄厚,照邻清藻,宾王坦易。子安其最杰 乎?调入初唐,时带六朝锦色。(同上)

四杰佻放,其诗砰宏。(屠隆《唐诗类苑序》)

先是唐起梁陈衰运后,诗文纤弱委靡,体日益下。宾王首 与勃等一振之,虽未能骤革六朝余习,而诗律精严,文辞雄 放,滔滔混混,横绝无前。唐三百年风雅之盛,以四人者为之 前导也。(胡应麟《少室山房类稿》卷八九《补唐书骆诗 御传》)

笃而论之,四杰固以巧丽为宗,然长歌婉缛,上继四诗, 近体铿锵,下开百世,其功力匪邈小也。自五言律掩于沈、 宋、王、岑,七言古掩于少陵、太白、后人展卷忽之,不思陈 隋极弊之后,非四子草创,厥初盛唐诸公能遽抵妙境至此耶? 乃其万言一挥,滔滔混混,恐陈思而后贤劫中未有过者。总 之,才情富而气格卑,骈骊工而典则远,故视李、杜、韩、柳 四家,声实悬逊,要之,长处不可尽诬也。(同上书卷一 一八 《与顾叔时论宋元二代诗十六通》 之五)

照邻《古意》、宾王 《帝京》,词藻富者故当易至,然须寻 其本色乃佳。(胡应麟《诗薮》内编卷三)

卢、骆五言,骨干有余,风致殊乏。至于排律,时自铮 铮。(同上书内编卷四)

晋称“袁伏”,宏以为耻; 魏称“邢魏”,收殊不平。伏诚非 袁比,魏于邢,鲁、卫之政耳。惟杨盈川云:“吾愧在卢前,耻 居王后。”此语绝无谓,而后人不加考核,至今狐疑。《滕王阁 序》 神俊无前,六代体裁,几于一变。即“画栋”、“珠帘”四 韵,亦唐人短歌之绝。五言诸律,靡不精工。杨《浑天》模仿 《三都》,卢《五悲》趋步 《九辩》; 近体气骨有余,风华未 极。宾王 《武氏》一檄,足为文人吐气; 诸排律沉雄富丽, 沈、宋前鞭。以吾评,王为最,骆次之,杨、卢次之。 (同上书内编卷五)

王子安虽不废藻饰,如璞含珠媚,自然发其彩光。盈川视 王微加澄汰,清骨明姿,居然大雅。范阳较杨微丰,喜其领韵 疏拔,时有一往任笔不拘整对之意。义乌富有才情,兼深组 织,正以太整且丰之故,得擅长什之誉,将无风骨有可窥乎! 当年四子先后品序,就文笔通论,要亦其诗之定评也欤! (胡震亨 《唐音癸签》 卷五)

“当时自谓宗师妙,今日唯观对属能”,义山自咏尔时之四 子。“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杜少陵自咏万古之 四子。(同上书卷二五)

诗艺先体制而后工拙。王、卢、骆七言古偶丽虽工,而调 犹未纯,语犹未畅,实不得为正宗。(许学夷《诗源辩 体》卷一二)

王、卢、骆七言古,工巧处往往反伤拙俗。(同上)

杜子美诗云:“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 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此盖推之至矣。使四子五言律体 尽成,绮靡尽革,七言古调皆就纯,语皆就畅,虽驾沈、宋而 凌高、岑,不难也。乃为时代所限,惜哉! 杜“当时体”三字最 宜详味。(同上)

初唐四子,人知其才绮有余,故自不乏神韵。若盈川《夜 送赵纵》,第三句一语完题,前后俱用虚境。临海《易水送 别》,借轲、丹事,用一“别”字映出题面,余作凭吊,而神理 已足。二十字中而游刃如此,何等高笔! (毛先舒《诗辩 坻》)

明何大复《明月篇序》谓初唐四子之作,往往可歌,反在 少陵之上,说者以为有功于风雅,韪矣。然遂以此概七言之正 变,则非也。二十年来,学诗者束书不观,但取王、杨、卢、 骆数篇,转相仿效,肤词剩语,一唱百和,岂何氏之旨哉? (王士禛《带经堂诗话》 卷四)

王、杨、卢、骆虽负时名,而学识卑陋,旨趣凡近。惟子 安时有清思,然肤浅处亦多。故当日裴公有轻薄之目,而少陵 亦有时体之诮也。(顾安 《唐律消夏录》卷一)

装点是四杰本色,然有骨有韵,故虽沿齐梁之格,而能自 为唐世之音。(纪昀 《瀛奎律髓刊误》 卷四七)

唐初四子,源出子山。观少陵 《戏为六绝句》 专论四子, 而第一首起句便云:“庾信文章老更成,”有意无意之间,骊珠已 得。(刘熙载 《艺概·诗概》)

初唐四子,承六代藻丽之制。陈、杜、沈、宋继起,乃渐 工体格。至王、孟、岑、高,加以神韵而已。椎轮之功,四子 不可没矣。(陈衍《石遗室诗话》卷六)

唐初诗人,但多为五言,至四杰远出庾信,诸体始 备。……而就四人中评其甲乙,自以盈川为胜。(玄修 《唐诗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