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台

2022-06-18 可可诗词网-外国名诗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不要窥视天空的幽深。
        在天空的幽深里,
        诸神你推我搡密集如云。
        
        奶糖般的以太中 漂泛着,
        天使的腋毛,
        老鹰的落羽。
        
        灼热的青铜般可怕的诸神那肌肤的气息。秤。
        
        不要凝视天空的幽深。
        那凝视的眼睛将被光焰灼焚。
        
        从天空的幽深中降下的是永劫的权力。
        
        是对忤逆天空者的严刑。
        
        唯有信心笃厚的灵魂攀登
        那天空的中央耸立着
        一支白色的蜡烛。
        ——灯台。

        


        这是天的看灯人、海的路标。
        (心灵贫瘠的人是幸运的吧)
        包茎。
        秃头的苏格拉底。
        朝阳焚烧着蔷薇花香。沿着灯台的白垩滑动,我们
        在周围绕过一巡。这只尽是眼屎的眼睛迢遥地望着
        端顶。
        
        神……三位一体。爱。不灭的真理。那些至高无上
         的警句的苗床。流动着的玻璃中的一滴乳汁。
        
        诸神的咳嗽喘息清晰可闻,如同执于手里
        在这幽深中
        灯台漂泛着,
        
        灯台如耳朵随风摇曳。

        


        曾经害怕、忌恨说是照出心灵的明镜的天空
        愚蠢地信口断言:
        ——神不存在。
        如今这身边的神的冷酷训诫该怎样解释?降生于世乃是将身体出卖给神明。我们的生命是神的财富。
        所谓牺牲,乃主动地抛弃这生命。
        ……。
        ……。
        
        石砾、羽翼、唾液、弹丸,在什么也不可企及的高处
        神安闲地俯视着下界。
        悲恸、憎恶,手指天上的黑暗,我们呐喊:
        ——就是他,就是那家伙!把他拽下来!
        
        但在我们这群自傲的渎神者。追求自由者之上 立刻有冥罚降临。
        雷鸣。
        不,不,那是
        灯台的鼻尖前嗡嗡乱叫的粘缠的苍蝇。
        象威吓似地排队飞行。
        露出冷冰冰的牙齿,翻动着身躯。
        
        一个
        一个
        载着神谕的
        五台水上轰炸机。
        

(杨 伟 译)


        本诗选自诗人的诗集《沙鱼》。《沙鱼》的诗风已不同于早期诗作的那种唯美主义的甜美诗风,而发展为猛烈批判现实的讽刺诗、抵抗诗。本诗尤其突出地体现了批判现实的抵抗诗的特色。
        在第一章里, “天空”象征的天皇制, 以及居住于“天空”中的天皇制、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的核心阶层等一下子出现于诗中。第一句“不要窥视天空的幽深”, 以禁止的语气反语式地批判了天皇制的神圣化,并用“诸神你推我搡密集如云”一句轻妙地揶揄了“神圣者”。第二节中写出了“奶糖般的以太中漂泛着/天使的腋毛/老鹰的落羽”,在粘稠的感觉中,暴露出天使们的羞耻部分,并与“老鹰的落羽”这种动物性的东西相提并论,暴露嘲笑了神圣的背后隐藏的罪孽。下一行用更加刺激的强烈形象加以提示(如“秤”使人想起征兵检查等),并用“不要凝视天空的幽深/那凝视的眼睛将被光焰灼焚”来揭露动物性诸神具备的神秘权威。“光”与已经呈示的诸神的强烈形象相辅相成,更增添了威严。在下面的两节中,是散文式的句子:“从天空的幽深中降下的是永劫的权力。”“是对忤逆天空者的严刑。”从而揭示出“天空”的内部。接着, “唯有信心笃厚的灵魂攀登/那天空的中央耸立着/一支白色的蜡烛——灯台”, 以象征性的形象,生动刻画了天皇制统治的机构组织。
        第二章对前章提及的灯台进行说明。第一节的最初两行“这是天的看灯人、海的路标。 (灵魂贫瘠的人是幸运的吧) ”, (这后一句引自新约《圣经》马太福音第五章)看似庄重无比,其实反讽式地嘲笑了崇拜权力的愚夫。接着,用“包茎/秃头的苏格拉底”比喻性地、侮辱性地描绘了灯台的形状。这一比喻是绝妙的,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灯台是唯有对神的信念笃厚的灵魂才能攀登的场所,暗示着那些对神——天皇制忠诚无比的学者、思想家、宗教家。他们貌似苏格拉底一样雄辩的哲学家,事实上却是包茎的所有者——即尚未独立的人。他们那装模作样的忠诚或许正是戴着假面的“幸运”吧。 “焚烧着蔷薇花香的朝阳”下的灯台显得庄重而美丽,。但用“尽是眼屎的眼睛”来看,却是用“三位一体。爱。……”这些至高无上的警句来蒙骗平民的天皇制得以维持的场所。最后“流动着的玻璃中的一滴乳汁”不过是远望天台端顶的表现罢了。而且他们虽声称“爱” “真理”,事实上战战兢兢地为权力服务, “如耳朵随风摇曳”。
        第三章中, “愚蠢地信口断言——神不存在”的是“我们”。这一部分巧妙地重叠了从近代人道主义立场对超神的否定和作为“自由思想家”对天皇的神性的否定。但如今“神的训诫”依旧冷酷, “降生于世乃是将身体出卖给神明”。诗人在这里描写了军国主义统治下民众的悲剧性命运。 “我们”憎恶那些“安闲地”俯视民众的牺牲的神明,我们呐喊着“把他拽下来”,但我们这些读神者很快又遭到“冥罚”。对于“冥罚”,作者用“雷鸣。/不,不,那是/灯台的鼻尖前嗡嗡乱叫的/粘缠的苍蝇”来嘲笑它,反抗它。这首诗贯穿了保卫自由的愿望和热情,充满了对强权暴力的反抗意识,并成功地使之形象化、肉体化,可以说是日本昭和时代最好的讽刺诗之一。

(杨伟)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