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2020-04-15 可可诗词网-名句解析与应用 https://www.kekeshici.com

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语出唐·岑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诗曰:“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川:指旧河床。走:滚动。这两句诗紧承“轮台九月风夜吼”而来,意思是:满河床的碎石其大如斗,随着夜风的吼叫,遍地石块乱滚。此诗开头几句主要是描写走马川一带环境的艰险,用夸张的手法,通过风吼石走,渲染出征前所面临的险恶气候,以衬写将军的坚毅。后人常引用这两句诗来描述新疆戈壁一带自然环境的险恶。

例如

①山上山下,沙砾旋舞,石碛横飞。我不禁记起了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的诗句:“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而王维的“大漠孤烟直”在这儿也有了新注脚:原来大漠中的“孤烟”也可以是龙卷风刮起的沙柱。(摘自张行《赞一弓城》)

②车到和硕如同进了秋天的冬瓜园,满目尽是大小不均的鹅卵石,大如磨盘,小如鹅卵,真是“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摘自蔡焕琦《新疆万里行》)

③罗布泊地区天气复杂多变,五级以上大风每年150余天,最大风速每秒28米,真可谓“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摘自刘敬智《马兰——大漠深处的原子城》)

④以前读岑参的边塞诗,很难理解边塞的绮丽瑰异风光,直到今天,车行其上,这才想起岑参笔下的“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拿眼前的景象与岑参的诗一对照,越发觉得这茫茫的戈壁滩,竟是这般的壮阔和奇丽。(摘自陆林森《车行戈壁滩》)

⑤嘉峪关,地处广袤的戈壁滩上,自然景色奇特,黄土飞扬,尘沙漫天,“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沧桑悲壮与“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的豪迈气象相呼应,又会把人带到“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的边塞世界里。(摘自白英《长城饮马嘉峪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