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词《思帝乡》

2019-09-12 可可诗词网-古代诗文名篇 https://www.kekeshici.com

韦庄词《思帝乡》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是韦词《思帝乡》中的第二首,是脍炙人口的爱情自白词。它描写一位天真烂漫、热情大胆的少女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迫切要求婚姻自由,追求爱情和幸福。

词一开端,便展示出一幅春日绚丽的画面: 原野上春草萋萋,一片新绿;树上杏花如火,缀满枝头。就在如画的美景中,一个少女在踏春。“春日游,杏花吹满头”,点明时令是早春。这位少女漫步在“红杏枝头春意闹”的小路上,怒绽的杏花,纷纷洒洒落在她头上,多么富有诗意。“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一位少年公子也进入画面,他也漫步在原野的小路上,虽然少女并不认识他,但他那翩翩的风度和飞扬的神采,却深深吸引住了少女的视线,引起了少女的爱慕。少女对少年的爱慕之情全由这一“足”字传出。因而少女在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拟”字说明是少女内心的打算。这种执着强烈的爱意,不仅使她要终身相许,嫁给他,而且纵然以后少年公子将她无情地遗弃,她也不悔恨,不以之为羞。这里写出少女对爱情的大胆追求和对幸福生活的殷切期望。还是在“足”字上做文章,可见少年风流了。至此,犹嫌不够,还以纵然以后被遗弃也不会感到羞耻予以强调,进一步突出了少年风流之甚。通过“休”和“羞”两个字,层层加码地强调一个“足”字。由此足见少年之风流,少女之痴情,表现了不顾一切封建伦常大胆追求纯真爱情的主题。

作者以白描的手法和清新明朗的笔调,刻画一位天真烂漫、热烈追求爱情、极富个性的少女形象。语言质朴而多情韵,在花间词中独具一格,别开生面。作为一位封建士大夫文人,敢于道出冲破礼教束缚的语词,写出这样明快决绝的佳篇,不能不归之于受民歌的影响。这首词使我们想起了汉乐府民歌《上邪》:“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前人论词,以“婉约”为正宗。以为作词必须含蓄、曲折,有不尽之意,才算合乎标准。这种风气开端于温庭筠一派的文人词。唐代的民间词,原来并不如此;他们以直率坦白的语言写热烈真挚的感情,往往是以一吐为快的。在韦词中虽然这类作品并不多,最著名的也只有这么一首,但在文人们以“婉约”、“含蓄”为正宗的文学气氛中居然出现这么一首,也就非常值得重视了。清贺裳《皱水轩词筌》说:“小词以含蓄为佳,亦有作决绝语而妙者。如韦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之类是也。牛峤‘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抑亦其次,柳耆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亦即韦意,而气加婉矣。”今存韦词大多见于《花间集》,《花间集》所选的多是“镂玉雕琼”和“栽花剪叶”的作品。因此,韦庄这类热情奔放的词作也许不只这一首,可能因没有入选《花间集》而亡佚了。

这首词选择的词调与所表达的内容、感情的强度都很相适,它没有那种舒缓悠远的语气,用的是长短错落、声情激越的句式。最后以三个字的誓言般的短句作结,显得十分果决干脆,志不可夺。但这种一见钟情的爱情,由于缺乏共同的思想基础,纵使刹那间可以爆发出耀眼的火花,若所遇非人也会转眼归于毁灭,以致产生不可设想的悲剧,这是封建社会妇女的不幸处境所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