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斋郎 关汉卿

2019-05-24 可可诗词网-古代戏剧赏析 https://www.kekeshici.com

        《鲁斋郎》全名《包待制智斩鲁斋郎》,这是一个反映清 官锄强扶弱的反霸戏。
        

(一)


        剧中的“强者”是题目标明的鲁斋郎。鲁斋郎一上场就有 一段自我介绍:
        花花太岁为第一,浪子丧门再没双。街市小民闻吾 怕,则我是权豪势要鲁斋郎。……谢圣恩可怜,除授今 职。小官嫌官小不做,嫌马瘦不骑。但行处引的是花腿闲 汉, 弹弓粘竿儿小鹞。每日价飞鹰走犬, 街市闲行, 但 见人家好的玩器,怎么他倒有我倒无,我则借三日玩看 了,第四日便还他,也不坏了他的。人家有那骏马雕鞍,我 使人牵来,则骑三日,第四日便还他,也不坏了他的。

        这是一个尽着自己开心取乐,为所欲为,而不管别人死活 的流氓。他因看中了银匠李四的妻子张氏,伙同爪牙张龙以修 理银壶瓶为借口,给了李四十两银子,三杯酒,把李四的妻子 带往郑州去了。临走还对李四说: “你若不肯,拣那个大衙门 里告我去”。他的横行霸道,有恃无恐,已经到了无人去管也 无人敢管的地步。
        象银匠李四这种无权无势,以自己的诚实劳动谋生的人, 被鲁斋郎任意欺侮,在元代那个黑暗混乱的社会里是屡见不 鲜,不足为怪的。奇怪的是象郑州六案都孔目张圭,这种手中 掌有一定权力的人,也要受鲁斋郎的欺侮和凌辱。李四受了欺 侮,还去郑州告状,在有限的范围里作一点反抗。而六案都孔 目张圭,连这一点反抗的胆量也没有。他不但自己没有反抗精 神,也不希望别人去反抗。李四到郑州去告状,因急心病发 作,倒在狮子店门首,张圭从衙门回家看见了,马上把他带回 家里,让妻子李氏给李四调药医治,李四病愈后还被他认为自 己的兄弟,这说明张圭是个好心肠的人,是个极富同情心的人, 是个和鲁斋郎完全不同的官吏。但是,当李四向他说明了自己 的遭遇,控诉了鲁斋郎抢走妻子张氏的恶行,请求他这个六案 都孔目的好心哥哥为自己作主时,张圭不但没有同情李四的表 示,没有抱打不平的义愤,反而显得非常害怕,自己愿意拿出 一些盘缠,教李四快回许州去。因为在他的心目中,鲁斋郎是 个“胆有天来大” ,“为臣不守法,将官府敢欺压,将妻子敢 夺拿,将百姓敢蹅踏” 的无法无天的人。不惹他尚且遭其欺 凌,告他的状更占不了什么便宜。所以张圭劝李四 “忍气吞 声” ,另外去寻个浑家算了,不要拿鸡蛋碰石头。因为他对李 四这番劝告完全出于好心,李四又深知他是了解官场实际情况 的人,也只好把一口恶气咽进肚里,返回许州去。李四的境遇 说明在那样的年头里,老百姓能苟且偷生尚且不易,家庭团聚 就更谈不上了。
        

(二)


        张圭不仅是一个好心的人,还是一个对官场黑暗极为不满 的有正义感的人。作为一个六案都孔目,他并不认为自己是清 白的,相反,他凭着自己的良心,直言不讳地承认: “想俺这 为吏的多不存公道” ,“衠一片害人心勒掯了些养家缘” , “冒支国俸,滥取人钱” ,“家私积有数千,那里管三亲六眷尽 埋冤。逼的人卖了银头面,我戴着金头面。送的人典了旧宅 院,我住着新宅院” 。他认为害人肥己的官吏,只能得意于一 时,终有一天鸡飞旦打,正法就刑,“卖了城南金谷园”,“掀 泼家私如败云风乱卷” 。但他这种正义感仅仅是一种内心的想 法,并没有也不想将这种正义感变为锄强扶弱的行为。这不但 在对待李四告状一事上表现了出来,就是在鲁斋郎在他头上拉 屎屙尿时也毫不例外。
        “莺啼新柳畔,人哭古坟前”的寒食节,张圭领着妻子去 上坟,鲁斋郎用弹弓打黄莺儿,打破了张圭孩子的头。张圭开 始不知是鲁斋郎所打,对这种无礼行为很生气: “你敢是不知 我的名儿!”但一当知道用弹弓打儿子的是鲁斋郎,便唬得心 颤骨软,“行行的往后偃” ,“恰便是坠深渊” ,哪里还敢再 道半个“不”字。他慌忙命妻子不要“胡言乱语”,责怪叫痛 不止的儿子是个“不识忧愁小业种”。他自己象被唬掉了魂魄 似的,“言语狂颠”,“破步撩衣”,跪在鲁斋郎跟前,“少不 的把屎做糜咽”。鲁斋郎要求他的妻子相见,遭到李氏拒绝, 张圭慌忙说服妻子依着他去拜见鲁斋郎。鲁斋郎一见李氏之面, 心生邪念,“他倒有这个浑家,我倒无” ,马上下令张圭第 二天把妻子送到自己宅子里去,“若来迟了,二罪俱罚” ,说 毕,扬长而去。对于鲁斋郎这种欺人至甚的无理要求,张圭不 敢吭一个“不”字。相反,他倒埋怨妻子“巧笑倩祸机藏,美 目盼灾星现” (因为长的好看招来祸殃) 。埋怨自己是“连年 里时乖运蹇”。鲁斋郎说了一句威胁他的话,他吓得“似没头 鹅热地上蚰蜒” ,竟然把鲁斋郎的无理要求当做“帝王宣” (圣旨) ,不敢有丝毫的违忤。当然,他的心毕竟是肉长的, 对鲁斋郎“明日个你团园却教我不团园”的做法很是不满,但 这种不满仅限于内心的埋怨,没有拒绝鲁斋郎无理要求的任何 实际行动。银匠李四的不幸重新降临到他的头上,他显得比李 四窝囊一百倍。连他的妻子对他怕鲁斋郎都很不理解。
        尤其叫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竟然答应了鲁斋郎的要求,送妻 上门。鲁斋郎叫他五更送到,他一刻也不敢迟延,刚好五更便 把熟睡的妻子“风魔九伯般”地唤醒了,唯恐送迟了,鲁斋郎 “把他全家尽行杀坏” 。如果说他对鲁斋郎也有“违忤”的 话,那就是鲁斋郎叫他五更把妻子送到,他则是五更动身; 鲁 斋郎质问他,他还鼓足勇气和胆量,谎说四更起身,如此而 已。送妻给鲁斋郎,妻子并不知晓,他是以“东庄里姑娘家有 喜庆勾当” ,哄骗妻子李氏同行的。一路上,张圭的内心非常 矛盾,非常痛苦。如果把妻子不送去,“是个死”; “待送 去,两个孩儿久后寻他母亲” ,“也是个死” 。他对鲁斋郎失 了人伦天地心,拆散夫妻、母子极为愤慨。但又被鲁斋郎的权 势所威慑,不得不做“夫主婚、妻招婿”,“妻嫁人,夫做 媒”的违心事。鲁斋郎“凭着恶恨恨威风纠纠,全不怕碧澄澄 天网恢恢” ,害得他“身亡家破,财散人离” 。但他“对浑家又 不敢说是谈非” ,“只泪眼愁眉” 。他看着走在前边但尚不知 实情的妻子,难免要做“别霸王的自刎虞姬”,走在后边深知内 情的他,则象“进西施归湖范蠡”。这真是“平地起风波二千 丈,一家儿瓦解星飞”。到了鲁斋郎宅院门首,蒙在鼓里的李 氏还在询问张圭姑娘家做甚生意,“有这等大宅院”。张圭心 如刀绞,无法正面回答妻子的问话,只有在心里对着门首大 骂: “这厮强赖人钱财,莽夺人妻室。高筑座营和寨,斜搠面 杏黄旗。梁山泊贼相似,与蓼儿洼争甚的”。
        鲁斋郎见李氏,十分欢喜,赏给张圭三杯酒吃。李氏还怕 张圭吃醉。张圭则一反常态,狂喝猛饮,只求一醉,为的是 “别离时,不记得” ,“醉似泥唤不归” 。张圭受侮送妻过程 中被压抑的极度的痛苦心情,通过饮酒这一细节,表现得比任 何“呼天抢地” 、“死去活来” 、“痛不欲生”的行动更生 动、更突出、更感人。这同秦腔《周仁回府》里周仁送妻到严 府后,奉承东劝他喝酒时的心情有相似之处。周仁妻是欣然前 往,事前抱定舍身成仁的决心; 而张圭的妻子则完全被蒙在鼓 里,夫妻两人都没有刺杀鲁贼的想法和思想准备。张圭完全是 因怕而“送货上门”,所以他饮酒时的痛苦比周仁饮酒时的痛 苦,就显得更为强烈。
        事已至此,他只得把真情告诉妻子,妻子不服气地说: “你在这郑州做个六案都孔目,谁人不让你一分?那厮什么官 职,你这等怕他,连老婆也保不的?你何不拣个大衙门告他 去?”张圭听了妻子的这些话,不但没有鼓起反抗的勇气,反 而吓得不敢叫妻子高声,生怕被鲁斋郎听见断送了性命:
        他他他嫌官小不为,嫌马瘦不骑,动不动挑人眼,剔 人骨,剥人皮。他便要我张圭的头,不怕我不就送去与 他。如今只要你做个夫人,也还算是好的。……虽然道我 灾星现,也是他的花星照,你的福星催。

        张圭就是这样一个对鲁斋郎又恨又怕,但又把一切归之命 运而无可奈何的可怜虫,这是一个悲剧性格的人物。
        从张圭送妻时埋怨自己“缘分薄”、“恩爱尽”、“死临 逼”、“灾星现”; 以及回家时与贤妻难分难舍的情景看,他对 妻子并非没有感情,并非不喜爱。他明明是因为舍不得妻子而 烦恼,但又表示“不敢烦恼” ,生怕鲁斋郎见罪,推说自己担 心家中一双儿女无人照管。鲁斋郎把玩腻了的李四妻子张氏重 新打扮一番,声言是自己的妹妹娇娥,赏给张圭作妻。张圭烦 恼之心并未稍减,他视自己的妻子为“甜桃” ,视鲁斋郎所赐 “娇娥”为“醋梨”。他之所以带“娇娥”到家,并不是喜新忘 旧,完全是为一双无人照管的儿女着想。因此他才反反复复、 三番五次地叮咛“娇娥”要把李氏所生儿女当做自己的儿女 一样照管。他万万没有想到,所谓鲁斋郎的妹妹“娇娥”原来 竟是他的结义兄弟银匠李四的妻子张氏。
        

(三)


        银匠李四来到张圭家,张圭也正害李四害过的”症候” (被鲁斋郎抢去妻子) 。李四见没了姐姐,要回许州,张圭却 要他与“娇娥”相见。李四一见娇娥原来却是他的妻子张氏, 不愿再回许州,两人不免互道离情。这对李四来说是好事,但 对张圭来说,却是悲剧的进一步加深。张圭的两个孩子此时也 不知去向,刚得了个“娇娥”又是李四的妻子,他悲痛不已,走 投无路,把家缘家计都付与李四夫妇,弃官往华山出家去了。
        正在张圭妻离子散的时刻,去五南采访的包待制,在许州 收留了银匠李四的一对儿女,又在郑州收留了张圭的一对儿 女。十五年后,张、李两家的儿子都应过举,得了第。包拯又 向皇帝奏了一本,言说有一个叫做“鱼齐即” 的人,“苦害良 民,强夺人家妻女,犯法百端” ,皇帝大怒,判了斩字,包拯 依旨斩了鲁斋郎。第二天皇帝宣鲁斋郎,包拯如实回过,皇帝 只好承认既成事实。原来包拯把“鲁”字取掉“日”字便是 “鱼”字,把繁体“斋”字取掉“小”字就是“齐”字, “郎”字取掉上面一点便是“即”字,施计用谋,斩了鲁斋郎。最 后张圭李四两家夫妻、儿女一齐在云台观相认,各各团聚。广 大百姓知道包拯斩了鲁斋郎,“再不言宋天子英明甚,只说他 包龙图智谋多” ,对包拯的讴歌超过了皇帝。张圭出家是为了 跳出 “是非地” ,但并没有泯灭“是非心” ,当他得知鲁斋郎 被斩后,喜不自胜。但又因为对妻离子散的生活心有余悸,不 愿舍弃自由自在的“安乐窝” ,所以不愿还俗。最后出于对包 待制的感激才答应还俗。张圭不是那种锄强扶弱的人,但却是一 个善良的人。他的遭遇是中国封建社会晚期那些被迫害被悔辱 人民的共同遭遇,他的善良而软弱的性格很有典型性,符合他 这个熟悉官场黑暗的下层官吏的身份。
        这个剧有许多巧合的情节,如鲁斋郎强夺了张圭的妻子 后,把与张圭结为兄弟的银匠李四的妻子“赐”给了张圭,李 四投靠张圭夫妇,正好遇见了自己的妻子;张圭、李四的两双 儿女都被包待制收留; 张圭、李四两家离散了的夫妻儿女一起 在云台观相会,等等。这些情节虽有极大的偶然性成分,但在 当时混乱不堪的社会背景下,有其必然性的一面。所以观众看 后只觉其“巧” ,而不觉其“假”。这些巧合情节的运用加强 了戏剧性和对观众的吸引力。剧中李四在张圭家与妻子相会一 折戏,使人欲笑不得,欲哭不能,因为李四妻子是被鲁斋郎玩腻 了又赐舍给张圭以作交换之用,所以李四与妻子的侥倖团聚, 其中又包含着深刻的悲剧因素。李四的所谓“今年大利”的自 我安慰,也就格外刺痛人们的心。这种独特的戏剧效果非大手 笔不能取得。
        此剧在情节安排上也很有特点。作者虽然旨在褒扬清官, 揭露权豪势要,但却没有正面表现他们的冲突,只在第四折包 待制用独白的形式交待了一下智斩鲁斋郎的经过,而用主要场 次写六案都孔目张圭和银匠李四两家的悲欢离合。其中又以张 圭家为重点,而以李四家的妻离子散作开头,用后者为前者作 铺垫。中间又以李四夫妻在张圭家相会作穿插,酸辣苦甜,诸 味皆备,真叫人不知到底是何滋味了。最后的大团园结局虽属 俗套,却达到了颂扬清官的主要目的,强烈地对比了清官和滥 官给人民生活带来的不同后果,表现了作者渴望清官治世的政 治理想。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