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 - 清·赵翼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论诗论艺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清·赵翼

两间无用物, 莫若红紫花。

食不如橡栗, 衣不如纻麻。

偏能令人爱, 宴赏穷豪奢。

诗词亦复然, 意蕊抽萌芽。

说理非经籍, 记事非史家。

乃世之才人, 嗜之如奇葩。

不惜鉥肺肝, 琢磨到无瑕。

一语极工巧, 万口相咨嗟。

是知花与诗, 同出天精华。

平添大块景, 默动人情夸。

虽无济于用, 亦弗纳于邪。

花花年年开, 诗亦代代加。

《静观》是作者写的一组记录静中观察事物的体会的诗歌,总共二十五首。这里选的一首着重传达作者关于诗歌的社会作用和审美价值的思维成果。作为一首以诗论诗的作品,或许它并不以意境的创造而取胜,也没有澎湃的激情奔涌于诗行之间,但是,它在平易晓畅、娓娓道来的语句之中闪烁出富于理趣的智慧之光。

诗人是由对自然界的植物红紫花的品评入手论诗的。在他看来,红紫花作为天地之间最“无用”的东西“食不如橡栗,衣不如纻麻”,不具备实用价值,然而它“偏能令人爱,宴赏穷豪奢。”因为作为色彩艳丽的植物花卉,红紫花具有相当突出的观赏价值。能够对事物的实用价值与观赏价值加以区分,说明作者对事物的功利性的思考更为细致深入了,看到了满足人的物质生活需要(解决温饱问题)与满足人的精神生活需要(陶冶性情,娱乐身心)都能体现出事物自身的价值。在此基础上他明确指出:诗词之类文艺作品如同红紫花一样,也是用来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的。它虽然“说理非经籍,记事非史家”,但却具有陶冶性情,娱乐身心的审美价值,能够使人从中获得兴味无穷的审美愉快。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对诗歌“嗜之如奇葩。”在这里,诗人意在以具象的自然之物来譬喻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借红紫花的具体形象来强调诗歌所具有的满足人的精神需求的审美价值。接着,作者进一步指出,要使诗歌具备充分的审美价值,诗人必须呕心沥血,惨淡经营、精益求精,“不惜鉥肺肝,琢磨到无瑕”。创作上达到了“极工巧”的境界,诗人方能博得读者的交口赞誉。可见,从确保诗歌的审美价值着眼,作者对诗人的创作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达到这一要求,诗歌才能与观赏性花卉一同作为造化天成的精华去装点大自然的景色,去诱发人们的审美情感。有鉴于此,作者欣慰地感到,虽然诗歌创作于实用功利无补,但它绝不流于鄙俗,在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的过程中,它实现了自身的审美价值。因此,如同红紫花年年盛开一样,诗歌创作的健康发展也是可以预期的。

以诗论诗的特定内容和形式决定了本诗最突出的艺术特点是以形象性的譬喻来揭示表现内容,使抽象的诗论观点转化为具象的生活物象。这样来写,既加强了本诗理论观点的说服力,又适应了诗歌语言的凝炼简洁的要求。本来纯然发议论的诗经过几个譬喻的穿插便显得生动而富有情趣了,读起来绝无艰涩乏味之感,倒是在诗意盎然之中令读者似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