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裳羽衣舞歌(节选)》 - 唐·白居易

2019-05-12 可可诗词网-论诗论艺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唐·白居易

我昔元和侍宪皇, 曾陪内宴宴昭阳。

千歌百舞不可数, 就中最爱霓裳舞。

舞时寒食春风天, 玉钩栏下香案前。

案前舞者颜如玉, 不著人家俗衣服。

虹裳霞帔步摇冠, 钿缨累累珮珊珊。

娉婷似不任罗绮, 顾听乐悬行复止。

磬箫筝笛递相搀, 击恹弹吹声逦迤。

散序六奏未动衣, 阳台宿云慵不飞。

中序擘騞初入拍, 秋竹竿裂春冰坼。

飘然转旋回雪轻, 嫣然纵送游龙惊。

小垂手后柳无力, 斜曳裙时云欲生。

烟蛾敛略不胜态, 风袖低昂如有情。

上元点鬟招萼绿, 王母挥袂别飞琼。

繁音急节十二遍, 跳珠撼玉何铿铮。

翔鸾舞了却收翅, 唳鹤曲终长引声。

当时乍见惊心目, 凝视谛听殊未足。

霓裳羽衣舞据传是由唐玄宗根据外来的婆罗门曲改编而成。史载天宝四载册立杨太真为贵妃时,宫中就演此舞。天宝十三载改婆罗门曲为霓裳羽衣曲。白居易在元和年间曾在宫中看到此曲的演出,酷爱之。所以在诗中写道:“千歌百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又说:“我爱霓裳君合知,发于歌咏形于诗。”他把对“霓裳”的厚爱,以及对舞蹈艺术的心领神会,溶进了他的诗中。

美颜如玉的舞女身披云霞般的舞裳,头带步摇冠冕,金钿玉佩,装饰累累。舞者体态轻盈婀娜,连轻柔的绸衣也难以承受。而舞蹈开始前按音乐节拍,那种欲行犹止,顾盼踯躅的心理状态,写得更是细腻动人。舞蹈的伴奏,有敲击、有按捺、有弹弄、有吹奏,乐声委婉曲折。霓裳舞按乐谱规定,初为散序六奏,此时仅奏乐,不歌不舞,是舞蹈的序幕。这时,舞者衣纹不动,慵倦状如宿云不飞,此为静态的造型。舞蹈中静止的姿态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使之倾注于舞者的形象;而静止中又孕育着一系列的动,故散序到中序开始歌舞,乐声清脆悠远,如秋竹破裂,如春水化冰。随着舞蹈节拍,舞者翩然起舞,和腾踏跳跃、旋转如蓬的风格不一样,这里是舞姿飘然,如飞雪回旋;眼波传神,使游龙惊喜。垂手轻柔,如弱柳无力;斜曳裙裾,如白云初生。双蛾微敛,舞袖低昂,似都包含着深深的情。而舞曲到高潮时,伴奏以急管繁弦,节拍急促,有如跳珠撼玉般铿锵悦耳,随之舞蹈动作也激动而急骤起来。高潮之后,却是“翔鸾舞了却收翅,唳鹤曲终长引声”。舞姿结束,翔鸾收翅;乐尽曲终,鹤鸣长引。整首诗中写舞蹈动态是若仰若俯,若翔若行,雍容惆怅,庄重含情,节奏多变,和谐而优美。舞蹈动作的轻重缓急,强弱交替,在抑扬顿挫的节奏和优美的旋律中展示了舞者情绪的波状起伏。最后在翔鸾收翅、鹤鸣长引的渐变中作结束状,舞蹈动作也慢慢地停止,乐声也渐渐地远去。这一结束使观众仍沉浸在美的享受和丰富的联想中,用诗人的话是“凝视谛听殊不足”,收到了弦外之音,象外之象,余味不尽的艺术效果。

白居易既精于音律,又善于状写,他对《霓裳舞》的传神描绘,使之呈现出一幅轻歌曼舞的图画,一千多年以后尚能使人想象出《霓裳舞》那线条柔和,感情细腻,醉人肺腑的舞姿舞态,令人陶醉在舞蹈美的境界中。